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诗》墉柏舟诂训传第四


《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故作是诗以绝之。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
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泛彼柏舟,在彼河侧。髧彼两髦,实维我特。
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柏舟》二章,章七句。

《墙有茨》,卫人刺其上也。公子顽通乎君母,国人疾之而不可道也。

墙有茨,不可埽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详也。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读也。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墙有茨》三章,章六句。

《君子偕老》,刺卫夫人也。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故陈人君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也。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
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
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晳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绉絺,是绁袢也。
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君子偕老》三章,一章七句,一章九句,一章八句。

《桑中》,刺奔也。卫之公室淫乱,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窃妻妾,期于幽远,政散民流而不可止。

爰采唐矣?沬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麦矣?沬之北矣。云谁之思?美孟弋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东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桑中》三章,章七句。

《鹑之奔奔》,刺卫宣姜也。卫人以为宣姜鹑鹊之不若也。

鹑之奔奔,鹊之强强。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鹊之强强,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

《鹑之奔奔》二章,章四句。

《定之方中》,美卫文公也。卫为狄所灭,东徙渡河,野处漕邑。齐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营宫室,得其时制,百姓说之,国家殷富焉。

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日,作于楚室。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与堂,景山与京。
降观于桑。卜云其吉,终然允臧。
灵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
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騋牝三千。

《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

《蝃蝀》,止奔也。卫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耻,国人不齿也。

蝃蝀在东,莫之敢指。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
朝隮于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乃如之人也,怀昬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

《蝃蝀》三章,章四句。

《相鼠》,刺无礼也。卫文公能正其羣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无礼仪也。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相鼠》三章,章四句。

《干旄》,美好善也。卫文公臣子多好善,贤者乐告以善道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丝组之,良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丝祝之,良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干旄》三章,章六句。

《载驰》,许穆夫人作也。闵其宗国颠覆,自伤不能救也。卫懿公为狄人所灭,国人分散,露于漕邑。许穆夫人闵卫之亡,伤许之小,力不能救,思归唁其兄,又义不得,故赋是诗也。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
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尢之,众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无我有尢。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载驰》五章,一章六句,二章四句,一章六句,一章八句。

墉国十篇,三十章,百七十六句。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毛诗作者:毛亨、毛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