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35 权舆


一个冷落的贵族嗟贫困,想当年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
于嗟乎,不承权舆!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
于嗟乎,不承权舆!
唉!曾住过大屋高房。如今啊这顿愁着那顿粮。
唉唉!比起当初真是不一样!

唉!一顿饭菜四大件。如今啊肚子空空没法填。
唉唉!这般光景怎么比当年!

1、於(乌wū):叹词。乎:语助词。   2、夏屋:大屋。一说夏屋是大俎(祖zǔ),食器。   3、渠渠:亦作“蘧蘧”,高貌。   4、承:继。权舆:本是草木的萌芽,引申为事物的起始。   5、簋(鬼guǐ):食器名。《释文》:“内方外圆曰簋,以盛黍稷。外方内圆曰簠(府fǔ),用贮稻梁,皆容一斗二升。”

《权舆》一诗,通过礼饩今昔薄厚悬殊,刺秦君养士不终。魏源以为“《权舆》诗人其冯谖之流乎”(《诗古微》),所比甚为贴切。《毛诗序》云:“《权舆》,刺康公也。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也。”虽有坐实之弊,亦不为误。

诗两章结构相同,在反覆咏叹中见“低徊无限”(吴闿生《诗义会通》引旧评)之情,感慨秦康公不能礼待贤者。诗首句即以慨叹发语,让听者有“不提倒也罢了,提起两眼泪汪汪”的心理预设,作者以下提及的今昔强烈对比就显得自然而不突兀。过去的日子里大碗吃饭、大碗吃肉,而如今是每顿供应的饭菜都非常简约,几乎到了吃不饱的程度,前后待遇悬殊,让人难以承受。其实,饮食上的一点变化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由此反映出的贤者在国君心目中的位置。赢秦为求霸业,多有好养游士食客之君主(这一点可参见秦李斯所作《谏逐客书》),其中秦穆公便是较为突出的一位。他取由余于戎,获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求丕豹、公孙枝于晋,并且屡败犹用孟明,善马以养勇士,一时间四方游士,望风奔秦。及至穆公死,其子康公立,忘旧弃贤,使游侠之士生活水平急剧下降,诗人在此背景下,唱出这首嗟叹的歌,确实可以证史,“六经皆史”,由此可见。

诗的前后两章虽然相近,但些微变化间显示出歌唱者前后待遇的落差之大,第一章里提及的变化还只是从大碗饭食到每食无余,到第二章里已经从“每食四簋”到“每食不饱”了,于是作者一唱三叹,“于嗟乎!不承权舆”,这嗟叹声中充满了失望和希望:对遭受冷遇的现实的失望和对康公恢复先王礼贤下士之风的希望。从诗中我们无法看到诗作者慨叹之后待遇能否得到改变,但从歌“长铗归来乎,食无鱼”的战国齐孟尝君食客冯谖身上或可看到他的影子。

陈继揆《读诗臆补》云:“秦上首功,简贤弃士。《权舆》一诗,其逐客坑儒之渐欤?楚穆生因礼酒不设而去。唐明皇时,薛令之为东宫诗曰:‘朝日上团圆,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饭涩匙难捥,羹稀箸易宽。’遂去。两贤其得诗人《权舆》之旨者!”他的这番话似乎可以使我们对《权舆》的意义与影响有更深的理解。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