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第11章 效特牲


效特牲,而社稷大牢。天子适诸侯,诸侯膳用犊,诸侯适天子,天子赐之礼 大牢。贵诚之义也。故天子牲孕弗食也,祭帝弗用也。大路繁缨一就,先路三就, 次路五就。郊血,大飨腥,三献□阎,一献孰。至敬不飨味而贵气臭也。诸 侯为宾,灌用郁鬯。灌用臭也,大飨,尚□段修而已矣。

大飨,君三重席而酢焉。三献之介,君专席而酢焉。此降尊以就卑也。飨□ 有乐,而食尝无乐,阴阳之义也。凡饮,养阳气也;凡食,养阴气也。故春□而 秋尝,春飨孤子,秋食耆老,其义一也。而食尝无乐。饮,养阳气也,故有乐; 食,养阴气也,故无声。凡声,阳也。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笾豆之实, 水土之品也。不敢用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于旦明之义也。

宾入大门而奏《肆夏》,示易以敬也。卒爵而乐阕,孔子屡叹之。奠酬而工 升歌,发德也。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贵人声也。乐由阳来者也,礼由阴作者也, 阴阳和而万物得。旅币无方,所以别土地之宜,而节远迩之期也。龟为前列,先 知也,以钟次之,以和居参之也。虎豹之皮,示服猛也。束帛加璧,往德也。

庭燎之百,由齐桓公始也。大夫之奏《肆夏》也,由赵文子始也。朝觐,大 夫之私觌,非礼也。大夫执圭而使,所以申信也;不敢私觌,所以致敬也。而庭 实私觌,何为乎诸侯之庭?为人臣者,无外交,不敢贰君也。大夫而飨君,非礼 也。大夫强而君杀之,义也;由三桓始也。天子无客礼,莫敢为主焉。君适其臣, 升自阼阶,不敢有其室也。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 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诸侯之宫县,而祭以白牡,击玉磬,朱干设锡,冕而舞大武,乘大路,诸侯 之僭礼也。台门而旅树,反坫,绣黼,丹朱中衣,大夫之僭礼也。故天子微,诸 侯僭。大夫强,诸侯胁。于此相贵以等,相黩以货,相赂以利,而天下之礼乱矣。

诸侯不敢祖天子,大夫不敢祖诸侯。而公庙之设于私家,非礼也,由三桓始 也。天子存二代之后,犹尊贤也。尊贤不过二代。诸侯不臣寓公。故古者寓公 不继世。君之南乡,□阳之义也。臣之北面,□君也。大夫之臣不稽首,非尊家 臣,以辟君也。大夫有献弗亲。君有赐不面拜,为君之□己也。

乡人示易,孔子朝服立于阼,存室神也。孔子曰:「射之以乐也,何以听? 何以射?」孔子曰:「士,使之射,不能,则辞以疾,县弧之义也。」孔子曰: 「三日齐,一日用之,犹恐不敬,二日伐鼓,何居?」孔子曰:「绎之于库门内, 示方之于东方,朝市之于西方,失之矣。」

社祭土而主阴气也。君南乡于北墉下,答阴之义也。日用甲,用日之始也。 天子大社必受霜露风雨,以达天地之气也。是故丧国之社屋之,不受天阳也,薄 社北牖,使阴明也。社所以神地之道也。地载万物,天垂象。取财于地,取法于 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冢主中ニ而国主社,示本也。唯为社事, 单出里。唯为社田,国人毕作。唯社,丘乘共粢盛,所以报本反始也。季春出火, 为焚也。然后简其车赋而历其卒伍,而君亲誓社,以习军旅。左之右之,坐之起 之,以观其习变也。而流示之禽,而盐诸利,以观其不犯命也。求服其志,不贪 其得。故以战则克,以祭则受福。

天子适四方,先柴。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也。兆于南郊, 就阳位也。埽地而祭,于其质也。器有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于郊,故谓之郊, 牲用も,尚赤也。用犊,贵诚也。郊之用辛也,周之始郊日以至。卜郊, 受命于祖庙,作龟于祢宫,尊祖考亲之义也。卜之日,王立于泽,亲听誓命,受 教谏之义也。献命库门之内,戒百官也。大庙之命,戒百姓也。祭之日,王皮弁 以听祭报,示民严上也。丧者不哭,不敢凶服,□埽反道,乡为田烛。弗命而民 听上。祭之日,王被六衮以象天,戴冕,旗十有二旒,则天数也。乘素车,贵其 也;□十有二旒,龙章而设日月,以象天也。天垂象,圣人则之。郊所以明天道 也。帝牛不吉,以为稷牛。帝牛必在涤三月,稷牛唯具,所以别事天神与人鬼也。 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报本反始也。

天子大蜡八。伊耆氏始为蜡。蜡也者,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 也。蜡之祭也,主先啬而祭司啬也。祭百种以报啬也。飨农及邮表□□,禽兽,仁 之至,义之尽也。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 田豕也,迎而祭之也。祭坊与水庸,事也。曰:「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 作,草木归其泽。」皮弁素服而祭。素服,以送终也。葛带榛杖,丧杀也。蜡之 祭,仁之至,义之尽也。黄衣黄冠而祭,息田夫也。野夫黄冠。黄冠,草服也。 大罗氏,天子之掌鸟兽者也,诸侯贡属焉。草笠而至,尊野服也。罗氏致鹿与女, 而诏客告也。以戒诸侯曰:「好田好女者亡其国。天子树瓜华,不敛藏之种也。」 八蜡以记四方。四方年不顺成,八蜡不通,以谨民财也。顺成之方,其蜡乃通, 以移民也。既蜡而收,民息已。故既蜡,君子不兴功。

恒豆之菹,水草之和气也;其醢,陆产之物也。加豆,陆产也;其醢,水物 也。笾豆之荐,水土之品也,不敢用常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于神明之义也,非 食味之道也。先王之荐,可食也而不可耆也。卷冕路车,可陈也而不可好也。武 壮,而不可乐也。宗庙之威,而不可安也。宗庙之器,可用也而不可便其利也。 所以交于神明者,不可同于所安乐之义也。酒醴之美,玄酒明水之尚,贵五味之 本也。黼黻文绣之美,疏布之尚,反女功之始也。莞簟之安,而蒲越稿□禾之尚, 明之也,大羹不和,贵其质也。大圭不琢,美其质也。丹漆雕几之美,素车之乘, 尊其朴也,贵其质而已矣。所以交于神明者,不可同于所安亵之甚也。如是而后 宜。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黄目,郁气之上尊也。黄者中者;目者气之 清明者也。言酌于中而清明于外也。祭天,扫地而祭焉,于其质而已矣。醯醢之 美,而煎盐之尚,贵天产也。割刀之用,而鸾刀之贵,贵其义也,声和而后断也。

冠义:始冠之,缁布之冠也。大古冠布,齐则缁之。其□也,孔子曰:「吾 未之闻也。冠而敝之可也。」适子冠于阼,以着代也。醮于客位,加有成也。 三加弥尊,喻其志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 追,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日吁},夏收。三王共皮弁素积。无大夫冠礼,而 有其昏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诸侯之有冠礼,夏之末造也。 天子之元子,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侯,像贤也。以官爵人,德 之杀也。死而谥,今也。古者生无爵,死无谥。

礼之所尊,尊其义也。失其义,陈其数,祝史之事也。故其数可陈也,其义 难知也。知其义而敬守之,天子之所以治天下也。

天地合而后万物兴焉。夫昏礼,万世之始也。取于异姓,所以附远厚别也。币 必诚,辞无不腆。告之以直信,信,事人也,信,妇德也。壹与之齐,终身不改。 故夫死不嫁。男子亲迎,男先于女,刚柔之义也。天先乎地,君先乎臣,其义一 也。执挚以相见,敬章别也。男女有别,然后父子亲。父子亲,然后义生。义生, 然后礼作。礼作,然后万物安。无别无义,禽兽之道也。婿亲御授绥,亲之也。 亲之也者,亲之也。敬而亲之,先王之所以得天下也。出乎大门而先,男帅女, 女从男,夫妇之义由此始也。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夫也者,夫也。夫也者,以知帅人者也。玄冕斋戒,鬼神阴阳也。将以为社稷主, 为祖先后,而可以不致敬乎?共牢而食,同尊卑也。故妇人无爵,从夫之爵,坐 以夫之齿。器用陶匏,尚礼然也。三王作牢用陶匏。厥明,妇盥馈;舅姑卒食, 妇□余,私之也。舅姑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授之室也。昏礼不用乐,幽阴之 义也。乐阳气也。昏礼不贺,人之序也。

有虞氏之祭也,尚用气,血腥□阎祭,用气也。殷人尚声,臭味未成, 涤荡其声。乐三阕,然后出迎牲。声音之号,所以诏告于天地之间也。周人尚臭, 灌用鬯臭,郁合鬯,臭阴达于渊泉。灌以圭璋,用玉气也。既灌然后迎牲,致阴 气也。萧合黍稷,臭阳达于墙屋。故既奠,然后□芮萧合膻芗。凡祭,慎诸此。

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故祭,求诸阴阳之义也。殷人先求诸阳,周人先 求诸阴。诏祝于室,坐尸于堂,用牲于庭,升首于室。直祭祝于主,索祭祝于示方。 不知神之所在,于彼乎于此乎?或诸远人乎?祭于示方,尚曰求诸远者与?示方 之为言人京也,□斤之为言敬也。富也者福也。首也者,直也。相,飨之也。嘏, 长也,大也。尸,陈也。

毛血,告幽全之物也。告幽全之物者,贵纯之道也。血祭,盛气也。祭肺肝 心,贵气主也。祭黍稷加肺,祭齐加明水,报阴也。取□率□燔燎,升首,报阳 也。明水水兑齐,贵新也。凡水兑,新之也。其谓之明水也,由主人之□着此水 也。

君再拜稽首,肉袒亲割,敬之至也。敬之至也,服也。拜,服也。稽首,服 之甚也。肉袒,服之尽也。祭称孝孙孝子,以其义称也。称曾孙某,谓国家也。 祭祀之相,主人自致其敬,尽其嘉,而无与让也。腥肆□阎□念祭,岂知神之所 飨也?主人自尽其敬而已矣。举□角,诏妥尸。古者,尸无事则立,有事而后坐 也。尸,神像也。祝,将命也。

缩酌用茅,明酌也。□酒水兑于清,汁献水兑于□酒,犹明清与□酒于旧泽 之酒也。祭有祈焉,有报焉,有由辟焉。齐之玄也,以阴幽思也。故君子三日齐, 必见其所祭者。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礼记作者:孔子(整理)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