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66 天保


为君王祝愿和祈福的诗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
俾尔单厚,何福不除?
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尔,俾尔戬穀。
罄无不宜,受天百禄。
降尔遐福,维日不足。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
如山如阜,如冈如陵,
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为饎,是用孝享。
禴祠烝尝,于公先王。
君曰:卜尔,万寿无疆。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
民之质矣,日用饮食。
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 
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上天保佑你安定,江山稳固又太平。|老天爷保佑,皇权永不移。
给你待遇确宽厚,一切福分都赐尽。|国家能强大,幸福永赐给。
使你得益多又多,没有东西不丰盛。|福气日益多,物产样样齐。
                                |
上天保佑你安定,降你福禄与太平。|老天爷保佑,不断增福禄。
一切称心又如愿,接受天赐数不清。|万事都适宜,接受百种福。
给你远处的福分,唯恐每天缺零星。|大福又大禄,还恐给不足。
                                |
上天保佑你安定,没有事业不振兴。|老天爷保佑,事事都兴旺。
上天恩情如山岭,上天恩情如丘陵,|福象大山多,禄象高岗多,
恩情如潮忽然至,一切增多真幸运。|寿象长江长,永远不变样。
                                |
吉日沐浴备酒食,用它将那上天祭。|清洁设酒浆,祭祖齐献上。
四季祭祀祖庙里,先公先王在一起。|春夏秋冬时,祭我先公王。
神尸说要给你福,江山万代无尽时。|先公王传话,赐你寿无疆。
                                |
神灵受祭降下土,送给君王多福庆。|神灵已光临,送你幸福多。
人民纯朴又善良,有吃有穿真高兴。|朴实无虚伪,吃饱就安心。
天下所有老百姓,受你感化有德行。|贵族或平民,受教感君恩。
                                |
你像上弦月渐满,又像太阳正东升,|上弦月渐明,朝阳常东升。
你像南山寿无穷,江山万年不亏崩。|南山寿命长,永不亏不崩。
你像松柏长茂盛,子子孙孙相传承。|松柏长茂盛,福禄代代承。

①保、尔:《郑笺》:“保,安。”《传疏》:“通篇十‘尔’字,皆指君上也。”②俾:《毛传》:“俾,使。”③单厚:《通释》:“单、厚同义,皆为大也。”④除(处chù):施予。《通释》:“除、余古通用。……余、予古今字,余通为予我之予,即可通为赐予之予。”⑤戬(捡jiǎn)穀:福禄。⑥罄(庆qìng):尽。⑦遐:《郑笺》:“遐,远也。” ⑧蠲(涓juān):涓,清洁。饎(赤chì,又读希xī):亦作“糦”,酒食。⑨享:《毛传》:“享,献也。” 《传疏》:“《尔雅》:”享,孝也。‘是孝亦享也。’⑩禴(越yuè):夏祭。祠:春祭。烝:冬祭。尝:秋祭。⑾吊:至。⑿质:质朴;诚信。⒀为:通“谓”,认为。⒁骞(迁qiān):亏。⒂或:语助,无实义。承:继。《郑笺》:“或之言有也。如松柏之枝叶常茂盛,青青相承,无衰落也。”

《天保》是一首为君王祝愿和祈福的诗。《毛诗序》云:“《天保》,下报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臣能归美以报其上焉。”更具体一些,“此诗乃是召公致政于宣王之时祝贺宣王亲政的诗”(详赵逵夫《论西周末年杰出诗人召伯虎》,见《诗经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诗歌表达了作为宣王的抚养人、老师及臣子的召伯虎在宣王登基之初对新王的热情鼓励及殷切期望,即期望宣王登位后能励精图治,完成中兴大业,重振先祖雄风。实际上,也表达了召伯虎作为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的政治理想。

全诗六章,第一章是说宣王受天命即位,地位稳固长久。语重心长地鼓励说:“天保定尔,亦孔之固”而且“俾尔单厚”。让宣王消除疑虑,树立起建功立业的信心。第二章又祝愿说王即位后,上天将竭尽所能保佑王室:“俾尔戬穀”、“罄无不宜”、“降尔遐福”。使王一切顺遂,赐给王众多的福分,还担心不够(“维日不足”)。第三章祝愿说王即位后,天也要保佑国家百业兴旺。此章中作者连用五个“如”字,极申上天对王的佑护与偏爱。诗从第四章起,先写选择吉利的日子,为王举行祭祀祖先的仪式,以期周之先公先王保佑新王(“吉蠲为饎,是用孝享。……于公先王”);次写祖先受祭而降临,将会带来国泰民安、天下归心的兴国之运(“神之吊矣……日用饮食……,徧为尔德”)。末章又以四“如”字祝颂之,说王将长寿,国将强盛。全诗处处都渗透着对年轻君王的热情鼓励和殷殷期望,以及隐藏着的深沉的爱心。

诗中所反映的祭祀仪式的规模,内容和举行地点均符合先秦时代新君登基之礼:登基前祭天(前三章向天祷告)、择吉祭祖,又在宗庙中举行。《尚书·周书·康王之诰》载在康王登基仪式之后,“太保暨芮伯……再拜稽首曰:‘敢敬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克恤西土。惟新陟王毕协赏罚,戡定厥功,用敷遗后人休。今王敬之哉!’”而《天保》作者也总是说“天保定尔”、“俾尔单厚”之类。亦从天命说起,以期望告诫作终结(“徧为尔德”)。作者的口气、祝愿的方式与大体内容都是与《康王之诰》一致的,其身份也应是太保一类的人无疑。

在表现方法上,作者恰如其分地使用了一些贴切新奇的比喻,“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及“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等,既使得作者对新王的深切期望与美好祝愿得到了细致入微的体现,也使得全诗在语言风格上产生了融热情奔放于深刻含蓄之中的独特效果。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