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第10章 万章下


孟子曰:「伯夷,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当纣之时,居北海之滨,以待天下之清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此道觉此民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

「柳下惠不羞汙君,不辞小官。进不隐贤,必以其道。遗佚而不怨,厄穷而不悯。与乡人处,由由然不忍去也。『尔为尔,我为我,虽袒裼裸裎于我侧,尔焉能浼我哉?』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

「孔子之去齐,接淅而行;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孔子也。」

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智,譬则巧也;圣,譬则力也。由射于百步之外也,其至,尔力也;其中,非尔力也。」

北宫錡问曰:「周室班爵禄也,如之何?」

孟子曰:「其详不可得闻也,诸侯恶其害己也,而皆去其籍;然而轲也尝闻其略也。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伯一位,子、男同一位,凡五等也。君一位,卿一位,大夫一位,上士一位,中士一位,下士一位,凡六等。天子之制,地方千里,公侯皆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凡四等。不能五十里,不达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天子之卿受地视侯,大夫受地视伯,元士受地视子、男。大国地方百里,君十卿禄,卿禄,四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倍中士,中士倍下士,下士与庶人在官者同禄,禄足以代其耕也。次国地方七十里,君十卿禄,卿禄三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倍中士,中士倍下士,下士与庶人在官者同禄,禄足以代其耕也。小国地方五十里,君十卿禄,卿禄二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部中士,中士倍下士,下士与庶人在官者同禄,禄足以代其耕也。耕者之所获,一夫百亩;百亩之粪,上农夫食九人,上次食八人,中食七人,中次食六人,下食五人。庶人在官者,其禄以是为差。」

万章问曰:「敢问友。」

孟子曰:「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挟也。孟献子,百乘之家也,有友五人焉:乐正裘,牧仲,其三人,则予忘之矣。献子之与此五人者友也,无献子之家者也。此五人者,亦有献子之家,则不与之友矣。非惟百乘之家为然也,虽小国之君亦有之。费惠公曰:『吾于子思,则师之矣;吾于颜般,则友之矣;王顺、长息则事我者也。』非惟小国之君为然也,虽大国之君亦有之。晋平公之于亥唐也,入云则入,坐云则坐,食云则食;虽蔬食菜羹,未尝不饱,盖不敢不饱也。然终于此而已矣。弗与共天位也,弗与治天职也,弗与食天禄也,士之尊贤者也,非王公之尊贤也。舜尚见帝,帝馆甥于贰室,亦飨舜,迭为宾主,是天子而友匹夫也。用下敬上,谓之贵贵;用上敬下,谓之尊贤。贵贵尊贤,其义一也。」

万章问曰:「敢问交际何心也?」

孟子曰:「恭也。」

曰:「『却之却之为不恭』,何哉?」

曰:「尊者赐之,曰:『其所取之者义乎,不义乎?』而后受之,以是为不恭,故弗却也。」

曰:「请无以辞却之,以心却之。曰:『其取诸民之不义也』而以他辞无受,不可乎?」

曰:「其交也以道,其接也以礼,斯孔子受之矣。」

万章曰:「今有御人于国门之外者,其交也以道,其馈也以礼,斯可受御与?」

曰:「不可;《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诛者也。殷受夏,周受殷,所不辞也;于今为烈,如之何其受之?」

曰:「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苟善其礼际矣,斯君子受之,敢问何说也?」

曰:「子以为有王者作,将比今之诸侯而诛之乎?其教之不改而后诛之乎?夫谓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充类至义之尽也。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

曰:「然则孔子之仕也,非事道与?」

曰:「事道也。」

「事道奚猎较也?」

曰:「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

曰:「奚不去也?」

曰:为之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后去,是以未尝有所终三年淹也。孔子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于季桓子,见行可之仕也;于卫灵公,际可之仕也;于卫孝公,公养之仕也。」

孟子曰:「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娶妻非为养也,而有时乎为养。为贫者,辞尊居卑,辞富居贫。辞尊居卑,辞富居贫,恶乎宜乎?抱关击柝,孔子尝为委吏矣,曰:『会计当而已矣。』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位卑而言高,罪也;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耻也。」

万章曰:「士之不托诸侯,何也?」

孟子曰:』不敢也。诸侯失国,而后托于诸侯,礼也;士之托于诸侯,非礼也。」

万章曰:「君馈之粟,则受之乎?」

曰:「受之。」

「受之何义也?」

曰:「君之于氓也,固周之。」

曰:「周之则受,赐之则不受,何也?」

曰:「不敢也。」

曰:「敢问其不敢何也?」

曰:「抱关击柝者皆有常职以食于上。无常职而赐于上者,以为不恭也。」

曰:「君馈之,则受之,不识可常继乎?」

曰:「缪公之于子思也,亟问,亟馈鼎肉。子思不悦。于卒也,摽使者出诸大门之外,北面稽首再拜而不受,曰:『今而后知君之犬成畜伋。』盖自是台无馈也。悦贤不能举,又不能养也,可谓悦贤乎?」

曰:「敢问国君欲养君子,如何斯可谓养矣?」

曰:「以君命将之,再拜稽首而受。其后廪人继粟,包人继肉,不以君命将之。子思以为鼎肉使己仆仆尔亟拜也,非养君子之道也。尧之于舜也,使其子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羊仓廪备,以养舜于畎亩之中,后举而加诸上位,故曰,王公之尊贤者也。」

万章曰:「敢问不见诸侯,何义也?」

孟子曰:「在国曰市井之臣,在野曰草莽之臣,皆谓庶人。庶人有传质为臣,不敢见于诸侯,礼也。」

万章曰:「庶人,召之役,则往役;君欲见之,召之,则不往见之,何也?」

曰:「往役,义也;往见,不义也。且君之欲见之也,何为也哉?」

曰:「为其多闻也,为其贤也。」

曰:「为其多闻也,则天子不召师,而况诸侯乎?为其贤也,则吾未闻欲见贤而召之也。缪公亟见于子思,曰:『古千乘之国以友士,何如?』子思不悦,曰:『古之人有言曰,事之云乎,岂曰友之云乎?』子思之不悦也,岂不曰:『以位,则子,君也;我,臣也;何敢与君友也?以德,则子事我者也,奚可以与我友?』千乘之君求与之友而不可得也,而况可召与?齐景公田,招虞人以旌,不至,将杀之。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孔子奚取焉?取非其招不往也。」

曰:「敢问招虞人何以?」

曰:「以皮冠,庶人以旃,士以旗,大夫以旌。以大夫之招招虞人,虞人死不敢往;以士之招招庶人,庶人岂敢往哉?况乎以不贤人之招招贤人乎?欲见贤人而不以其道,犹欲其入而闭之门也。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诗》去:『周道如底,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

万章曰:「孔子,君命召,不俟驾而行;然则孔子非与?」

曰:「孔子当仕有官职,而以其官召之也。」

孟子谓万章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

齐宣王问卿。孟子曰:「王何卿之问也?」」

王曰:「卿不同乎?」

曰:「不同;不贵戚之卿,有异姓之卿。」

王曰:「请问贵戚之卿。」

曰:「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易位。」

王勃然变乎色。

曰:「王勿异也。王问臣,臣不敢不以正对。」

王色定,然后请问异性之卿。

曰:「君有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去。」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孟子作者: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