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诗》召南鹊巢诂训传第二


《鹊巢》,夫人之德也。国君积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鸤鸠,乃可以配焉。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鹊巢》三章,章四句。

《采蘩》,夫人不失职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则不失职矣。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

《采蘩》三章,章四句。

《草虫》,大夫妻能以礼自防也。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草虫》三章,章七句。

《采苹》,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于以采苹?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锜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采苹》三章,章四句。

《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于南国。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 。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甘棠》三章,章三句。

《行露》,召伯听讼也。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强暴之男不能侵陵贞女也。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行露》三章,一章三句,二章章六句。

《羔羊》,《鹊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也。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丝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缝,素丝五緫。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羔羊》三章,章四句。

《殷其靁》,劝以义也。召南之大夫远行从政,不遑宁处。其室家能闵其勤劳,劝以义也。

殷其靁,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靁》三章,章六句。

《摽有梅》,男女及时也。召南之国,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时也。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摽有梅》三章,章四句。

《小星》,惠及下也。夫人无妬忌之行,惠及贱妾,进御于君,知其命有贵贱,能尽其心矣。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小星》二章,章五句。

《江有汜》,美媵也。勤而无怨,嫡能悔过也。文王之时,江沱之闲,有嫡不以其媵备数,媵遇劳而无怨,嫡亦自悔也。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江有汜》三章,章五句。

《野有死麕》,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被文王之化,虽当乱世,犹恶无礼也。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野有死麕》三章,二章四句,一章三句。

《何彼襛矣》,美王姬也。虽则王姬,亦下嫁于诸侯,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雝之德也。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雝?王姬之车。
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齐侯之子,平王之孙。

《何彼襛矣》三章,章四句。

《驺虞》,《鹊巢》之应也。《鹊巢》之化行,人伦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纯被文王之化,则庶类蕃殖,搜田以时。仁如驺虞,则王道成也。

彼茁者葭,壹发五豝。于嗟乎驺虞!
彼茁者蓬,壹发五豵。于嗟乎驺虞!

《驺虞》二章,章三句。

召南之国十四篇,四十章,百七十七句。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毛诗作者:毛亨、毛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