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2 鹊巢


婚礼的包装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方之。
之子于归,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
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喜鹊筑好巢,班鸠来居住。 |  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就居住。
女子要出嫁,百车相迎娶。 |  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来迎她。
                         |                                  
喜鹊筑好巢,班鸠来居住。 |  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占有她。
女子要出嫁,百车相护送。 |  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护送她。
                         |                                  
喜鹊筑好巢,班鸠来居住。 |  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占满它。
女子要出嫁,百车成鸾俦。 |  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迎娶她。

①两:辆。御(yà):迎迓,迎接。②方:占据。③将:送。④成:完成婚礼,指举行礼仪成婚。

这首诗写女子出嫁,可以想象那壮观的场面:满载财物的众多车辆,庞大的迎亲队伍前呼后拥,吹拉弹唱,大红大绿。论规格,显然上了档次。论身份地位,显然不是百姓家中人。

过去的礼仪档次,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人们以财物的多少,来表明身份地位的高低贵贱。在这个意义上,财物、规格就变成了一种符号,财物本身的价值如同说明书,用来说明主人的社会地位。

这种相沿成习的仪式保存到现在,形式虽在,内容却起了变化:礼仪档次的高低,成了拥有金钱多少的说明书。经常可见的情形是,金钱不多,场面不小,形式和内容背离。这大概也是“人心不古”的饿表现之一吧。如今的假冒伪劣产品,不时配上可以乱真的“包装”。“包装”的走红,已到了经常使人疑心的地步:越是堂而皇之的包装,越让人担心到底有几分真实货色。即使是货真价实的饿东西,为了出手,也不得不包装。于是,在包装之下,真假好坏全都一锅煮了。

好在如今相亲结婚已不像过去那样要到洞房之中才能见到新娘的真面目,否则,运用现代化的包装术,上当受骗的不幸者不知会成什么倍数地增加。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