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02 葛覃


织女心中的歌
葛之覃兮,
施于中谷,
维叶萋萋。

黄鸟于飞,
集于灌木,
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
施于中谷,
维叶莫莫。

是刈是濩,
为絺为绤,
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
言告言归。
薄污我私,

薄浣我衣。
害浣害否,
归宁父母。
葛蔓青又密,  |  葛藤枝叶长有长,  |   葛藤长又长,         
爬谷又铺地,  |  漫山遍野都生长,  |   满山遍野蔓延,       
叶繁碧萋萋。  |  嫩绿叶子水汪汪。  |   叶儿繁茂;           
              |                    |                       
黄鸟舞戏戏,  |  小鸟展翅来回飞,  |   黄雀上下翻飞,       
灌木鸟群集,  |  纷纷停落灌木上,  |   落在灌木上,         
婉转鸣唧唧。  |  唧唧啾啾把歌唱。  |   唧唧啾啾快乐的鸣叫。  
              |                    |                       
葛蔓青又密,  |  葛藤枝叶长有长,  |   葛藤长又长,         
爬谷又铺地,  |  漫山遍野都生长,  |   满山遍野蔓延,       
叶繁碧萋萋。  |  嫩绿叶子多有壮。  |   叶儿繁茂。           
              |                    |                       
煮葛抽丝急,  |  收割水煮活儿忙,  |   割下来啊,煮一煮啊, 
织布缕相系?  |  细布粗布分两样,  |   制成细葛布粗葛布,   
悠悠做成衣。  |  做成新衣常年穿。  |   穿在身上很舒服。      
              |                    |                       
心思告女师,  |  走去告诉我女师,  |   于是告诉女师,       
我回娘家去。  |  我要探亲回娘家。  |   告诉她我要回家。     
内衣洗干净,  |  内衣勤洗要勤换,  |   浸泡我的丝蕾、       
              |                    |                       
再把外衣洗。  |  外衣勤洗好常穿。  |   浣洗我的梦特娇——   
何物还当洗?  |  一件一件安排好,  |   哪些洗呀哪些不要洗? 
问安行大礼。  |  干干净净见爹娘。  |   我急着回家看父母。    

①葛:葛藤,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纤维可以用来织布。覃(tán):长。 ②施(yī):蔓延。中谷:谷中。 ③维:语气助词,没有实义。萋萋:茂盛的样子。④黄鸟:黄鹂。于:语气助词,没有实义。 ⑤喈喈(jiē):鸟儿鸣叫的声音。 ⑥莫莫:茂密的样子。 ⑦刈(yì):用刀割。劐:煮。 ⑧絺(chī):细葛纤维织成的布。绤(xì):粗葛纤维织成的布。 ⑨服:穿着。无斁(yì):心里不厌弃。 ⑩言:语气助词,无实义。师氏:管女奴的老妈子。 ⑾归:指回娘家。 ⑿薄:语气助词,没有实义。污(wù):洗去污垢。私:内衣。 ⒀浣(huàn):洗涤。 ⒁害(hé):曷,何,什么。否:不。 ⒂归宁:指回娘家。

正如动物的雌雄有分工一样(比如蜜蜂、蚂蚁等等),男人和女人在生活中的角色也有分工。男子汉种田耕地打猎经商骑马打枪,吃苦耐劳粗犷骠悍是男子汉的本色。女子采桑织布浆洗做饭哺育子女,灵巧细心温柔贤慧周到体贴是女人的本色。这是自然法则。

过去数千年中,我们的祖先遵循自然法则生活,男耕女织、自给自足。这种生活,陶冶出的是自然平和恬淡悠然的心态,是知足常乐、乐天知命的满足和幸福感。

纺纱织布,缝衣浆洗既是女子的职责,无可非议,也就怀着快乐的心情歌唱它。父母是亲人中最可尊敬和想念的,因此思念父母、盼望回家的急切心情更在情理之中,同样也值得歌唱。朴实恬淡的生活,辛勤繁忙的劳作,深深眷念的亲情,全都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如同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样。

倘若在现在,这样的诗恐怕绝不会被看作艺术品,唱这歌的人恐怕绝不会被称为诗人,朴实自然的生活恐怕会让习惯了电灯电视洗衣机自来水出租车的都市人鄙弃。毕竟时代不同了嘛。

然而,虽然时代在不断变迁,但由自然法则所决定的男、女角色的差别和分工,却不应当由此被抹杀。但如果抹杀了男女的差别,肯定是违背自然法则的。古人说,天不变道亦不变。现代的女子不一定非要纺纱织布、缝衣浆洗,也不一定非要相夫教子、做饭持家,但如果非得抛弃灵巧细心温柔贤惠周到体贴,变得象男子汉一样粗犷骠悍,那这世界也将变得十分可怕。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