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鲁语12 里革更书逐莒太子仆


原文

莒太子仆弑纪公,以其宝来奔。宣公使仆人以书命季文子曰:“夫莒太子不惮以吾故杀其君,而以其宝来,其爱我甚矣。为我予之邑。今日必授,无逆命矣。”里革遇之而更其书曰:夫莒太子杀其君而窃其宝来,不识穷固又求自迩,为我流之于夷。今日必通,无逆命矣。”明日,有司复命,公诘之,仆人以里革对。公执之,曰:“违君命者,女亦闻之乎?”对曰:“臣以死奋笔,奚啻闻之也!臣闻之曰:‘毁则者为贼,掩贼者为藏,窃宝者为宄,用宄之财者为奸。’使君为藏奸者,不可不去也。臣违君命者,亦不可不杀也。”公曰:“寡人实贪,非子之罪。”乃舍之。

译文

莒国的太子仆杀了纪公,带着宝物来投奔鲁国。鲁宣公派仆人拿着公文去命令季文子说:“莒太子为了我无所顾忌地杀了他的国君,并带着他的宝物来投奔,他对我太好了。替我封给他采邑,今天必须执行,不得违抗命令。”里革遇见仆人,把公文的内容改为:“莒太子杀了他的国君,并偷窃了他的宝物来投奔,他不认识自己的穷凶顽固还想来接近我们,替我把他放逐到东夷去。今天必须执行,不得违抗命令。”次日,有关官员汇报命令执行情况,宣公责问他们,仆人便把里革的事告诉了宣公。宣公把里革抓来问道:“违抗国君命令该当何罪,你听说过吗?”里革回答说:“我拼着一死奋笔改写公文,岂止是听说!我还听说过:‘破坏法纪的人是乱贼,掩匿乱贼的人是窝主,窃取财宝的人是内盗,用内盗财宝的人是奸邪。’会使国君成为窝主、奸邪的人,是不能不除去的。我违抗了国君的命令,也不能不处死。”宣公说:“我确实太贪心,不是你的罪过。”于是赦免了里革。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国语作者:左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