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十六章、辩物


【羵羊】

季桓子穿井,获如玉缶,其中有羊焉。

使使问孔子曰:「吾穿井于费,而于井中得一狗,何也?」

孔子曰:「丘之所闻者,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蝄蜽,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羵(fén)羊也。」

【巨骨】

吴伐越,隳(huī)会稽(kuài jī),获巨骨一节,专车焉。吴子使来聘于鲁,且问之孔子,命使者曰:「无以吾命也。」

宾既将事,乃发币于大夫及孔子,孔子爵之,既彻俎而燕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如为大?」

孔子曰:「丘闻之昔禹致群臣于会稽之山,防风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专车焉,此为大矣。」

客曰:「敢问谁守为神?」

孔子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诸侯社稷之守为公侯,山川之祀者为诸侯,皆属于王。」

客曰:「防风何守?」

孔子曰:「汪芒氏之君守封嵎山者,为添姓,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瞿氏,今曰大人。」

有客曰:「人长之极,几何?」

孔子曰:「焦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

【肃慎氏】

孔子在陈,陈惠公宾之于上馆,时有隼集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惠公使人持隼如孔子馆而问焉。

孔子曰:「隼之来远矣,此肃慎氏之矢,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而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物也,以示后人,使永鉴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贡楛矢,以分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所以展亲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所以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贡焉。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公使人求得之,金牍如之。」

【学在四夷】

郯(tán)子朝鲁,鲁人问曰:「少昊氏以鸟名官,何也?」

对曰:「吾祖也,我知之,昔黄帝以云纪官,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以火,共工以水,大昊以龙,其义一也。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是以纪之于鸟,故为鸟师而鸟名。自颛顼氏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孔子闻之,遂见郯子而学焉。既而告人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

【失礼天灾】

邾(zhū)隐公朝于鲁,子贡观焉。邾子执玉,高其容仰,定公受玉,卑其容俯。

子贡曰:「以礼观之,二君者将有死亡焉。夫礼生死存亡之体,将左右周旋,进退俯仰,于是乎取之,朝祀丧戎,于是乎观之,今正月相朝,而皆不度,心以亡矣。嘉事不体,何以能久,高仰骄,卑俯替,骄近乱,替近疾,若为主,其先亡乎?」

夏五月,公薨,又邾子出奔。孔子曰:「赐不幸而言中,是赐多言。」

【失德天灾】

孔子在陈,陈侯就之燕游焉。

行路之人云:「鲁司铎(duó)灾及宗庙。」以告孔子。

子曰:「所及者,其桓僖之庙。」

陈侯曰:「何以知之?」

子曰:「礼祖有功而宗有德,故不毁其庙焉。今桓僖之亲尽矣,又功德不足以存其庙,而鲁不毁,是以天灾加之。」

三日,鲁使至,问焉则桓僖也。陈侯谓子贡曰:「吾乃今知圣人之可贵。」

对曰:「君之知之可矣,未若专其道而行其化之善也。」

【阳虎】

阳虎既奔齐,自齐奔晋,适赵氏,孔子闻之,谓子路曰:「赵氏其世有乱乎。」

子路曰:「权不在焉,岂不为乱。」

孔子曰:「非汝所知。夫阳虎亲富而不亲仁,有宠于季孙,又将杀之,不克而奔,求容于齐,齐人囚之,乃亡归晋,是齐鲁二国,已去其疾,赵简子好利而多信,必溺其说而从其谋,祸败所终,非一世可知也。」

【历律有失】

季康子问于孔子曰:「今周十二月,夏之十月,而犹有螽(zhōng),何也?」

孔子对曰:「丘闻之火伏而后蛰者毕,今火犹西流,司历过也。」

季康子曰:「所失者,几月也?」

孔子曰:「于夏十月,火既没矣,今火见再,失闰也。」

【见鬼说鬼话】

吴王夫差将与哀公见晋侯,子服景伯对使者曰:「王合诸侯,则伯率侯牧以见于王,伯合诸侯,则侯率子男以见于伯,今诸侯会而君与寡君见晋君,则晋成为伯也。且执事以伯召诸侯,而以侯终之,何利之有焉?」

吴人乃止,既而悔之,遂囚景伯。

伯谓大宰嚭曰:「鲁将以十月上辛,有事于上帝,先王季辛而毕,何也世有职焉,自襄已来之改之,若其不会,则祝宗将曰吴实然,嚭言于夫差,归之。」

子贡闻之,见于孔子曰:「子服氏之子拙于说矣,以实获囚,以诈得免。」

孔子曰:「吴子为夷德,可欺而不可以实,是听者之蔽,非说者之拙也。」

【子鉏商获麟】

叔孙氏之车士曰子鉏(chú)商,采薪于大野,获麟焉,折其前左足,载以归,叔孙以为不祥,弃之于郭外。

使人告孔子曰:「有麏(jūn)而角者,何也?」

孔子往观之,曰:「麟也。胡为来哉?胡为来哉?」反袂(mèi)拭面,涕泣沾衿。叔孙闻之,然后取之。

子贡问曰:「夫子何泣尔?」

孔子曰:「麟之至,为明王也,出非其时而害,吾是以伤焉。」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