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20 羔裘


对恃权傲物、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卿大夫的不满
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
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
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豹皮袖口羔皮裘,骄横待我几时休。
难道就没别的人,只有你我是故旧?

羔裘袖口饰豹毛,待我恶劣气难消。
难道就没别的人,非要同你相处好?

1、羔裘:《集传》:“羔裘,君纯羔,大夫以羔饰。”   2、祛(区qū):衣袖。《集传》:“祛,袂(妹mèi)也。”   3、居居:即“倨倨”,傲慢貌。《毛传》:“自,用也。居居,怀恶不相亲比之貌。”   4、褎(袖xiù):古体袖字。   5、究究(求qiú):借为“仇仇”,傲慢状。   6、《尔雅·释训》:“居居、究究,恶也。”郝懿行《义疏》:“此居居犹倨倨,不逊之意。……究、居声转为义。”

《毛诗序》说:“《羔裘》,刺时也,晋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从该诗首句“羔裘豹祛”的描写来看,所写的是当时的一位卿大夫。因为只有当时的卿大夫,才能穿这种镶着豹皮的袖口。卿大夫是西周、春秋时国王和诸侯所分封的臣属,在当时常担任重要官职,世代掌握所属都邑的军政大权。在一般情况下,卿的地位较大夫为高,田邑也较大夫为多,并掌握国政和统兵大权,对属下的各级官员均可随意任免。从这首诗的内容看,那个卿大夫非常恃权傲物,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侮慢故旧,故引起了一位故友的不满,那人便写诗讽刺他。

此诗两章,脉络极清楚,每章的前二句极写卿大夫的服饰之威和对故旧的侮慢之态;后二句则通过自问自答,表现了原为友人的那位先生的怨愤不平的情绪,而诗句的语气显得“怨而不怒”,很能体现“温柔敦厚”的诗教。

从结构上来看,此诗显得十分简单,艺术上也没有太多的特色,比较明显的也就是反覆吟咏、反覆唱叹、回环往复的手法。这种手法实际上在《诗经》中已相当普遍,有着民歌民谣的风味,从这也正说明了《诗经》与民歌之间的密切关系。

此外,该诗中所用的设问和作答的形式,在《诗经》中也时而可见。这种修辞方法作为讽刺或表现一种强烈的情绪是很合适的。后人诗歌以至今天的新诗里,也常可见到设问句或一问一答的形式,但其源头我们还不能不追溯到《诗经》中《羔裘》等诗。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