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04 敝笱


鲁桓公纵任文姜和齐襄公通奸,让她带着大批侍从回齐国去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
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
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
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破鱼篓儿在鱼梁,鳊鱼草鱼出又进。
齐国女子回齐国,她的随从多如云。

破鱼篓儿在鱼梁,鳊鱼鲢鱼来又去。
齐国女子回齐国,她的随从多如雨。

破鱼篓儿搁鱼梁,鱼儿出入摆摆尾。
齐国女子回齐国,她的随从多如水。

1、敝:破旧。笱(狗gǒu):捕鱼的网。梁:捕鱼所筑的矮坝,又称鱼梁。   2、齐子:指文姜。止:语气词。方玉润《诗经原始》:“非叹仆从之盛,正以笑公从妇归宁,故仆从加盛,如此其极也。”   3、鱮(续xù):鲢鱼。   4、唯唯:鱼相随而行貌。《郑笺》:“唯唯,行相随顺之貌。”

鲁桓公十八年(前694)春,鲁桓公畏惧齐国势力强大,要前往齐国修好。夫人文姜要一起去,去看望同父异母的哥哥齐襄公。文姜与齐襄公关系暧昧,早有传闻。鲁国大臣申繻因而向桓公婉言进谏道:“女有夫家,男有妻室,不可混淆。否则必然遭致灾殃。”桓公没加理会,带着文姜,大批随从车骑簇拥着,沸沸扬扬前往齐国。在齐国他发觉文姜与齐襄公通奸,就责备文姜。文姜把这事告诉了齐襄公,齐襄公在酒宴后鲁桓公乘车将要回国时,派公子彭生将鲁桓公害死在车中。这就是《左传·桓公十八年》所载史实,也是《敝笱》一诗的写作背景。关于此诗的主题,《毛诗序》说得不错:“《敝笱》,刺文姜也。齐人恶鲁桓公微弱,不能防闲文姜,使至淫乱,为二国患焉。”

三章内容基本相同,为了协韵,也为了逐层意思有所递进,各章置换了少数几个字眼,这是典型的一唱三叹的《诗经》章法。

“敝笱在梁”作为各章的起兴,意味实在很深。“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才能治理好一个国家。要捕鱼也需有严密的渔具。鱼篓摆在鱼梁上,本意是要捕鱼,可是篓是如此地敝破,小鱼、大鱼,各种各样的鱼都能轻松自如游过,那形同虚设的“敝笱”还有什么价值?这一比兴的运用,除了讽刺鲁桓公的无能无用外,也形象地揭示了鲁国礼制、法纪的敝坏,不落俗套而又耐人寻味。另外,“鱼”在《诗经》中常隐射两性关系,“敝笱”对制止鱼儿自由来往无能为力,也是兼指“齐子”即文姜的不守礼法。

文姜作为鲁国的国母,地位显赫尊贵,她要回娘家齐国探亲,本来也在情理之中。而她却在齐国伤风败俗,与其兄乱伦丢丑,自然引起人们的憎恶唾弃。可是,这种厌恶之情,在诗中并未直接表露,而仅仅描写了她出行场面的宏大,随从众多“如云”、“如雨”、“如水”。写得她风光旖旎,万众瞩目。如果她贤惠,这种描写就有褒扬意味。反之,她就是招摇过市,因而这种风光、排场、声势越描写得铺张扬厉,在读者想像中与她的丑行挂上钩,地位的崇高与行为的卑污立即形成强烈反差,讽刺与揭露也就越加入木三分。从亮色中、光环中揭露大人物的丑恶灵魂,是古今中外艺术创作中一条成功门径。杜甫诗《丽人行》也正承袭了这一传统的艺术手法而取得极大成功。

“如云”、“如雨”、“如水”这三个比喻是递进的因果关系,逐层深入,次序不能颠倒,也可理解为感情抒发的逐步增强。在这盛大随从的描写中,是否还另具深意呢?有的。方玉润《诗经原始》说:“‘其从如云’、‘其从如雨’、‘其从如水’,非叹仆从之盛,正以笑公从妇归宁,故仆从加盛如此其极也。”不仅文姜有过,鲁桓公疏于防闲,软弱无能,也有相当可“笑”之处。方玉润透过字面,看出诗中还有桓公在,实是独具只眼的精辟之论。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