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礼记》第37章 间传


斩衰何以服苴?苴,恶貌也,所以首其内而见诸外也。斩衰貌若苴,齐衰貌若枲。大功貌若止,小功、緦麻容貌可也。此哀之发于容体者也。

斩衰之哭,若往而不反;齐衰之哭,若往而反;大功之哭,三曲而偯;小功緦麻,哀容可也。此哀之发于声音者也。

斩衰,唯而不对;齐衰,对而不言;大功,言而不议;小功緦麻,议而不及乐。此哀之发于言语者也。

斩衰、三日不食,齐衰、二日不食,大功、三不食,小功緦麻、再不食,士与敛焉,则一不食。故父母之丧,既殡食粥,朝一溢米,莫一溢米;齐衰之丧,疏食水饮,不食菜果;大功之丧,不食醢酱;小功緦麻,不饮醴酒。此哀之发于饮食者也。

父母之丧,既虞卒哭,疏食水饮,不食菜果;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醢酱;中月而禫,禫而饮醴酒。始饮酒者先饮醴酒。始食肉者先食干肉。

父母之丧,居倚庐,寝苫枕块,不说绖带;齐衰之丧,屋垩室,芣翦不纳;大功之丧,寝有席;小功緦麻,床可也。此哀之发于居处者也。

父母之丧,既虞卒哭,柱楣翦屏,芣翦不纳;期而小祥,居垩室,寝有席;又期而大祥,居复寝;中月而禫,禫而床。

斩衰三升,齐衰四升五升六升,大功七升八升九升,小功十升十一升十二升,緦麻十五升去其半,有事其缕、无事其布曰緦。此哀之发于衣服者也。

斩衰三升,既虞卒哭,受以成布六升,冠七升。为母疏衰四升,受以成布七升冠八升。去麻服葛,葛带三重。期而小祥,练冠縓缘,要绖不除,男子除乎首,妇人除乎带——男子何为除乎首也?妇人何为除乎带也?男子重首,妇人重带。除服者先重者,易服者易轻者。又期而大祥,素缟麻衣。中月而禫,禫而纤,无所不佩。

易服者何?为易轻者也。斩衰之丧,既虞卒哭,遭齐衰之丧,轻者包,重者特。既练,遭大功之丧,麻葛重。齐衰之丧,既虞卒哭,遭大功之丧,麻葛兼服之。斩衰之葛与齐衰之麻同,齐衰之葛与大功之麻同,大功之葛与小功之麻同,小功之葛与緦之麻同,麻同则兼服之。兼服之服重者,则易轻者也。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礼记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