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第12章 内则


后王命冢宰,降德于众兆民。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丝徒笄总,拂 髦冠□缨,端□绅,□笏。左右佩用,左佩纷□、刀、砺小Δ、金燧,右佩□、 捍、管、□、大Δ、木燧,逼屦着綦。

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丝徒,笄总,衣绅。左佩纷□、 刀、小Δ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般系}衮,大Δ、木燧、衿缨、綦屦。

以适父母舅姑之所,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苛痒,而敬抑搔之。 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 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食□酏酒醴Ρ羹菽麦ナ稻黍粱秫唯所欲,枣 栗饴蜜以甘之,堇、{艸亘}、□、榆、免、{蒿死}、水修、水随以滑之,脂膏以 膏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

男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栉丝徒,拂髦总角,衿缨,皆佩容臭,昧 爽而朝,问何食饮矣。若已食则退,若未食,则佐长者视具。

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衣服,敛枕簟,洒扫室堂及庭,布席,各从其事。 孺子蚤寝晏起,唯所欲,食无时。

由命士以上,父子皆异宫。昧爽而朝,兹以旨甘,日出而退,各从其事,日 入而夕,慈以旨甘。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 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示蜀之。

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敬之,勿敢近。敦、牟、卮、□,非 □,莫敢用,与恒食饮,非□,莫之敢饮食。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既 食恒□,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如初。旨甘柔滑,孺子□。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多,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 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寒不敢裂,痒不敢搔。不有敬 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

父母唾□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 补缀。五日,则□覃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覃潘请□;足垢,□覃汤 请洗。少事长,贱事贵,共帅时。

男不言内,女不言外。非祭非丧,不相授器。其相授,则女受以篚,其无篚, 则皆坐奠之而后取之。外内不共井,不共水□浴,不通寝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 衣裳,内言不出,外言不入。

男子入内,不啸不指,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 以烛,无烛则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若饮食之,虽不耆,必尝而待; 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加之事,人代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 而后复之。

子妇有勤劳之事,虽甚爱之,姑纵之,而宁数休之。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 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

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不说,与 其得罪于乡党州闾,宁孰谏。父母怒不说,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

父母有婢子若庶子庶孙,甚爱之,虽父母没,没身敬之不衰。子有二妾,父 母爱一人焉,子爱一人焉,由衣服饮食,由此事,毋敢视父母所爱,虽父母没不 衰。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 妇之礼焉,没身不衰。

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 果。

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舅姑使冢妇 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 不敢并坐。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 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妇或赐之饮食衣服布帛佩□、 ぇ兰,则受而献诸舅姑,舅姑受之则喜,如新受赐,若反赐之则辞,不得命,如 更受赐,藏以待乏。妇若有私亲兄弟将与之,则必复请其故,赐而后与之。

适子庶子□事宗子宗妇,虽贵富,不敢以贵富入宗子之家,虽众车徒舍于外, 以寡约入。子弟犹归器衣服裘衾车马,则必献其上,而后敢服用其次也。若非所 献,则不敢以入子宗子之门,不敢以贵富加于父兄宗族,若富,则具二牲,献其 贤者于宗子,夫妇皆齐而宗敬焉,终事而后敢私祭。

饭:黍,稷,稻,粱,白黍,黄梁,示胥,示焦。膳:□乡,□熏,□尧, 醢,牛炙。醢、牛□;醢,牛脍。羊炙,羊□;醢,豕炙。醢,豕□,芥酱,鱼 脍。雉,兔,鹑,□。

饮:重醴,稻醴清糟,黍醴清糟,梁醴清糟,或以酏为醴,黍酏,浆,水, □意,滥。酒:清、白。

羞:糗,饵,粉,酏。食:蜗醢而{艸瓜}食,雉羹,麦食,脯羹,鸡羹;折 示余,犬羹,兔羹。和糁不蓼。濡豚,包苦实蓼;濡鸡,醢酱实蓼;濡鱼,卵酱 实蓼;濡鳖,醢酱实蓼。□段修,□氐醢,脯羹,兔醢,麋肤,鱼醢,鱼脍,芥 酱,麋腥,醢,酱,桃诸,梅诸,卵盐。

凡食齐视春时,羹齐视夏时,酱齐视秋时,饮齐视冬时。凡和,春多酸,夏 多苦,秋多辛,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

牛宜□余,羊宜黍,豕宜稷,犬宜梁,雁宜麦,鱼宜{艸瓜}。春宜羔、豚, 膳膏芗,夏宜□居、□肃,膳膏臊;秋宜犊、は,膳膏腥;冬 宜鲜、羽膳,膏膻。

牛修、鹿脯、田豕脯、麋脯、□脯、麋鹿、田豕、?皆有轩,雉、兔皆有Ρ。 爵、□、蜩、芝□而、{艸凌}、□具枣、栗、榛、柿、瓜、桃、李、梅、杏、 □查、梨、姜、桂。

大夫燕食,有脍无脯,有脯无脍。士不贰羹□,庶人耆老不徒食。

脍,春用葱,秋用芥。豚,春用韭,秋用蓼。脂用葱,膏用薤,三牲用 {艸毅},和用醯,兽用梅。鹑羹、鸡羹、β,酿之蓼。鲂、□与□,雏烧,雉芗, 无蓼。

不食雏鳖,狼去肠,狗去肾,狸去正脊,兔去尻,狐去首,豚去脑,鱼去乙, 鳖去丑。

肉曰脱之,鱼曰作之,枣曰新之,栗曰撰之,桃曰胆之,□且、梨曰攒之。

牛夜鸣则<广酉>,羊泠毛而毳膻,狗赤股而躁躁,鸟□キ色而沙鸣郁,豕望 视而交睫腥,马黑脊而般臂漏,雏尾不盈握,弗食,舒雁翠,鹄□胖,舒凫翠, 鸡肝,雁肾,鸨奥,鹿胃。

肉腥细者为脍,大者为轩,或曰麋鹿鱼为菹,□为辟鸡,野豕为轩,兔为宛 脾,切葱若薤,实诸醯以柔之。

羹食,自诸侯以下至于庶人无等。

大夫无秩膳,大夫七十而有阁,天子之阁,左达五,右达五,公侯伯于房中 五,大夫于阁三,士于坫一。

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凡 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于学,达于诸侯。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 瞽亦如之,九十者使人受。五十异□长,六十宿肉,七十贰膳,八十常珍,九十 饮食不违寝,膳饮从于游可也。六十岁制,七十时制,八十月制,九十日修,唯 绞丝今衾冒,死而后制。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饱,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 暖,九十虽得人不暖矣。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 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七十不俟朝,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 秩。五十不从力政,六十不与服戎,七十不与宾客之事,八十齐丧之弗及也。五 十不爵,六十不亲学,七十致政。凡自七十以上,唯衰麻为丧。凡三王养老皆引 年,八十者,一子不从政,九十者,其家不从政,瞽亦如之。凡父母在,子虽老 不坐,有虞氏养国老于上庠,养庶老于下庠;夏后氏养国老于东序,养庶老于西 序;殷人养国老于右学,养庶老于左学;周人养国老于东胶,养庶老于虞庠,虞 庠在国之西郊,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养老;殷人 □而祭,缟衣而养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养老。

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 食忠养之,孝子之身终,终身也者,非终父母之身,终其身也。是故父母之所爱 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于犬马尽然,而况于人乎!」

凡养老,五帝宪,三王有乞言。五帝宪,养气体而不乞言,有善则记之危□ 史。三王亦宪,既养老而后乞言,亦微其礼,皆有□史。

淳熬,煎醢加于陆稻上,沃之以膏,曰淳熬。淳毋,煎醢,加于黍食上,沃 之以膏曰淳毋。

炮:取豚若将,□之刳之,实枣于其腹中,编萑以苴之,涂之以谨涂。炮之, 涂皆乾,擘之,濯手以摩之,去其<□皮>,为稻粉□蚤溲之以为酏,以付豚煎诸 膏,膏必灭之,钜镬汤以小鼎芗脯于其中,使其汤毋灭鼎,三日三夜毋绝火,而 后调以醯醢。

捣珍:取牛羊麋鹿□之肉必□灰,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孰出 之,去其<□皮>,柔其肉。渍,取牛肉必新杀者,薄切之,必绝其理,湛诸美酒, 期朝,而食之以醢若醯□意。

为熬:捶之,去其<□皮>,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 干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 欲乾肉,则捶而食之。

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 肝□:取狗肝一,□之,以其□濡炙之,举ㄡ,其□不蓼。取稻米举□蚤溲之, 小切狼□蜀膏,以与稻米为酏。

礼,始于谨夫妇,为宫室,辩内外。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阍寺 守之,男不入,女不出。男女不同□施枷,不敢悬于夫之□军,不敢藏于夫之箧 笥,不敢共水□浴。夫不在,敛枕箧簟席示蜀器而藏之。少事长,贱事贵,咸如 之。

夫妇之礼,唯及七十,同藏无间。故妾虽老,年未满五十,必与五日之御。 将御者,齐,漱浣,慎衣服,栉丝徙笄总,角拂髦,衿缨綦屦。虽婢妾,衣服饮 食,必后长者。妻不在,妾御莫敢当夕。

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夫使人日再问之。作而自问之,妻不敢见,使 姆衣服而对,至于子生,夫复使人日再问之。夫齐,则不入侧室之门。

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于门右。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

国君世子生,告于君,接以大牢,宰掌具。三日,卜士负之,吉者宿齐朝服 寝门外,诗负之,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保受乃负之,宰醴负子,赐 之束帛,卜士之妻,大夫之妾,使食子。

凡接子,择日,冢子则大牢。庶人特豚,士特豕,大夫少牢,国君世子大牢, 其非冢子,则皆降一等。

异为孺子室于宫中,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 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三月之 末,择日剪发为{髟□},男角女羁,否则男左女右。是日也,妻以子见于父,贵 人则为衣服,自命士以下,皆漱浣,男女夙兴,沐浴衣服,具视朔食,夫入门, 升自阼阶,立于阼西乡,妻抱子出房,当楣立东面。

姆先,相曰:「母某敢用时日,只见孺子。」夫对曰:「钦有帅。」父执子 之右手,咳而名之。妻对曰:「记有成。」遂左还授师。子师辩告诸妇诸母名, 妻遂适寝。夫告宰名,宰辩告诸男名,书曰某年某月某日生而藏之,宰告闾史, 闾史书为二,其一藏诸闾府,其一献诸州史,州史献诸州伯,州伯命藏诸州府。 夫入食如养礼。

世子生,则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于阼阶西乡,世妇抱子升自西阶, 君名之,乃降。适子庶子见于外寝,抚其首咳而名之,礼帅初,无辞。

凡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国,不以隐疾,大夫士之子,不敢与世子同名。

妾将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一问之。子生三月之末,漱浣夙齐,见于内寝, 礼之如始入室,君已食,彻焉,使之特□,遂入御。

公庶子生,就侧室。三月之末,其母沐浴朝服见于君,摈者以其子见,君所 有赐,君名之。众子,则使有司名之。庶人无侧室者,及月辰,夫出居群室,其 问之也,与子见父之礼,无以异也。

凡父在,孙见于祖,祖亦名之,礼如子见父,无辞。

食子者,三年而出,见于公宫则劬。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由 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旬而见,冢子未食而见,必执其右手,适子庶子已食而见, 必循其首。

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ひ革,女ひ丝。

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门户及即席 饮食,必后长者,始教之让。九年,教之数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 书计,衣不帛襦裤,礼帅初,朝夕学幼仪,请肄简谅。十有三年,学乐,诵诗, 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

二十而冠,始学礼,可以衣裘帛,舞大夏,心享行孝弟,博学不教,内而不 出。三十而有室,始理男事,博学无方,孙友视志。四十始仕,方物出谋发虑, 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七十致事。凡男拜,尚左手。

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治丝茧,织□组丝川,学女事以 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十有五年而笄,二十而嫁,有 故,二十三年而嫁。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凡女拜,尚右手。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礼记作者:孔子(整理)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