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05 载驱


讽刺文姜与齐襄公淫乱,招摇过市,肆无忌惮
载驱薄薄,蕈茀朱郭。
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沵沵。
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
鲁道有荡,齐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
鲁道有荡,齐了游敖。
车子奔驰响不断,红革饰车花竹帘。
鲁国道路多平坦,齐女启程天明前。

四匹黑马多健壮,缰绳垂下软又光。
鲁国道路多平坦,齐女启程喜洋洋。

汶水奔流浩荡荡,行人熙熙往来忙。
鲁国道路多平坦,齐女一路好游逛。

汶水奔流浪滔滔,行人熙熙多如潮。
鲁国道路多平坦,齐女一路好逍遥。

1、薄薄:马蹄声。《毛传》:“薄薄,疾驱声也。”此诗讽刺文姜返齐与襄公乱伦之事。   2、蕈茀(店扶diàn fú):竹席。《毛传》:“蕈,方文席也。车之蔽曰茀。”   3、鞹(阔kuò):去毛的兽皮。《集传》:“鞹,兽皮之去毛者,盖车革质而朱漆也。”   4、发夕:朝发夕宿。于省吾《诗经新证》:“齐子发夕,言齐子旦夕于鲁道之上,意谓显而易见也。”   5、骊:黑色马。济济:整齐貌。   6、沵沵(米mǐ):轻柔貌。   7、岂弟:同“恺悌(kǎi tì)”,和易近人。此处意为恬然无羞耻之色。《集传》:“岂弟,乐易也。言无忌惮羞愧之意也。”   8、汶水:源出山东莱芜县,经泰安,汶上入济水(今入运河)。   9、汤汤(商shāng):水大貌。   10、行人:文姜的侍从。彭彭:盛多貌。   11、翱翔:鸟回旋地飞,比喻人自由自在地走。   12、儦儦(标biāo):众多貌。

这也是一首讥刺齐襄公与文姜淫乱的诗。《毛诗序》说,齐襄公“无礼义,故盛其车服,疾驱于通道大都,与文姜淫,播其恶于万民焉”。从诗意看,我们以为讥刺的对象似乎是文姜更为确切。方玉润《诗经原始》说:“此诗以专刺文姜为主,不必牵涉襄公,而襄公之恶自不可掩。夫人之疾驱夕发以如齐者,果谁为乎?为襄公也。夫人为襄公而如齐,则刺夫人即以刺襄公,又何必如旧说‘公盛车服与文姜播淫于万民’而后谓之刺乎?”讲得很有道理。据《春秋》记载,文姜在鲁庄公二年(前692)、四年(前690)、五年(前689)、七年(前687)都曾与齐襄公相会,说明文姜在其夫鲁桓公死后仍不顾其子鲁庄公的颜面而与齐襄公保持不正当的关系,鲁庄公竞也无能加以制止,因此人们赋此诗加以讥刺。

本诗最引人注意的是用了许多二字字音相同的联绵形容词,如第一章用“薄薄”来描述在大路上疾驰的豪华马车,字里行间透露出那高踞在车厢里的主人公是那样地趾高气扬却又急切无耻。再加上第二章以“济济”形容四匹纯黑的骏马高大雄壮,以“濔濔”描写上下有节律地晃动着的柔韧缰绳,更衬托出乘车者的身份非同一般。三四两章用河水的“汤汤”、“滔滔”与行人的“彭彭”、“儦儦”相呼应,借水之滔滔不绝说明大路上行人的熙熙攘攘,往来不断,他们都对文姜的马车驻足而观,侧目而视,从而反衬出文姜的胆大妄为,目中无人。这一系列的联绵词在烘托诗中人与物的形、神、声方面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另外,多用联绵词,对加强诗歌的音乐性、节奏感也有帮助,可起到便于人们反覆咏叹吟诵的功能。

从诗的技巧上看,陈震《读诗识小录》的评析很有见地,他说:“(全诗)只就车说,只就人看车说,只就车中人说,露一‘发’字,而不说破发向何处,但以‘鲁道’、‘齐子’四字,在暗中埋针伏线,亦所谓《春秋》之法,微而显也。”因此虽然此诗纯用赋体而没有比兴成分,却仍是婉而多讽,韵味浓厚。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