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4 草虫


人有悲欢离合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
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
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
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
我心则夷。
草虫喓喓鸣,阜螽随声跳。  |  草虫喓喓在鸣叫,蚱蜢四处在蹦跳?
不见心上人,心中乱糟糟。  |  久未见到心上人,心中忧愁不安宁?
只要见到他,交欢有浓情,  |  已经见到心上人,终于相遇在这时?
我心就平静。              |  心里安宁不忧愁。               
                          |                                 
爬到南山上,前去采蕨苗。  |  登上高高南山坡,采摘鲜嫩的蕨菜?
不见心上人,心中忧戚戚。  |  没有见到心上人,心中忧愁真难熬?
只要见到他,情意相交接,  |  已经见到心上人,终于相遇在这时?
我心就欢悦。              |  心里喜悦乐陶陶。               
                          |                                 
爬到南山坡,前去采蕨叶。  |  登上高高南山坡,采摘青青的嶶菜?
不见心上人,心中悲切切。  |  没有见到心上人,心中悲伤难言说?
只要见到他,两情同欢乐,  |  已经见到心上人,终于相遇在这时?
我心才平和。              |  心里平静又欣慰。               

①喓喓(yāo):虫鸣声。②趯趯(tì):跳跃。阜螽(zhōng):昆虫。③亦:发语词。止:代词“之”。④觏(gòu):交合。⑤降(hóng):平和。⑥惙惙(chuò):愁苦貌。⑦说(yuè):通“悦”。⑧夷:平。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离别的忧思,相聚的喜悦,以想象为心灵的慰藉,应当是古往今来人世间永恒的主题,也是人生永恒的生存状态,因而为我们提供了可歌可泣的永恒源泉。

小别如新婚,久别盼重逢。长相厮守,日月淡如水;离别重逢,平静中泛起层层波澜。平淡如水,可以长久永恒;波澜起伏,可以激情澎湃。这是不可同日而语、不可相互替代的两种生存状态,但却可以相互补充。

平平淡淡是真实,是踏实,是实在;但平平淡淡又容易枯燥乏味,沉闷琐碎。激情澎湃是浪漫,是热烈,是冲动;但激情澎湃又难以持久,难以稳定,也充满危险。枯燥的平淡和危险的浪漫,形式不同,却一样使人心绪不宁。

尽善尽美的境界,大概只存在于想象之中。二人世界尽善尽美的境界,大概是有分有合,有平淡真实也有激情浪漫,有油盐酱醋锅碗瓢盆的细碎,也有潇洒旷达热情奔放的脱俗。这种境界难于企及,正因为难于企及,也就更显可贵。

难以企及的理想境界存在的价值,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座标,指出了一个方向。这样,即使地域阻隔、两相分离、思念绵绵,即使平淡琐碎、沉闷乏味、充满烟火气息,内心之中便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心中踏实,就不畏道路的坎坷和生活的艰辛。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