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家语》第四十二章、曲礼子贡问


子贡问于孔子曰:「晋文公实召天子而使诸侯朝焉。夫子作春秋,云天王狩于河阳,何也?」

孔子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训,亦书其率诸侯事天子而已。」

孔子在宋,见桓魋自为石椁,三年而不成,工匠皆病。夫子愀然曰:「若是其靡也。死不如朽之速愈。」

冉子仆曰:「礼,凶事不豫,此何谓也?」

夫子曰:「既死而议谥,谥定而卜葬,既葬而立庙,皆臣子之事,非所豫属也,况自为之哉。」

南宫敬叔以富得罪于定公,奔卫,卫侯请复之,载其宝以朝。夫子闻之曰:「若是其货也,丧不若速贫之愈。」

子游侍曰:「敢问何谓如此?」

孔子曰:「富而不好礼,殃也,敬叔以富丧矣,而又弗改,吾惧其将有后患也。」敬叔闻之,骤如孔氏,而后循礼施散焉。

孔子在齐,齐大旱,春饥。景公问于孔子曰:「如之何?」

孔子曰:「凶年则乘驽马,力役不兴,驰道不修,祈以币玉,祭祀不悬,祀以下牲,此贤君自贬以救民之礼也。」

孔子适季氏,康子昼居内寝。孔子问其所疾。康子出见之。言终,孔子退,子贡问曰:「季孙不疾而问诸疾,礼与?」

孔子曰:「夫礼,君子不有大故,则不宿于外。非致齐也,非疾也,则不昼处于内,是故夜居外,虽吊之,可也。昼居于内,虽问其疾,可也。」

孔子为大司寇,国厩焚,子退朝而之火所,乡人有自为火来者,则拜之,士一,大夫再。子贡曰:「敢问何也?」孔子曰:「其来者亦相吊之道也。吾为有司,故拜之。」

子贡问曰:「管仲失于奢,晏子失于俭,与其俱失矣,二者孰贤?」

孔子曰:「管仲镂簋而朱纮,旅树而反坫,山节藻梲,贤大夫也,而难为上。晏平仲祀其先祖,而豚肩不揜豆,一狐裘三十年,贤大夫也,而难为下。君子上不僭下,下不偪上。」

冉求曰:「昔文仲知鲁国之政,立言垂法,于今不亡,可谓知礼矣?」

孔子曰:「昔臧文仲安知礼,夏父弗綦逆祀而不止,燔柴于灶以祀焉,夫灶者,老妇之所祭,盛于瓮,尊于瓶,非所柴也。故曰礼也者,由体也,体不备谓之不成,人设之不当,犹不备也。」

子路问于孔子曰:「臧武仲率师与邾人战于狐鲐,遇败焉,师人多丧而无罚,古之道然与?」

孔子曰:「凡谋人之军,师败则死之;谋人之国,邑危则亡之,古之正也。其君在焉者,有诏则无讨。」

晋将伐宋,使人觇之,宋阳门之介夫死,司城子罕哭之哀。觇之反言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民咸悦宋,殆未可伐也。」

孔子闻之曰:「善哉!觇国乎。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子罕有焉,虽非晋国,其天下孰能当之。是以周任有言曰:『民悦其爱者,弗可敌也。』」

楚伐吴,工尹商阳与陈弃疾追吴师,及之,弃疾曰:「王事也,子手弓而可。」商阳手弓。弃疾曰:「子射诸。」射之,弊一人,韔其弓。又及,弃疾谓之,又及,弃疾复谓之,毙二人,每毙一人,辄掩其目,止其御曰:「吾朝不坐,燕不与,杀三人亦足以反命矣。」孔子闻之曰:「杀人之中,又有礼焉。」子路怫然进曰:「人臣之节,当君大事,唯力所及,死而后已,夫子何善此?」子曰:「然,如汝言也,吾取其有不忍杀人之心而已。」

孔子在卫,司徒敬之卒,夫子吊焉,主人不哀,夫子哭不尽声而退。璩伯玉请曰:「卫鄙俗不习丧礼,烦吾子辱相焉。」孔子许之,掘中溜而浴,毁灶而缀,足袭于床,及葬,毁宗而<足葛>行也,出于大门,及墓,男子西面,妇人东面,既封而归,殷道也。孔子行之。子游问曰:「君子行礼,不求变俗,夫子变之矣。」孔子曰:「非此之谓也,丧事则从其质而已矣。」

宣公八年六月辛巳,有事于太庙,而东门襄仲卒,壬午犹绎,子游见其故,以问孔子曰:「礼与?」孔子曰:「非礼也,卿卒不绎。」

季桓子丧,康子练而无衰,子游问于孔子曰:「既服练,服可以除衰乎?」孔子曰:「无衰衣者,不以见宾,何以除焉?」

邾人以同母异父之昆弟死,将为之服,因颜克而问礼于孔子。子曰:「继父同居者,则异父昆弟,从为之服;不同居,继父且犹不服,况其子乎。」

齐师侵鲁,公叔务人,遇人入保,负杖而息。务人泣曰:「使之虽病,任之虽重,君子弗能谋,士弗能死,不可也,我则既言之矣,敢不勉乎。」与其邻嬖童汪锜,乘往奔敌死焉,皆殡,鲁人欲勿殇童汪锜,问于孔子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可无殇乎?」鲁昭公夫人吴孟子卒,不赴于诸侯,孔子既致仕,而往吊焉,适于季氏,季氏不绖,孔子投绖而不拜。子游问曰:「礼与?」孔子曰:「主人未成服,则吊者不绖焉,礼也。」

公父穆伯之丧,敬姜昼哭,文伯之丧,昼夜哭。孔子曰:「季氏之妇,可谓知礼矣。爱而无上下有章。」

南宫绦之妻,孔子兄之女,丧其姑而诲之髽曰:「尔毋从从尔,毋扈扈尔。」盖榛以为笄,长尺而总八寸。

子张有父之丧,公明仪相焉,问启颡于孔子。孔子曰:「拜而后启颡,颓乎其顺,启颡而后拜,颀乎其至也。三年之丧,吾从其至也。」孔子在卫,卫之人有送葬者,而夫子观之曰:「善哉为丧乎,足以为法也,小子识之。」子贡问曰:「夫子何善尔,其往也如慕,其返也如疑。」子贡曰:「岂若速返而虞哉。」子曰:「此情之至者也,小子识之,我未之能也。」

卞人有母死而孺子之泣者,孔子曰:「哀则哀矣,而难继也。夫礼为可传也,为可继也,故哭踊有节,而变除有期。」

孟献子禫悬而不乐,可御而处内。子游问于孔子曰:「若是则过礼也?」孔子曰:「献子可谓加于人一等矣。」

鲁人有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孔子曰:「由,尔责于人终无已,夫三年之丧,亦以久矣。」子路出,孔子曰:「又多乎哉,踰月则其善也。」

子路问于孔子曰:「伤哉贫也,生而无以供养,死则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也,斯为之孝乎。敛手足形,旋葬而无椁,称其财,为之礼,贫何伤乎。」

吴延陵季子聘于上国,适齐,于其返也,其长子死于嬴博之间。孔子闻之曰:「延陵季子,吴之习于礼者也,往而观其葬焉。」其敛,以时服而已;其圹,掩坎深不至于泉;其葬,无盟器之赠。既葬,其封广轮揜坎,其高可时隐也;既封,则季子乃左袒右还其封,且号者三,曰,骨肉归于土,命也,若魂气则无所不之,则无所不之而遂行。孔子曰:「延陵季子之礼其合矣。」

子游问丧之具。孔子曰:「称家之有亡焉。」子游曰:「有亡恶于齐?」孔子曰:「有也,则无过礼。苟亡矣,则敛手足形,还葬悬棺而封,人岂有非之者哉。故夫丧亡,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祭祀,与其敬不足而礼有余,不若礼不足而敬有余也。」

伯高死于卫,赴于孔子。子曰:「吾恶乎哭诸,兄弟吾哭诸庙,父之友吾哭诸庙门之外,师吾哭之寝,朋友吾哭之寝门之外,所知吾哭之诸野,今于野则已疏,于寖则已重,夫由赐也而见我吾哭于赐氏。」遂命子贡为之主。曰:「为尔哭也,来者汝拜之。知伯高而来者,汝勿拜。」既哭,使子张往吊焉,未至,冉求在卫,摄束帛乘马而以将之。孔子闻之曰:「异哉!徒使我不成礼于伯高者,是冉求也。」

子路有姊之丧,可以除之矣,而弗除。孔子曰:「何不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行道之人皆弗忍,先王制礼,过之者俯而就之,不至者企而及之。」子路闻之,遂除之。

伯鱼之丧母也,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也?」门人曰:「鲤也。」孔子曰:「嘻其甚也,非礼也。」伯鱼闻之遂除之。

卫公使其大夫求婚于季氏,桓子问礼于孔子。子曰:「同姓为宗,有合族之义,故系之以姓而弗别,缀之以食而弗殊,虽百世婚姻不得通,周道然也。」桓子曰:「鲁卫之先虽寡兄弟,今已绝远矣,可乎?」孔子曰:「固非礼也,夫上治祖祢以尊尊之,下治子孙以亲亲之,旁治昆弟所以教睦也,此先王不易之教也。」

有若问于孔子曰:「国君之于百姓,如之何?」孔子曰:「皆有宗道焉,故虽国君之尊,犹百姓不废其亲,所以崇爱也。虽以族人之亲,而不敢戚君,所以谦也。」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孔子家语作者:孔子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