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03 卷耳


丈夫从军老婆愁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   
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采采卷耳秧,采呀不满筐。|采啊采啊采野菜,采来采去不盈筐。
心里总想他,竹筐放路旁。|想起我那心上人,把筐放在大路旁。
                        |
骑马上山梁,眼看马累伤。|骑马奔到山顶上,马困人乏饿得慌。
喝酒解乡愁,少来把家想。|劝君更尽一杯洒,借以消愁难相忘。
                        |
骑马上山冈,马疲人玄黄。|骑马奔到山冈上,疆场人马色玄黄。
喝酒解乡愁,使他少怀伤。|劝君更尽一杯洒,借以消愁不哀伤。
                        |
骑马石山上,马嘴白沫淌。|骑马奔到石山上,人马俱伤惨无状。
仆从也病倒,悲酸满愁肠。|仆从皆病苦相随,叫人如何不忧伤。

①采采:采了又采。卷耳:野菜名,又叫苍耳。 ②盈:满。顷筐:浅而容易装满的竹筐。 ③嗟:叹息。怀:想,想念。 ④寘(zhi):放置。周行(hang):大道。 ⑤陟(zhi):登上。崔嵬(wei):山势高低不平。 ⑥虺隤(hui tui):疲乏而生病。 ⑦ 姑:姑且。金罍(lei):青铜酒杯。 ⑧维:语气助词,无实义。永怀:长久思念。 ⑨玄黄:马因病而改变颜色。 ⑩兕觥(si gong):犀牛角做成的酒杯。 ⑾永伤:长久思念。 ⑿砠(ju):有土的石山。 ⒀瘏(tu):马疲劳而生病。 ⒁痡(pu):人生病而不能走路。 ⒂云:语气助词,没有实义。何:多么。吁(xu):忧愁。(注:右边一首诗是劝学网的小雅译)

征夫怨妇,是中国古代生活方式中的独特景观,也是中国古代诗歌的独特景观。正如西方文学中崇尚个人奋斗的英雄一样,中国古代诗人十分关注由男女有别、男女分工而造成的男女不同的内心情怀。

男子汉不能无所作为,总得要做点什么,才会对得起祖先、子孙。孔子所说的“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是专对男人说的。立功既可以在庄稼地里、仕途上,也可以在疆场上。长期在外征战的汉子,被称为“征夫”。按人之常情,他们有刚强勇猛无所畏惧的一面,也有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一面。

照传统的观点,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虽然主内,但女人缠绵悱恻的情意却足以感动诗人和刚毅的汉子。在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年代,一个出嫁为人妻的女子,全部的希望和情感的依托,都在夫君身上。夫君出征在外,在家中守侯的“怨夫”不仅要孝敬公婆,养育子女,操持家务,还得把本该由夫君承担的担子承担起来。阿内心的幽怨、苦楚、情思、想象,除了自己之外,又有谁能体会得到?

好在儒家虽然歧视女人,认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但他们的“诗教”却不拒绝表达“怨妇”的内心情怀,在“怨而不怒”的=前提下对表达女人的内心世界网开一面,因而形成了中国诗歌中的独特景观。也许,是他们真的体味过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或女人的一半是男人的滋味?

如今的女人当中,恐怕再也找不到“怨妇”了,诗歌因而也失去了一个独特的品种。“歌谣文理,随时推移”。即使真有“怨妇”,她们也拥有广阔和自由得多的倾诉、排遣和表达的空间,与古时的女子不可同日而语。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