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十九章、子路初见


【孔子劝学】

子路见孔子,子曰:「汝何好乐?」

对曰:「好长剑。」

孔子曰:「吾非此之问也,徒谓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学问,岂可及乎。」

子路曰:「学岂益哉也?」

孔子曰:「夫人君而无谏臣则失正,士而无教友则失听。御狂马不释策,操弓不反檠。木受绳则直,人受谏则圣,受学重问,孰不顺哉。毁仁恶仕,必近于刑。君子不可不学。」

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柔自直,斩而用之,达于犀革。以此言之,何学之有?」

孔子曰:「括而羽之,镞而砺之,其入之不亦深乎。」

子路再拜曰:「敬而受教。」

【临别赠言】

子路将行,辞于孔子。

子曰:「赠汝以车乎?赠汝以言乎?」

子路曰:「请以言。」

孔子曰:「不强不达,不劳无功,不忠无亲,不信无复,不恭失礼,慎此五者而矣。」

子路曰:「由请终身奉之。敢问亲交取亲若何?言寡可行若何?长为善士而无犯若何?」

孔子曰:「汝所问苞在五者中矣。亲交取亲,其忠也;言寡可行,其信乎;长为善士,而无犯于礼也。」

【为政需主动】

孔子为鲁司寇,见季康子,康子不悦。孔子又见之。

宰予进曰:「昔予也常闻诸夫子曰,王公不我聘则弗动,今夫子之于司寇也日少,而屈节数矣,不可以已乎?」

孔子曰:「然,鲁国以众相陵,以兵相暴之日久矣,而有司不治,则将乱也,其聘我者,孰大于是哉。」

鲁人闻之曰:「圣人将治,何不先自远刑罚,自此之后,国无争者。」

孔子谓宰予曰:「违山十里,蟪蛄之声,犹在于耳,故政事莫如应之。」

【三得三亡】

孔子兄子有孔篾者,与宓子贱偕仕。

孔子往过孔篾,而问之曰:「自汝之仕,何得何亡?」

对曰:「未有所得,而所亡者三,王事若龙,学焉得习,是学不得明也;俸禄少饘(zhān)粥,不及亲戚,是以骨肉益疏也;公事多急,不得吊死问疾,是朋友之道阙也。其所亡者三,即谓此也。」

孔子不悦,往过子贱,问如孔篾。

对曰:「自来仕者无所亡,其有所得者三,始诵之,今得而行之,是学益明也;俸禄所供,被及亲戚,是骨肉益亲也;虽有公事,而兼以吊死问疾,是朋友笃也。」

孔子喟然,谓子贱曰:「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则子贱焉取此。」

【黍与桃】

孔子侍坐于哀公,赐之桃与黍焉。哀公曰:「请食。」

孔子先食黍而后食桃,左右皆掩口而笑。

公曰:「黍者所以雪桃,非为食之也。」

孔子对曰:「丘知之矣,然夫黍者,五谷之长,郊礼宗庙以为上盛,属有六而桃为下,祭祀不用,不登郊庙,丘闻之君子以贱雪贵,不闻以贵雪贱,今以五谷之长,雪之下者,是从上雪下,臣以为妨于教,害于义,故不敢。」

公曰:「善哉。」

【比干与泄冶】

子贡曰:「陈灵公宣淫于朝,泄治正谏而杀之,是与比干谏而死同,可谓仁乎?」

子曰:「比干于纣,亲则诸父,官则少师,忠报之心在于宗庙而已,固必以死争之,冀身死之后,纣将悔寤其本志,情在于仁者也;泄治之于灵公,位在大夫,无骨肉之亲,怀宠不去,仕于乱朝,以区区之一身,欲正一国之淫昏,死而无益,可谓捐矣。诗云:『民之多辟,无自立辟。』其泄治之谓乎。」

【孔子辞职】

孔子相鲁,齐人患其将霸,欲败其政,乃选好女子八十人,衣以文饰而舞容玑,及文马四十驷,以遗鲁君,陈女乐,列文马于鲁城南高门外,季桓子微服往观之再三,将受焉,告鲁君为周道游观,观之终日,怠于政事。

子路言于孔子曰:「夫子可以行矣。」

孔子曰:「鲁今且郊,若致膰(fán)于大夫,是则未废其常,吾犹可以止也。」

桓子既受女乐,君臣淫荒,三日不听国政,郊又不致膰(fán)俎(zǔ),孔子遂行。

宿于郭,屯师以送曰:「夫子非罪也。」

孔子曰:「吾歌可乎?」歌曰:「彼妇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人之请,可以死败。优哉游哉,聊以卒岁。」

【子羽与宰予】

澹台子羽有君子之容,而行不胜其貌,宰我有文雅之辞,而智不充其辩。

孔子曰:「里语云:『相马以舆,相士以居,弗可废矣。』以容取人,则失之子羽;以辞取人,则失之宰予。」

【君子与小人】

孔子曰:「君子以其所不能畏人,小人以其所不能不信人。故君子长人之才,小人抑人而取胜焉。」

【行己之道】

孔篾问行己之道。

子曰:「知而弗为,莫如勿知;亲而弗信,莫如勿亲。乐之方至,乐而勿骄;患之将至,思而勿忧。」

孔篾曰:「行己乎?」

子曰:「攻其所不能,补其所不备。毋以其所不能疑人,毋以其所能骄人。终日言,无遗己之忧,终日行,不遗己患,唯智者有之。」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