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第35章 周书·康诰


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余民封康叔,作《康诰》、《酒诰》、《梓材》。

惟三月哉生魄,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东国洛,四方民大和会。侯、甸、男邦、采、卫百工、播民,和见士于周。周公咸勤,乃洪大诰治。 译文

【译文】 三月间月光初生,周公开始计划在东方的洛水旁边建造一个新的大城市,四方的臣民都同心来会。侯、甸、男的邦君,采、卫的百官,殷商的遗民都来会见,为周王室服务。周公普遍慰劳他们,于是代替成王大诰治殷的方法。

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显考文王,克明德慎罚;不敢侮鳏寡,庸庸,祗祗,威威,显民,用肇造我区夏,越我一、二邦以修我西土。惟时怙冒,闻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诞受厥命越厥邦民,惟时叙,乃寡兄勖。肆汝小子封在兹东土。 译文

【译文】 王这样说:“诸侯之长,我的弟弟,年轻的封啊!你的伟大光明的父亲文王,能够崇尚德教,慎用刑罚;不敢欺侮无依无靠的人,任用当用的人,尊敬当敬的人,威慑应当威慑的人,这些都显示于人民,因而开始造就了我们小夏,和我们的几个友邦共同治理我们西方。文王这种重大努力,被上帝知道了,上帝很高兴,就降大命给文王。灭亡大国殷,接受上帝的大命和殷国殷民,继承文王的基业,是长兄武王努力所致,所以你这年轻人才封在这东土。

王曰:「呜呼!封,汝念哉!今民将在祗遹乃文考,绍闻衣德言。往敷求于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远惟商者成人宅心知训。别求闻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宏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废在王命!」 译文

【译文】 王说:“啊!封,你要考虑啊!现在殷民将观察你恭敬地追随文王,努力听取殷人的好意见。你去殷地,要遍求殷代圣明先王用来保养百姓的方法,你还要深长思考殷商长者揣度民心的明智教导。另外,你还要探求古时圣明帝王安保百姓的遗训。要比天还宏大,用和顺的美德指导自己,不停地去完成王命!”

王曰:「呜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见,小人难保。往尽乃心,无康好逸,乃其乂民。我闻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 译文

【译文】 王说:“啊!年轻的封,治理国家应当苦身劳形,要谨慎啊!上天辅助诚信的人,民情大致可以看出,百姓难于安定。你去殷地要尽你的心意,不要苟安贪图逸乐,才会治理好百姓。我听说:‘民怨不在于大,也不在于小。要使不顺从的顺从,不努力的努力。’

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应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译文

【译文】 啊!你这个年轻人,你的职责就是宽大对待王家所接受保护的殷民,也是辅佐王家确定天命,革新殷民。”

王曰:「呜呼!封,敬明乃罚。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终自作不典;式尔,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杀。乃有大罪,非终,乃惟眚灾:适尔,既道极厥辜,时乃不可杀。」 译文

【译文】 王说:“啊!封,要认真通晓那些刑罚。人有小罪,不是过失,而是经常自作不法;这样,即使他的罪行小,却不可不杀。人有大罪,不是经常自作不法而是过失;假如这样,他已经说尽了他的罪过,这个人就不可杀。”

王曰:「呜呼!封,有叙时,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毕弃咎。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非汝封刑人杀人,无或刑人杀人。非汝封又曰劓刵人,无或劓刵人。」 译文

【译文】 王说:“啊!封,能够顺从这样去做,就都会明白上意心悦诚服;人民就会互相告诫,和顺相处。好象自己有病一样,看待臣民犯罪,臣民就会完全抛弃咎恶;好象保护小孩一样,保护臣民,臣民就会康乐安定。不是你姬封刑人杀人,没有人敢刑人杀人;不是你姬封有令要割鼻断耳,没有人敢施行割鼻断耳的刑罚。”

王曰:「外事,汝陈时臬司师,兹殷罚有伦。」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于旬时,丕蔽要囚。」 译文

【译文】 王说:“判断案件,你要宣布这些法则管理狱官,这样,殷人的刑罚就会有条理。”王又说:“囚禁的犯人,必须考虑五、六天,至于十天,才判决他们。”

王曰:「汝陈时臬事罚。蔽殷彝,用其义刑义杀,勿庸以次汝封。乃汝尽逊曰时叙,惟曰未有逊事。 译文

【译文】 王说:“你宣布这些法律进行惩罚。判断案件,要依据殷人的常法,采用适宜的刑杀条律,不要顺从你的心意。假如完全顺从你的意志断案才叫顺当,应当说不会有顺当的事。

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 译文

【译文】 唉!你是年轻人,不可顺从你姬封的心意。我的心意,你要理解。

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杀越人于货,[B139]不畏死,罔弗憝。 译文

【译文】 “老百姓凡因这些行为犯罪:偷窃、抢夺、内外作乱、杀远人取财货,强横不怕死。这些罪行没有人不怨恨。”

王曰:「封,元恶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伤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于弟弗念天显,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于弟。惟吊兹,不于我政人得罪,天惟与我民彝大泯乱,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罚,刑兹无赦。 译文

【译文】 王说:“封啊,首恶招人大怨,也有些是不孝顺不友爱的。儿子不认真治理他父亲的事,大伤他父亲的心;父亲不能爱怜他的儿子,反而厌恶儿子;弟弟不顾天伦,不尊敬他的哥哥;哥哥也不顾念小弟弟的痛苦,对小弟弟极不友爱。父子兄弟之间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不由行政人员去惩罚他们,上帝赋予老百姓的常法就会大混乱。我说,就要赶快使用文王制定的刑罚,惩罚这些人,不要赦免。

不率大戛,矧惟外庶子、训人惟厥正人越小臣、诸节。乃别播敷,造民大誉,弗念弗庸,瘝厥君,时乃引恶,惟朕憝。已!汝乃其速由兹义率杀。亦惟君惟长,不能厥家人越厥小臣、外正;惟威惟虐,大放王命;乃非德用乂。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曰:『我惟有及。』则予一人以怿。」 译文

【译文】 “不遵守国家大法的,也有诸侯国的庶子、训人和正人、小臣、诸节等官员。竟然另外发布政令,告谕百姓,大大称誉不考虑不执行国家法令的人,危害国君;这就助长了恶人,我怨恨他们。唉!你就要迅速根据这些条例捕杀他们。也有这种情况,诸侯不能教育好他们的家人和内外官员,作威肆虐,完全放弃王命;这些人就不可用德去治理。你也不要不能崇重法令。前往教导老百姓,要思念文王的赏善罚恶;前往教导老百姓说:‘我们只求继承文王。’那么,我就高兴了。”

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我时其惟殷先哲王德,用康乂民作求。矧今民罔迪,不适;不迪,则罔政在厥邦。」 译文

【译文】 王说:“封啊,老百姓受到教化才会善良安定,我们时时要思念着殷代圣明先王的德政,用来安治殷民,作为法则。并且现在的殷民不加教导,就不会善良;不加教导,就没有善政保存殷国。”

王曰:「封,予惟不可不监,告汝德之说于罚之行。今惟民不静,未戾厥心,迪屡未同,爽惟天其罚殛我,我其不怨。惟厥罪无在大,亦无在多,矧曰其尚显闻于天。」 译文

【译文】 王说:“封啊,我们不可不看清这些,我要告诉你施行德政的意见和招致责罚的道理。现在老百姓不安静,没有安定他们的心,教导屡屡,仍然不曾和同,上天将要责罚我们,我们不可怨恨。本来罪过不在于大,也不在于多,何况这些罪过还被上天明显地听到呢?”

王曰:「呜呼!封,敬哉!无作怨,勿用非谋非彝蔽时忱。丕则敏德,用康乃心,顾乃德,远乃猷,裕乃以;民宁,不汝瑕殄。」 译文

【译文】 王说:“唉!封,要谨慎啊!不要制造怨恨,不要使用不好的计谋,不要采取不合法的措施,以蔽塞你的诚心。于是努力施行德政,以安定殷民的心,挂记他们的善德,宽缓他们的徭役,丰足他们的衣食;人民安宁了,上天就不会责备和抛弃你了。

王曰:「呜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于常,汝念哉!无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听,用康乂民。」 译文

【译文】 王说:“啊,努力吧!你这年轻的姬封。天命不只帮助一家,你要记住啊!不要抛弃我的忠告,要明确你的职责和使命,重视你的听闻,用来安治老百姓。”

王若曰:「往哉!封,勿替敬,典听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 译文

【译文】 王这样说:“去吧!姬封啊,不要放弃警惕,经常听取我的忠告,你就可以和殷民世世代代享有殷国。”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尚书作者:孔子(整理)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