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第04章 公孙丑下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孟子将朝王,王使人来曰:「寡人如就见者也,有寒疾,不可以风。朝,将视朝,不识可使寡人得见乎?」

对曰:「不幸而有疾,不能造朝。」

明日,出吊于东郭氏。公孙丑曰:「昔者辞以病,今日吊,或者不可乎?」

曰:「昔者疾,今日愈,如之何不吊?」

王使人问疾,医来。

孟仲子对曰:「昔者有王命,有采薪之忧,不能造朝。今病小愈,趋造于朝,我不识能至否乎?」

使数人要于路,曰:「请必无归,而造于朝!」

不得已而之景丑氏宿焉。

景子曰:「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父子主恩,君臣主敬。丑见王之敬之也,未见所以敬王也。」

曰:「恶!是何言也!齐人无以仁义与王言者,岂以仁义为不美也?其心曰:『是何足与言仁义也』云尔,则不敬莫大乎是。我非尧舜之道,不敢以陈于王前,故齐人莫如我敬王也。」

景子曰:「否,非此之谓也。礼曰,『父召,无诺;君命召,不俟驾。』固将朝也,闻王命而遂不果,宜与夫礼若不相似然。」

曰:「岂谓是与?曾子曰:『晋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慊乎哉?』夫岂不义而曾子言之?是或一道也。天下有达尊三:爵一,齿一,德一。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恶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故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以有为也。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恒公之于管仲,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霸。今天下地丑德齐,莫能相尚,无他,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汤之于伊尹,桓公之于管仲,则不敢召。管仲且犹不可召,而况不为管仲者乎?」

陈臻问曰:「前日于齐,王馈兼金一百,而不受;于宋,馈七十镒而受;于薛,馈五十镒而受。前日之不受是,则今日之受非也;今日之受是,则前日之不受非也。夫子必居一于此矣。」

孟子曰:「皆是也。当在宋也,予将有远行,行者必以赆;辞曰:『馈赆。』予何为不受?当在薛也,予有戒心;辞曰:『闻戒,故为兵馈之。』予何为不受?若于齐,则未有处也。无处而馈之,是货之也。焉有君子而可以货取乎?」

孟子之平陆,谓其大夫曰:「子之持戟之士,一日而三失伍,则去之否乎?」

曰:「不待三。」

「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凶年饥岁,子之民,老羸转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

曰:「此非距心之所得为也。」

曰:「今有受人之牛羊而为之牧之者,则必为之求牧与刍矣。求牧与刍而不得,则反诸其人乎?抑亦立而视其死与?」

曰:「此则距心之罪也。」

他日,见于王曰:「王之为都者,臣知五人焉。知其罪者,惟孔距心。」为王诵之。

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

孟子谓蚔蛙曰:「子之辞灵丘而请士师,似也,为其可以言也。今既数月矣,未可以言与?」

蚔蛙谏于王而不用,致为臣而去。

齐人曰:「所以为蚔蛙则善矣;所以自为,则吾不知也。」

公都子以告。

曰:「吾闻之也: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有言责者,不得其言则去。我无官守,我无言责也,则吾进退,岂不绰绰然有馀裕哉?」

孟子为卿于齐,出吊于滕,王使盖大夫王驩为辅行。王驩朝暮见,反齐、滕之路,未尝与之言行事也。

公孙丑曰:「齐卿之位,不为小矣;齐、滕之路,不为近矣,反之而未尝与言行事,何也?」

曰:「夫既或治之,予何言哉?」

孟子自齐葬于鲁,反于齐,止于嬴。

充虞请曰:「前日不知虞之不肖,使虞敦匠事。严,虞不敢请。今愿窃有请也:木若以美然。」

曰:「古者棺椁无度,中古棺七寸,椁称之。自天子达于庶人,非直为观美也,然后尽于人心。不得,不可以为悦;无财,不可以为悦。得之为有财,古之人皆用之,吾何为独不然?且比化者无使土亲肤,于人心独无恔乎?吾闻之:君子不以天下俭其亲。」

沈同以其私问曰:「燕可伐与?」

孟子曰:「可;子哙不得与人燕,子之不得受燕于子哙。有仕于此,而子悦之,不告于王而私与之吾子之禄爵;夫士也,亦无王命而私受之于子,则可乎?何以异于是?」

齐人伐燕。

或问曰:「劝齐伐燕,有诸?」

曰:「未也;沈同问『燕可伐与』,吾应之曰,『可』,彼然而伐之也。彼如曰:『孰可以伐之?』则将应之曰,『为天吏,则可以伐之』。今有杀人者,或问之曰:,『人可杀与?』则将应之曰,『可』。彼如曰,『孰可以杀之?』则将应之曰:『为士师,则可以杀之。』今以燕伐燕,何为劝之哉?」

燕人畔。王曰:「吾甚惭于孟子。」

陈贾曰:「王无患焉。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

王曰:「恶!是何言也!」

曰:「周公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知而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是不智也。仁智,周公未之尽也,而况于王乎?贾请见而解之。」

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

曰:「古圣人也。」

曰:「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也,有诸?」

曰:「然。」

曰:「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

曰:「不知也。」

「然则圣人且有过与?」

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过,不亦宜乎?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

孟子致为臣而归。王就见孟子,曰:「前日愿见而不可得,得侍同朝,甚喜;今又弃寡人而归,不识可以继此而得见乎?」

对曰:「不敢请耳,固所愿也。」他日,王谓时子曰:「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养弟子以万钟,使诸大夫国人皆有所矜式。子盍为我言之!」

时子因陈子而以告孟子,陈子以时子之言告孟子。

孟子曰:「然,夫时子恶知其不可也?如使予欲富,辞十万而受万,是为欲富乎?季孙曰:『异哉子叔疑!使己为政,不用,则亦已矣,又使其子弟为卿。人亦孰不欲富贵?而独于富贵之中有私龙断焉。』古之为市也,以其所有易其所无者,有司者治之耳。有贱丈夫焉,必求龙断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市利。人皆以为贱,故从而征之。征商自此贱丈夫始矣。」

孟子去齐,宿于昼。有欲为王留行者,坐而言不应,隐几而卧。

客不悦曰:「弟子齐宿而后敢言,夫子卧而不听,请勿复敢见矣。」

曰:「坐!我明语子。昔者鲁缪公无人乎子思之侧,则不能安子思;泄柳、申详无人乎缪公之侧,则不能安其身。子为长者虑,而不及子思;子绝长者乎?长者绝子乎?」

孟子去齐。尹士语人曰:「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则是不明也;识其不可,然且至,则是干泽也。千里而见王,不遇故去,三宿而后出昼,是何濡滞也?士则兹不悦。」

高子以告。

曰:「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予不得已也。予三宿而出昼,于予心犹以为速,王庶几改之!王如改诸,则必反予。夫出昼,而王不予追也,予然后浩然有归志。予虽然,岂舍王哉!王由足用为善;王如用予,则岂徒齐民安,天下之民举安。王庶几改之!予日望之!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谏于其君而不受,则怒,悻悻然见于其面,去则穷日之力而后宿哉?」

尹士闻之,曰:「士诚小人也。」

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夫子若不豫色然。前日虞闻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

曰:「彼一时,此一时也。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由周而来,七百有馀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吾何为不豫哉?」

孟子去齐,居休。公孙丑问曰:「仕而不受禄,古之道乎?」

曰:「非也;于崇,吾得见王,退而有去志,不欲变,故不受也。继而有师命,不可以请。久于齐,非我志也。」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孟子作者: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