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国语》晋语78 栾武子立悼公


原文

既弑厉公,栾武子使智武子、彘恭子如周迎悼公。庚午,大夫逆于清原。公言于诸大夫曰:“孤始愿不及此,孤之及此,天也。抑人之有元君,将禀命焉。若禀而弃之,是焚谷也;其禀而不材,是谷不成也。谷之不成,孤之咎也;成而焚之,二三子之虐也。孤欲长处其愿,出令将不敢不成,二三子为令之不从,故求元君而访焉。孤之不元,废也,其谁怨?元而以虐奉之,二三子之制也。若欲奉元以济大义,将在今日;若欲暴虐以离百姓,反易民常,亦在今日。图之进退,愿由今日。”大夫对曰:“君镇抚群臣而大庇荫之,无乃不堪君训而陷于大戮,以烦刑、史,辱君之允令,敢不承业。”乃盟而入。

辛巳,朝于武宫。定百事,立百官,育门子,选贤良,兴旧族,出滞赏,毕故刑,赦囚系,宥闲罪,荐积德,逮鳏寡,振废淹,养老幼,恤孤疾,年过七十,公亲见之,称曰王父,敢不承。

译文

在杀害晋厉公以后,栾武子派荀罃、士鲂到周都迎接晋悼公。庚午那天,大夫们都到清原去迎接。晋悼公对大夫们说:“我本来没想到能有今天,现在即位为君,这是天命。臣民所以要拥立贤明的国君,想来就是为了接受国君的命令。假如接受了命令又不听从,那就好比把谷子烧掉;如果得到的命令不合理,那好比谷子没有成熟。谷子没有成熟,那是寡人的罪过;谷子成熟了却将它烧掉,那就是你们的暴虐了。我想长久地维持君位,发号施令不敢不成熟,你们大家发布命令百姓不听从,所以要求助于明君。寡人如果不成器,被废除君位的话,那又能怨谁呢?如果国君贤明而你们暴虐地对待他,那就是你们太专横了。如果想拥立贤君以成大义,就在今天;如果想施行暴虐使百姓离散,颠倒百姓事奉国君的常法,也在今天。你们好好图谋一下,是尊奉我为国君还是废黜我,今天都由你们决定。”大夫们回答说:“国君安抚群臣而且大力保护我们,只怕我们不能很好地接受国君的训令,从而陷于犯罪而被处死,以至于麻烦法官、史官来为我们定罪记过,有辱国君的信令。我们怎敢不受命奉事呢?”于是就订结盟约,进入了国都。

辛巳那天,悼公到武公庙朝祭。议定国家大事,任命百官,培育大夫的嫡子,选用贤良,提拔旧臣的子孙,补赏前朝的有功之臣,停止过去的刑罚,大赦囚犯,对嫌疑犯予以宽免,录用积德的人,救济鳏夫寡妇,起用被废黜不用的贤才,抚养老人儿童,抚恤孤儿残疾,年过七十的老人,悼公亲自接见,敬称他们为王父,那些老人们都乐于服从命令。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国语作者:左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