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十四章、辩政


【对国君也论材施教】

子贡问于孔子曰:「昔者齐君问政于夫子,夫子曰:『政在节财。』鲁君问政于夫子,子曰:『政在谕臣。』叶公问政于夫子,夫子曰:『政在悦近而远来。』三者之问一也,而夫子应之不同,然政在异端乎?」

孔子曰:「各因其事也。齐君为国,奢乎台榭,淫于苑囿,五官伎乐,不解于时,一旦而赐人以千乘之家者三,故曰政在节财。鲁君有臣三人,内比周以愚其君,外距诸侯之宾,以蔽其明,故曰政在谕臣。夫荆之地广而都狭,民有离心,莫安其居,故曰政在悦近而来远。此三者所以为政殊矣。诗云:『丧乱蔑资,曾不惠我师,』此伤奢侈不节,以为乱者也;又曰:『匪其止共,惟王之邛。』此伤奸臣蔽主以为乱也;又曰:『乱离瘼矣,奚其适归。』此伤离散以为乱者也。察此三者,政之所欲,岂同乎哉!」

【谏也有道】

孔子曰:「忠臣之谏君,有五义焉。一曰谲谏,二曰戆(zhuàng)谏,三曰降谏,四曰直谏,五曰风谏。唯度主而行之,吾从其风谏乎。」

【合道则生】

子曰:夫道不可不贵也。中行文子倍道失义,以亡其国,而能礼贤,以活其身,圣人转祸为福,此谓是与。」

【先退后进】

楚王将游荆台,司马子祺谏,王怒之。

令尹子西贺于殿下,谏曰:「今荆台之观,不可失也。」

王喜拊子西之背曰:「与子共乐之矣。」

子西步马十里,引辔而止,曰:「臣愿言有道,王肯听之乎?」

王曰:「子其言之。」

子西曰:「臣闻为人臣而忠其君者,爵禄不足以赏也;谀其君者,刑罚不足以诛也。夫子祺者,忠臣也,而臣者,谀臣也,愿王赏忠而诛谀焉。」

王曰:「我今听司马之谏,是独能禁我耳,若后世游之,何也?」

子西曰:「禁后世易耳,大王万岁之后,起山陵于荆台之上,则子孙必不忍游于父祖之墓,以为欢乐也。」王曰:「善。」乃还。孔子闻之曰:「至哉子西之谏也,入之于千里之上,抑之于百世之后者也。」

【惠民与忠臣】

子贡闻于孔子曰:「夫子之于子产晏子,可为至矣。敢问二大夫之所为,目夫子之所以与之者。」

孔子曰:「夫子产于民为惠主,于学为博物;晏子于君为忠臣,而行为恭敏。故吾皆以兄事之,而加爱敬。」

【圣人之言信而征】

齐有一足之鸟,飞集于宫朝,下止于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使使聘鲁,问孔子。

孔子曰:「此鸟名曰商羊,水祥也。昔童儿有屈其一脚,振讯两眉而跳且谣曰:『天将大雨,商羊鼓舞。』今齐有之,其应至矣。」

急告民趋治沟渠,修堤防,将有大水为灾,顷之大霖雨,水溢泛诸国,伤害民人,唯齐有备,不败。景公曰:「圣人之言,信而征矣。」

【子贱治单父】

孔子谓宓子贱曰:「子治单父众悦,子何施而得之也?子语丘所以为之者。」

对曰:「不齐之治也,父恤其子,其子恤诸孤,而哀丧纪。」

孔子曰:「善小节也,小民附矣,犹未足也。」

曰:「不齐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事者十一人。」

孔子曰:「父事三人,可以教孝矣;兄事五人,可以教悌矣;友事十一人,可以举善矣。中节也,中人附矣,犹未足也。」

曰:「此地民有贤于不齐者五人,不齐事之而禀度焉,皆教不齐之道。」

孔子叹曰:「其大者,乃于此乎,有矣。昔尧舜听天下,务求贤以自辅。夫贤者,百福之宗也,神明之主也,惜乎不齐之以所治者,小也。」

【孔子教子贡为政】

子贡为信阳宰,将行,辞于孔子。

孔子曰:「勤之慎之,奉天子之时,无夺无伐,无暴无盗。」

子贡曰:「赐也少而事君子,岂以盗为累哉?」

孔子曰:「汝未之详也,夫以贤代贤,是谓之夺;以不肖代贤,是谓之伐;缓令急诛,是谓之暴;取善自与,谓之盗。盗非窃财之谓也。吾闻之知为吏者,奉法以利民,不知为吏者,枉法以侵民,此怨之所由也。

治官莫若平,临财莫如廉,廉平之守,不可改也。匿人之善,斯谓蔽贤。扬人之恶,斯为小人。内不相训,而外相谤,非亲睦也。言人之善,若己有之,言人之恶,若己受之,故君子无所不慎焉。」

【子路为政甚善】

子路治蒲三年。

孔子过之,入其境曰:「善哉由也,恭敬以信矣。」、

入其邑曰:「善哉由也,忠信而宽矣。」

至廷曰:「善哉由也,明察以断矣。」

子贡执辔而问曰:「夫子未见由之政,而三称其善,其善可得闻乎?」

孔子曰:「吾见其政矣。入其境,田畴尽易,草莱甚辟,沟洫深治,此其恭敬以信,故其民尽力也;入其邑,墙屋完固,树木甚茂,此其忠信以宽,故其民不偷也;至其庭,庭甚清闲,诸下用命,此其言明察以断,故其政不扰也。以此观之,虽三称其善,庸尽其美乎!」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