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二十二章、困誓


子贡问于孔子曰:「赐倦于学,困于道矣,愿息于事君,可乎?」

孔子曰:「诗云:『温恭朝夕,执事有恪。』事君之难也,焉可息哉!」

曰:「然则赐愿息而事亲。」

孔子曰:「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事亲之难也,焉可以息哉!」

曰:「然赐请愿息于妻子。」

孔子曰:「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妻子之难也,焉可以息哉!」

曰:「然赐愿息于朋友。」

孔子曰:「诗云:『朋友攸摄,摄以威仪。』朋友之难也,焉可以息哉!」

曰:「然则赐愿息于耕矣。」

孔子曰:「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耕之难也,焉可以息哉!」

曰:「然则赐将无所息者也。」

孔子曰:「有焉,自望其广,则睪如也,视其高,则填如也,察其从,则隔如也,此其所以息也矣。」

子贡曰:「大哉乎死也!君子息焉,小人休焉,大哉乎死也!」

孔子自卫将入晋,至河,闻赵简子杀窦犨鸣犊(dòuchōumíngdú)及舜华,乃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

子贡趍而进曰:「敢问何谓也?」

孔子曰:「窦犨鸣犊,舜华,晋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二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也,而杀之。丘闻之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其郊;竭泽而渔,则蛟龙不处其渊;覆巢破卵,则凰凰不翔其邑,何则?君子违伤其类者也。鸟兽之于不义,尚知避之,况于人乎。」遂还息于邹,作盘琴以哀之?

子路问于孔子曰:「有人于此,夙兴夜寐,耕芸树艺,手足胼胝(piánzhī),以养其亲,然而名不称孝,何也?」

孔子曰:「意者身不敬与,辞不顺与,色不悦与。古之人有言曰,人与己与不汝欺,今尽力养亲而无三者之阙,何谓无孝之名乎。」

孔子曰:「由,汝志之,吾语汝,虽有国士之力,而不能自举其身,非力之少,势不可矣。夫内行不修,身之罪也,行修而名不彰,友之罪也,行修而名自立。故君子入则笃行,出则交贤,何谓无孝名乎。」

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馁病,孔子弦歌。子路入见曰:「夫子之歌,礼乎?」孔子弗应,曲终而曰:「由来,吾语汝,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

子路悦,援戚而舞,三终而出,明日免于厄。子贡执辔曰:「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其弗忘矣。」

孔子曰:「善,恶何也?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

孔子之宋,匡人简子以甲士围之。子路怒,奋戟将与战。

孔子止之曰:「恶有修仁义而不免世俗之恶者乎?夫诗书之不讲,礼乐之不习,是丘之过也,若以述先王,好古法而为咎者,则非丘之罪也。命之夫。歌,予和汝。」子路弹琴而歌,孔子和之,曲三终,匡人解甲而罢。

孔子曰:「不观高崖,何以知颠坠之患;不临深泉,何以知没溺之患;不观巨海,何以知风波之患,失之者其在此乎?士慎此三者,则无累于身矣。」

子贡问于孔子曰:「赐既为人下矣,而未知为人下之道,敢问之。」

子曰:「为人下者,其犹土乎。汨之之深则出泉,树其壤则百谷滋焉,草木植焉,禽兽育焉,生则出焉,死则入焉,多其功而不意,<弓几>其志而无不容,为人下者以此也。」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独立东郭门外。或人谓子贡曰:「东门外有一人焉,其长九尺有六寸,河目隆颡,其头似尧,其颈似皋繇,其肩似子产,然自腰已下,不及禹者三寸,累然如丧家之狗。」子贡以告,孔子欣然而叹曰:「形状永也,如丧家之狗,然乎哉!然乎哉!」

孔子适卫,路出于蒲,会公叔氏以蒲叛卫而止之。孔子弟子有公良儒者,为人贤长有勇力,以私车五乘从夫子行,喟然曰:「昔吾从夫子遇难于匡,又伐树于宋,今遇困于此,命也夫,与其见夫子仍遇于难,宁我斗死。」挺剑而合众,将与之战。

蒲人惧,曰:「苟无适卫,吾则出子以盟。」孔子而出之东门,孔子遂适卫。

子贡曰:「盟可负乎?」

孔子曰:「要我以盟,非义也。」

卫侯闻孔子之来,喜而于郊迎之。问伐蒲,对曰:「可哉?」

公曰:「吾大夫以为蒲者,卫之所以恃晋楚也,伐之,无乃不可乎?」

孔子曰:「其男子有死之志,吾之所伐者,不过四五人矣。」

公曰:「善!卒不果伐。」他日,灵公又与夫子语,见飞鴈过而仰视之,色不悦。孔子乃逝。卫蘧伯玉贤而灵公不用,弥子瑕不肖反任之,史鱼骤谏而不从,史鱼病将卒,命其子曰:「吾在卫朝不能进蘧伯玉,退弥子瑕,是吾为臣不能正君也,生而不能正君,则死无以成礼,我死,汝置尸牖下,于我毕矣。」其子从之。灵公吊焉,怪而问焉,其子以其父言告公,公愕然失容曰:「是寡人之过也。」于是命之殡于客位。进蘧伯玉而用之,退弥子瑕而远之。孔子闻之曰:「古之列谏之者,死则已矣,未有若史鱼死而尸谏,忠感其君者也,不可谓直乎。」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