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晋语16 宰周公论晋侯将死


原文

宰孔谓其御曰:“晋侯将死矣!景霍以为城,而汾、河、涑、浍以为渠,戎、狄之民实环之。汪是土也,苟违其违,谁能惧之!今晋侯不量齐德之丰否,不度诸侯之势,释其闭修,而轻于行道,失其心矣。君子失心,鲜不夭昏。”是岁也,献公卒。八年,为淮之会。桓公在殡,宋人伐之。

译文

宰孔对他的驾车人说:“晋侯快要死了。晋国以霍太山为城垣,以汾河、黄河、涑水和浍水为护城河,戎、狄的人民环绕在它的周围。虽然有如此广大的国土,但如果违背了它所不应违背的准则,谁还会害怕它!如今晋侯不衡量齐侯的德行厚薄,也不分析诸侯的强弱大势,放弃闭门治理,又轻视行仁德,这就失去了人心。君子失去人心,很少有不早死的。”这一年,献公果然死了。齐桓公在葵丘盟会后的第八年,又发起了淮地的盟会。齐桓公刚死,宋国就攻打齐国。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国语作者:左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