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十二章、弟子行


【文子问贤】

卫将军文子,问于子贡曰:「吾闻孔子之施教也,先之以诗书,而道之以孝悌,说之以仁义,观之以礼乐,然后成之以文德,盖入室升堂者,七十有余人,其孰为贤?」

子贡对以不知。文子曰:「以吾子常与学贤者也,不知何谓?」

子贡对曰:「贤人无妄,知贤即难,故君子之言曰:『智莫难于知人,是以难对也。』」

文子曰:「若夫知贤莫不难,今吾子亲游焉,是以敢问。」

子贡曰:「夫子之门人盖有三千就焉,赐有逮及焉,未逮及焉,故不得遍知以告也。」

文子曰:「吾子所及者,请问其行。」

【子贡答贤】

子贡对曰:「夫能夙兴夜寐,讽诵崇礼,行不贰过,称言不苟,是颜回之行也。孔子说之以诗曰:『媚兹一人,应侯慎德,永言孝思,孝思惟则。』若逢有德之君,世受显命,不失厥名,以御于天子,则王者之相也。

在贫如客,使其臣如借,不迁怒,不深怨,不录旧罪,是冉雍之行也。孔子论其材曰:『有土之君子也,有众使也,有刑用也,然后称怒焉。』孔子告之以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疋夫不怒,唯以亡其身。』

不畏强御,不侮矜寡,其言循性,其都以富,材任治戎,是仲由之行也。孔子和之以文,说之以诗曰:『受小拱大拱而为下国骏庞,荷天子之龙,不戁不悚,敷奏其勇。』

强乎武哉,文不胜其质,恭老恤幼,不忘宾旅,好学博艺,省物而勤也,是冉求之行也。孔子因而语之曰:『好学则智,恤孤则惠,恭则近礼,勤则有继,尧舜笃恭以王天下,其称之也,曰宜为国老。』

齐庄而能肃,志通而好礼,摈相两君之事,笃雅有节,是公西赤之行也。子曰:『礼经三百,可勉能也,』威仪三千则难也。公西赤问曰:『何谓也?』子曰:『貌以傧礼,礼以傧辞,是谓难焉。』众人闻之,以为成也。孔子语人曰:『当宾客之事,则达矣。」谓门人曰:『二三子之欲学宾客之礼者,其于赤也,满而不盈,实而如虚,过之如不及,先王难之。』

博无不学,其貌恭,其德敦,其言于人也,无所不信,其骄于人也,常以浩浩,是以眉寿,是曾参之行也。孔子曰:『孝,德之始也;悌,德之序也;信,德之厚也;忠,德之正也。参中夫四德者也,以此称之。』

美功不伐,贵位不善,不侮不佚不傲无告,是颛孙师之行也。孔子言之曰:『其不伐,则犹可能也,其不弊百姓,则仁也,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夫子以其仁为大学之深。』

送迎必敬上交下接若截焉,是卜商之行也。孔子说之以诗曰:『式夷式已,无小人殆,若商也,其可谓不险矣。』

贵之不喜,贱之不怒,苟利于民矣,廉于行己,其事上也以佑其下,是澹台灭明之行也。孔子曰:『独贵独富,君子助之,夫也中之矣。』

先成其虑,及事而用之,故动则不妄,是言偃之行也。孔子曰:『欲能则学,欲知则问,欲善则详,欲给则豫,当是而行,偃也得之矣。』

独居思仁,公言仁义,其于诗也,则一日三覆白圭之玷,是宫绦之行也。孔子信其能仁,以为异士。

自见孔子,出入于户,未尝越礼,往来过之,足不履影,启蛰不杀,方长不折,执亲之丧,未尝见齿,是高柴之行也。孔子曰:『柴于亲丧,则难能也,启蛰不杀,则顺人道,方长不折,则恕仁也,成汤恭而以恕,是以日隮。』

凡此诸子,赐之所亲睹者也,吾子有命而讯赐,赐也固不足以知贤。」

文子曰:「吾闻之也,国有道则贤人兴焉,中人用焉乃百姓归之,若吾子之论,既富茂矣,壹诸侯之相也,抑世未有明君,所以不遇也。」

【孔子评贤】

子贡既与卫将军文子言,适鲁见孔子曰:「卫将军文子问二三子之于赐,不壹而三焉,赐也辞不获命,以所见者对矣,未知中否,请以告。」

孔子曰:「言之乎。」子贡以其辞状告孔子。

子闻而笑曰:「赐,汝次焉人矣。」

子贡对曰:「赐也何敢知人,此以赐之所睹也。」

孔子然:「吾亦语汝耳之所未闻,目之所未见者,岂思之所不至,智之所未及哉。」

子贡曰:「赐愿得闻之。」

孔子曰:「

不克不忌,不念旧怨,盖伯夷叔齐之行也;

思天而敬人,服义而行信,孝于父母,恭于兄弟,从善而不教,盖赵文子之行也;

其事君也,不敢爱其死,然亦不敢忘其身,谋其身不遗其友,君陈则进而用之,不陈则行而退,盖随武子之行也;

其为人之渊源也,多闻而难诞,内植足以没其世,国家有道,其言足以治,无道,其默足以生,盖铜鍉伯华之行也;

外宽而内正,自极于隐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汲汲于仁,以善自终,盖蘧伯玉之行也;

孝恭慈仁,允德义图,约货去怨,轻财不匮,盖柳下惠之行也;

其言曰,君虽不量于其身,臣不可以不忠于其君,是故君择臣而任之,臣亦择君而事之,有道顺命,无道衡命,盖晏平仲之行也;

蹈忠而行信,终日言不在尤之内,国无道,处贱不闷,贫而能乐,盖老子之行也;

易行以俟天命,居下不援其上,其亲观于四方也,不忘其亲,不尽其乐,以不能则学,不为己终身之忧,盖介子山之行也。」

【知而不言的原因】

子贡曰:「敢问夫子之所知者,盖尽于此而已乎?」

孔子曰:「何谓其然?亦略举耳目之所及而矣。

昔晋平公问祁奚曰:『羊舌大夫,晋之良大夫也,其行如何?』祁奚辞以不知。

公曰:『吾闻子少长乎其所,今子掩之,何也?』

祁奚对曰:『其少也恭而顺,心有耻而不使其过宿;其为大夫,悉善而谦其端;其为舆尉也,信而好直其功,言其功直,至于其为容也,温良而好礼,博闻而时出其志。』

公曰:『曩(nǎng)者问子,子奚曰不知也?』

祁奚曰:『每位改变,未知所止,是以不敢得知也,此又羊舌大夫之行也。』」

子贡跪曰:「请退而记之。」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