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鲁语27 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


原文

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以露睹父为客。羞鳖焉,小。睹父怒,相延食鳖,辞曰:“将使鳖长而后食之。”遂出。文伯之母闻之,怒曰:“吾闻之先子曰:‘祭养尸,飨养上宾。’鳖于何有?而使夫人怒也!”遂逐之。五日,鲁大夫辞而复之。

译文

公父文伯在宴请南宫敬叔的酒席上,尊露睹父为上宾。在进鳖这道菜时,鳖小了些,露睹父很生气。相请吃鳖的时候,他退席告辞说:“等鳖长大以后我再来吃吧。”于是中途出去了。文伯的母亲听说后,气愤地对儿子说:“我听故世的公公说过:‘祭祀时要让代死者受祭的人吃得好,宴请时要让上宾吃得好。’你进鳖这道莱时用的什么礼节,使得上宾生气呢!”于是把公父文伯从家里撵走了。过了五天,鲁国的大夫们前来说情,才同意公父文伯回家。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国语作者:左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