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三十四章、庙制


卫将军文子将立三军之庙于其家,使子羔访于孔子。

子曰:「公庙设于私家,非古礼之所及,吾弗知。」

子羔曰:「敢问尊卑上下立庙之制,可得而闻乎?」

孔子曰:「天下有王,分地建国设祖宗,乃为亲疏贵贱多少之数。是故天子立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七,太祖近庙,皆月祭之,远庙为祧,有二祧焉,享尝乃止;诸侯立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曰祖考庙,享尝乃止;大夫立三庙,一昭一穆,与太庙而三,曰皇考庙,享尝乃止;士立一庙,曰考庙,王考无庙,合而享尝乃止;庶人无庙,四时祭于寝。此自有虞以至于周之所不变也。凡四代帝王之所谓郊者,皆以配天,其所谓禘者,皆五年大祭之所及也。应为太祖者,则其庙不毁,不及太祖,虽在禘郊,其庙则毁矣。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谓之祖宗者,其庙皆不毁。」

子羔问曰:「祭典云:『昔有虞氏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亦祖颛顼而宗禹,殷人祖契而宗汤,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此四祖四宗,或乃异代,或其考祖之有功德,其庙可也。』若有虞宗尧,夏祖颛顼,皆异代之有功德者也,亦可以存其庙乎?」

孔子曰:「善,如汝所闻也。如殷周之祖宗,其庙可以不毁,其他祖宗者,功德不殊,虽在殊代,亦可以无疑矣。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邵伯所憩。』周人之于邵公也,爱其人犹敬其所舍之树,况祖宗其功德而可以不尊奉其庙焉。」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