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诗》陈宛丘诂训传第十二


《宛丘》,刺幽公也。淫荒昬乱,游荡无度焉。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宛丘》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枌》,疾乱也。幽公淫荒,风化之所行,男女弃其旧业,亟会于道路,歌舞于市井尔。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谷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谷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东门之枌》三章,章四句。

《衡门》,诱僖公也。愿而无立志,故作是诗以诱掖其君也。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衡门》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池》,刺时也。疾其君之淫昬,而思贤女以配君子也。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东门之池》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杨》,刺时也。昬姻失时,男女多违。亲迎,女犹有不至者也。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昬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昬以为期,明星晢晢。

《东门之杨》二章,章四句。

《墓门》,刺陈佗也。陈佗无良师傅,以至于不义,恶加于万民焉。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知而不已,谁昔然矣。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讯予不顾,颠倒思予。

《墓门》二章,章六句。

《防有鹊巢》,忧谗贼也。宣公多信谗,君子忧惧焉。

防有鹊巢,卭有旨苕。谁侜予美?心焉忉忉。
中唐有甓,卭有旨鹝。谁侜予美?心焉惕惕。

《防有鹊巢》二章,章四句。

《月出》,刺好色也。在位不好德,而说美色焉。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月出》三章,章四句。

《株林》,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株林》二章,章四句。

《泽陂》,刺时也。言灵公君臣淫于其国,男女相说,忧思感伤焉。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泽陂》三章,章六句。

陈国十篇,二十六章,百二十四句。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毛诗作者:毛亨、毛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