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三十七章、屈节解


子路问于孔子曰:「由闻丈夫居世,富贵不能有益于物,处贫贱之地,而不能屈节以求伸,则不足以论乎人之域矣。」

孔子曰:「君子之行己,期于必达于己。可以屈则屈,可以伸则伸。故屈节者,所以有待,求伸者,所以及时。是以虽受屈而不毁其节,志达而不犯于义。」

孔子在卫,闻齐国田常将欲为乱,而惮鲍晏,因欲移其兵以伐鲁。孔子会诸弟子而告之曰:「鲁父母之国,不可不救,不忍视其受敌,今吾欲屈节于田常以救鲁,二三子谁为使?」

于是子路曰:「请往齐。」

孔子弗许。子张请往,又弗许。子石请往,又弗许。三子退谓子贡曰:「今夫子欲屈节以救父母之国,吾三人请使而不获往,此则吾子用辩之时也,吾子盍请行焉?」

子贡请使,夫子许之。遂如齐,说田常曰:「今子欲收功于鲁实难,不若移兵于吴则易。」

田常不悦,子贡曰:「夫忧在内者攻强,忧在外者攻弱,吾闻子三封而三不成,是则大臣不听令,战胜以骄主,破国以尊臣,而子之功不与焉,则交日疏于主,而与大臣争,如此则子之位危矣。」

田常曰:「善,然兵甲已加鲁矣,不可更,如何?」

子贡曰:「缓师,吾请于吴,令救鲁而伐齐,子因以兵迎之。」

田常许诺。子贡遂南说吴王曰:「王者不灭国,霸者无强敌,千钧之重,加铢两而移,今以齐国而私千乘之鲁,与吾争强,甚为王患之。且夫救鲁以显名,以抚泗上诸侯,诛暴齐以服晋,利莫大焉,名存亡鲁,实困强齐,智者不疑。」

吴王曰:「善,然吴常困越,越王今苦身养士,有报吴之心,子待我先越,然后乃可。」

子贡曰:「越之劲不过鲁,吴之强不过齐,而王置齐而伐越,则齐必私鲁矣,王方以存亡继绝之名,弃齐而伐小越,非勇也,勇而不计难,仁者不穷约,智者不失时,义者不绝世,今存越示天下以仁,救鲁伐齐,威加晋国,诸侯必相率而朝,霸业盛矣。且王必恶越,臣请见越君,令出兵以从,此则实害越而名从诸侯以伐齐。」

吴王悦,乃遣子贡之越。越王郊迎,而自为子贡御,曰:「此蛮夷之国,大夫何足俨然辱而临之?」

子贡曰:「今者吾说吴王以救鲁伐齐,其志欲之,而心畏越,曰:『待我伐越而后可,则破越必矣。』且无报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矣,有报人之意,而使人知之,殆乎,事未发而先闻者,危矣,三者举事之患矣。」

勾践顿首曰:「孤尝不料力,而兴吴难,受困会稽,痛于骨髓,日夜焦唇干舌,徒欲与吴王接踵而死,孤之愿也,今大夫幸告以利害。」

子贡曰:「吴王为人猛暴,群臣不堪,国家疲弊,百姓怨上,大臣内变,申胥以谏死,大宰嚭用事,此则报吴之时也。王诚能发卒佐之,以邀射其志,而重宝以悦其心,卑辞以尊其礼,则其伐齐必矣,此圣人所谓屈节求其达者也。彼战不胜王之福,若胜,则必以兵临晋,臣还北请见晋君共攻之,其弱吴必矣。锐兵尽于齐,重甲困于晋,而王制其弊焉。」

越王顿首,许诺。子贡返五日,越使大夫文种,顿首言于吴王曰:「越悉境内之士三千人以事吴。」

吴王告子贡曰:「越王欲身从寡人,可乎?」

子贡曰:「悉人之率众,又从其君,非义也。」

吴王乃受越王卒,谢留勾践。遂自发国内之兵以伐齐,败之。子贡遂北见晋君,令承其弊,吴晋遂遇于黄池,越王袭吴之国,吴王归与越战,灭焉。孔子曰:「夫其乱齐存鲁,吾之始愿,若能强晋以弊吴,使吴亡而越霸者,赐之说之也。美言伤信,慎言哉。」

孔子弟子有宓子贱者,仕于鲁为单父宰,恐鲁君听谗言,使己不得行其政,于是辞行,故请君之近史二人与之俱至官,宓子戒其邑吏,令二史书,方书辄掣其肘,书不善,则从而怒之,二史患之,辞请归鲁。宓子曰:「子之书甚不善,子勉而归矣。」

二史归报于君曰:「宓子使臣书而掣肘,书恶而又怒臣,邑吏皆笑之,此臣所以去之而来也。」

鲁君以问孔子。子曰:「宓不齐,君子也,其才任霸王之佐,屈节治单父,将以自试也,意者以此为谏乎?」

公寤,太息而叹曰:「此寡人之不肖,寡人乱宓子之政,而责其善者,非矣,微二史,寡人无以知其过,微夫子,寡人无以自寤。」

遽发所爱之使告宓子曰:「自今已往,单父非吾有也,从子之制,有便于民者,子决为之,五年一言其要。」

宓子敬奉诏,遂得行其政,于是单父治焉。躬敦厚,明亲亲,尚笃敬,施至仁,加恳诚,致忠信,百姓化之。齐人攻鲁,道由单父,单父之老请曰:「麦已熟矣,今齐寇至,不及人人自收其麦,请放民出,皆获传郭之麦,可以益粮,且不资于寇。」

三请而宓子不听。俄而齐寇逮于麦,季孙闻之怒,使人以让宓子曰:「民寒耕热耘,曾不得食,岂不哀哉?不知犹可,以告者而子不听,非所以为民也。」

宓子蹴然曰:「今兹无麦,明年可树,若使不耕者获,是使民乐有寇,且得单父一岁之麦,于鲁不加强,丧之不加弱,若使民有自取之心,其创必数世不息。」

季孙闻之,赧然而愧曰:「地若可入,吾岂忍见宓子哉。」

三年,孔子使巫马期远观政焉。巫马期阴免衣,衣弊裘,入单父界,见夜渔者得鱼辄舍之。巫马期问焉,曰:「凡渔者为得,何以得鱼即舍之?」

渔者曰:「鱼之大者名为<鱼寿>,吾大夫爱之,其小者名为鱦,吾大夫欲长之,是以得二者,辄舍之。」

巫马期返,以告孔子曰:「宓子之德,至使民闇行,若有严刑于旁,敢问宓子何行而得于是?」

孔子曰:「吾尝与之言曰:『诚于此者刑乎彼。』宓子行此术于单父也。」

孔子之旧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将助之以沐椁。子路曰:「由也,昔者闻诸夫子曰:『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夫子惮矣,姑已若何?」

孔子曰:「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况故旧乎非友也,吾其往。」

及为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

遂歌曰:「狸首之班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之隐,佯不闻以过之。」

子路曰:「夫子屈节而极于此,失其与矣,岂未可以已乎?」

孔子曰:「吾闻之亲者不失其为亲也,故者不失其为故也。」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