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18 绸缪


贺婚者闹新房时唱的歌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 
今夕何夕,见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柴枝捆得紧紧,抬头正见三星。
今晚是啥夜晚?见着我的好人。
你看,你看啊!把这好人儿怎么办啊!

紧紧一把刍草,三星正对房角。
今晚是啥夜晚?心爱人儿见着。
你看,你看啊!把这心爱的怎么办啊!

荆树条儿紧缠,三星照在门前。
今晚是啥夜晚?和这美人相见。
你看,你看啊!把这美人儿怎么办啊!

1、绸缪(绸谋chóu móu):犹“缠绵”,紧紧捆缚的意思。诗人似以束薪缠绵比喻婚姻。   2、三星:指参星。天:古音tīn.   3、今夕何夕:是惊喜庆幸之辞,言今晚是不同寻常的夜晚。   4、良人:犹言“好人”,这里是男称女。   5、子兮子兮:诗人感动自呼之辞。   6、如:犹“奈”。如此良人何:是喜不自禁之辞,言爱这“良人”爱得无可奈何。   7、刍:草。   8、隅:房角。三星在隅:言三星稍偏斜,对着房角。《集传》:“昏现之星至此,则夜久矣。”   9、邂逅:喜悦。这里为名词,谓可悦之人。   10、在户:言当面而见。《集传》:“户必南出,昏现之星至此,则夜分矣。”   11、粲:鲜明。粲者:犹言“漂亮人儿”。《通释》:“见此粲者,见其女也。”

这首诗看法古今比较一致,大多承认所写内容是关于婚姻的。因诗中用了戏谑的口吻,我曾疑为贺新婚时闹新房唱的歌,今按此解说。头两句是起兴,当是诗人所见。《诗经)中关于男女婚事常言及“薪”,如《汉广》“翘翘错薪”;《南山》“析薪如之何”;《东山》“烝在栗薪”;《车舝》“析其柞薪”、《白华》“樵彼桑薪”等皆是。郑玄云:古代娶妻之礼,以昏为期(见《三礼目录》)。因在黄昏后举行婚礼,当然需要燃薪照明,段玉裁说“古以薪蒸为之烛”(《说文解字注》),后来“束薪”遂成为婚姻礼俗之一。

下两章“束刍”、“束楚”同“束薪”。又参星黄昏后始见于东方天空。故知“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两句点明了婚事及婚礼时间。“在天”与下两章“在隅”、“在户”是以三星移动表示时间推移,“隅”指东南角,“在隅”表示“夜久矣”(朱熹《诗集传》),“在户”则指“至夜半”(戴震《毛诗补传》)。三章合起来可知婚礼进行时间——即从黄昏至半夜。

后四句是以玩笑的话来调侃这对新婚夫妇:“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粲者)。子兮子兮,如此良人(粲者)何!”问他或她在这千金一刻的良宵,见着自己的心上人,将是如何亲昵对方,尽情享受这幸福的初婚的欢乐。语言活脱风趣,极富有生活气息。其中特别是“今夕何夕”之问,含蓄而俏皮,表现出由于一时惊喜,竟至忘乎所以,连日子也记不起的极兴奋的心理状态,对后世影响颇大,诗人往往借以表达突如其来的欢愉之情,特别是男女之间的情爱。如《说苑》所载《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杜甫《赠卫八处士》“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杜诗有一首题目就是《今夕行》,诗云“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足见诗圣对这无名诗人创造的诗句何等推崇,乃至一再效法。本诗后四句颇值得玩味,诗人以平淡之语,写常见之事,抒普通之情,却使人感到神情逼真,似乎身临其境,亲见其人,领受到闹新房的欢乐滋味,见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的新娘,以及陶醉于幸福之中几至忘乎所以的新郎。这充分显示了民间诗人的创造力!戴君恩《读诗臆评》说:“淡淡语,却有无限情境。”牛运震《诗志》说:“淡婉缠绵,真有解说不出光景。”都是确有体会的灼见。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