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68 出车


凯旋将士的乐歌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
自天子所,谓我来矣。
召彼仆夫,谓之载矣。
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
设此旐矣,建彼旄矣。
彼旟旐斯,胡不旆旆?
忧心悄悄,仆夫况瘁。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
出车彭彭,旂旐央央。
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昔我往矣,黍稷方华。
今我来思,雨雪载途。
王事多难,不遑启居。
岂不怀归?畏此简书。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既见君子,我心则降。
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执讯获丑,薄言还归。
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兵车派遣完毕,待命在那牧地。
出自天子所居,让我来到此地。
召集驾车武士,为我驾车前驱。
国家多事多难,战事十万火急。

兵车派遣完毕,集合誓师外郊。
插下龟蛇大旗,树立干旄大纛。
鹰旗龟旗交错,何不招展挥摇?
心忧能否歼敌,士兵行军辛劳。

周王传令南仲,前往朔方筑城。
兵车战马众多,旗帜鲜明缤纷。
周王传令给我,前往朔方筑城。
威仪不凡南仲,扫荡玁狁获胜。

先前我去之时,麦苗青青夏初。
今日凯旋归来,大雪落满路途。
国家多灾多难,闲居那有功夫。
难道我不想家?恐有紧急军书。

草虫咕咕鸣叫,蚱蜢蹦蹦跳跳。
没见想念的人,内心忧思萦绕。
见到想念的人,心中郁闷全消。
威风凛凛南仲,将那西戎打跑。

春日缓行天宇,花木丰茂葱郁。
黄鹂唧唧歌唱,女子采蒿群聚。
押着俘虏审讯,高高兴兴回去。
威风凛凛南仲,玁狁全被驱除。

①我:诗人代南仲自称(本诗中只有第三章的“我”字是代将士妻,其余都属南仲)。牧:远郊放牧之地。②谓:犹“命”或“使”。这两句说周王命我来此。③仆夫:指御者。④维:发语词。棘:急。⑤旐(兆zhào):画龟蛇的旗,见《无羊》注。建:立。旄(毛máo):装在旗竿头的羽毛,这里指装饰着羽毛的旗。⑥旟(雨yǔ):画鸟隼(笋sǔn)的旗,见《无羊》注。斯:语助词。旆旆(佩pèi):动摇,飞扬。⑦悄悄:忧貌,见前《邶风·柏舟》(F-026)。况:甚。瘁:劳。⑧王:指周宣王。南仲:周宣王臣,率师伐玁狁有功。《后汉书·马融传》:“玁狁侵周,周宣王立中兴之功,是以赫赫南仲载在周师焉。”方:地名,即下文的“朔方”,在周王畿(激jī)之北。“城于方”言在朔方筑城。⑨彭彭:众盛。旂(旗qí):龙旗。央央:又作“英英”,鲜明貌。⑩赫赫:显盛貌。玁狁:见《采薇》(Y-007)。襄:除,指解除玁狁入侵的患难。⑾往:指出征时。方华:正开花。⑿来:指伐玁狁后归途中。载:满。途:泥泞。⒀不遑:不暇。启居:见《采薇》(Y-007)。⒁简书:写在竹简上的文书,指周王的命令,下文“薄伐西戎”即简书的内容。⒂喓喓(腰yāo):虫声。草虫:指蝗,或泛指草间之虫。趯趯(惕tì):跳跃。阜螽(终zhōng):蝗类。⒃君子:这里是征夫的眷属称征夫之词。忡忡:不安。“未见……”“既见……”都是想象中的情况。⒄降(古音洪): 悦。以上六句又见《召南·草虫》,写女子念征夫。⒅薄:语助词。西戎:西方戎族。这两句是诗人用自己的口气叙述南仲的军队在归途中又奉命西征。⒆迟迟:言天长。此句又见《豳风·七月》(F-154)。⒇卉(讳huì):草的总名。(21)蘩(繁fán):白蒿。祁祁:众多。此句又见《豳风·七月》(F-154)。(22)执:捕。讯:审问。获:就是杀而献其左耳。丑:指首恶。(马瑞辰《诗经通释》说:“《隶释》有‘执讯获首’之语,盖本三家诗,以丑为首之假借。”)这句说对待俘虏分两类:对于需要问讯取得口供的就拘捕起来;对于罪魁就杀掉并割下左耳。(23)夷:平。最后再把平定玁狁的事重叙一笔以作结束。伐戎只是小小插曲,包括在伐玁狁这一大事之中。

这篇诗称赞了大将南仲带兵抵御玁狁,勤劳王事,克敌有功。诗中描写了将士辛苦转战,不得休息,同时也写了眷属怀念征人。前半气象严肃,后半情调和乐。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因而战争也就很自然地成为诗人们歌咏的对象。《出车》一诗,正是通过对周宣王初年讨伐玁狁胜利的歌咏,满腔热情地颂扬了统帅南仲的英明和赫赫战功,表现了中兴君臣对建功立业的自信心。

和正面描写战争的诗篇所不同的是,《出车》的作者在材料的选择上,紧紧抓住了战前准备和凯旋而归这两个关键性的典型场景,高度概括地把一场历时较长、空间地点的转换较为频繁的战争浓缩在一首短短的诗里。

诗的前三章描写战前准备的情况,在细部刻画上均采用了画面的描绘与心理暗示相叠加的技法。第一章说“我出我车,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谓我来矣”,以“出车”、“到牧”、“传令”、“集合”四个在时空上逼近,时间上极具连贯性的动作,烘托出一个战前紧急动员的氛围。末二句又以“多难”和“棘”二词暗示出主帅和士卒们心理上的凝重和压抑。第二章则以苍穹下林立的“旐”、“旄”、“旂”、“旟”之“旆旆”,写军行至“郊”的凛然气势。末了又以“悄悄”、“况瘁”写在开赴前线的急行军中士兵们焦急紧张的心理。第三章以“出车彭彭、旂旐央央”再叙军容之盛。在正确地部署了战斗的同时,用“赫赫”及“襄”暗示出作者对赢得这场战争的自信。

这里所采用的描写技法,使前三章既有恢宏廓大的郊牧誓师、野外行军之壮观,又有细致入微的人物心理活动,做到了整体与细节、客观与主观的巧妙组合。

诗的后三章跨越了诗歌在叙事空间上的先天不足,略过战争的具体过程,直接描写凯旋归来的情景。在这一部分里诗人避实就虚,颇具戏剧性地运用了类似现代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把读者的注意出人意料地从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中拉向“黍稷方华”的初出征时,进而通过今昔对比(“昔我往矣”、“今我来思”)所产生的时空错位,和从“雨雪载涂”走到“春日迟迟”的漫长归途,引导着读者用想像去填补对战事的漫长与艰苦之认识。家中之人从“未见君子”之“忧心忡忡”到“既见”之喜悦安心的转变,更是施展想像,从另一侧面写出了人们对战事的关注与饱受其苦的心态。最后,很自然地引出对凯旋而归的由衷高兴和对主帅的赞美。从表面看,这种避实就虚的写法似乎是舍本逐末,但由于其中渗透了参战者从忧到喜的深刻而细微的心理变化,而使得这些看似“闲笔”的场景描写成为诗中人物心灵和情感的背景或外化,比正面的描写更感人、更细腻。

此外,诗人显然吸收了民歌成句入诗,语言上有质朴自然之气,意境中具情景交融之美。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