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孔子家语》第三十五章、辩乐解


孔子学琴于师襄子。襄子曰:「吾虽以击磬为官,然能于琴,今子于琴已习,可以益矣。」

孔子曰:「丘未得其数也。」

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

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

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

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

有间,曰:「孔子有所谬然思焉,有所睪然高望而远眺。」

曰:「丘迨(dài)得其为人矣,近黮(dǎn)而黑,颀然长,旷如望羊,奄(yǎn)有四方,非文王其孰能为此。」

师襄子避席叶拱而对曰:「君子圣人也,其传曰文王操。」

子路鼓琴,孔子闻之,谓冉有曰:「甚矣,由之不才也。夫先王之制音也,奏中声以为节,流入于南,不归于北。夫南者,生育之乡,北者,杀伐之城。故君子之音温柔居中以养生育之气,忧愁之感不加于心也,暴厉之动,不在于体也。

夫然者,乃所谓治安之风也。小人之音则不然,亢丽微末,以象杀伐之气,中和之感,不载于心,温和之动,不存于体,夫然者乃所以为乱之风。昔者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其诗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唯修此化,故其兴也勃焉,德如泉流,至于今王公大人述而弗忘。殷纣好为北鄙之声,其废也忽焉,至于今王公大人举以为诫。夫舜起布衣,积德含和而终以帝,纣为天子,荒淫暴乱而终以亡,非各所修之致乎。由今也匹夫之徒,曾无意于先王之制,而习亡国之声,岂能保其六七尺之体哉?」

冉有以告子路,子路惧而自悔,静思不食,以至骨立。

夫子曰:「过而能改,其进矣乎。」

周宾牟贾侍坐于孔子,孔子与之言及乐曰:「夫武之备诫之以久,何也?」

对曰:「病疾不得其众。」

「咏叹之,淫液之,何也?」

对曰:「恐不逮事。」

「发扬蹈厉之已蚤,何也?」

对曰:「及时事。」

「武坐致右而轩左,何也?」

对曰:「非武坐。」

「声淫及商,何也?」

对曰:「非武音也。」

孔子曰:「若非武音,则何音也?」

对曰:「有司失其传也。」

孔子曰:「唯,丘闻诸苌弘,若非吾子之言是也,若非有司失其传,则武王之志荒矣。」

宾牟贾起,免席而请曰:「夫武之备诫之以久,则既闻命矣。敢问迟矣而又久立于缀,何也?」

子曰:「居,吾语尔。夫乐者,象成者也。总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发扬蹈厉,太公之志也;武乱皆坐,周邵之治也。且夫武始成而北出,再成而灭商,三成而南反,四成而南国是疆,五成而分陕,周公左,邵公右,六成而复缀,以崇其天子焉。众夹振焉而四伐,所以盛威于中国;分陕而进,所以事蚤济;久立于缀,所以待诸侯之至也。今汝独未闻牧野之语乎,武王克殷而反商之政,未及下车,则封黄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帝舜之后于陈。下车又封夏后氏之后于杞,封殷之后于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释箕子之囚,使人行商容之旧,以复其位,庶民弛政,庶士倍禄。既济河西,马散之华山之阳而弗复乘,牛散之桃林之野而弗复服。车甲则衅之,而藏之诸府库,以示弗复用。倒载干戈而包之以虎皮,将率之士,使为诸侯,命之曰鞬橐,然后天下知武王之不复用兵也。散军而修郊射,左射以狸首,右射以驺虞,而贯革之射息也;裨冕搢笏,而虎贲之士脱剑;郊祀后稷,而民知尊父焉;配明堂而民知孝焉;朝觐然后诸侯知所以臣;耕籍然后民知所以敬亲。六者天下之大教也。食三老五更于太学,天子袒而割牲,执酱而馈,执爵而酳,冕而总干,所以教诸侯之弟也。如此则周道四达,礼乐交通。夫武之迟久,不亦宜乎。」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