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71 南有嘉鱼


贵族宴会的乐歌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翩翩者鵻,烝然来思。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
南方江汉有好鱼,成群结队水中游。
主人设宴有美酒,贵客畅饮乐无忧。

南方江汉有好鱼,游来游去在水中。
主人设宴有美酒,贵客畅饮乐融融。

南方有树枝儿弯,葫芦藤儿把它缠。
主人设宴有美酒,贵客畅饮乐且安。

翩翩飞来鹁鸪鸟,成群结队集树巅。
主人设宴有美酒,贵宾举杯不断劝。

①烝(蒸zhēng):众。罩:捕鱼工具。罩罩:多貌。②燕:通“宴”,宴饮。③汕:捕鱼工具,抄网。④衎(看kàn):乐。⑤樛(揪jiū)木:向下弯曲的树。⑥甘瓠(沪hù):《集传》:“瓠有甘有苦,甘瓠则可食者也。”累:《毛传》:“累,蔓也。”⑦绥:《郑笺》:“绥,安也。”⑧鵻(锥zhuī):鹁鸪,一种短尾的鸟。⑨又:劝酒。《郑笺》:“又,复也。”

本诗的主旨,毛诗、齐诗都认为是宴饮诗兼有求贤之意,《毛诗序》云:“《南有嘉鱼》,乐与贤也,大平之君子至诚,乐与贤者共之也。”也有人觉得还含有讽谏之意。我们认为,这是一首专叙宾主淳朴真挚之情的宴饮诗。诗意与《鱼丽》略同,正如方玉润《诗经原始》云:“彼专言肴酒之美,此兼叙绸缪之意。”

全诗四章,章四句。前两章均以游鱼起兴,用鱼、水象征宾主之间融洽的关系,宛转地表达出主人的深情厚意,使全诗处于和睦、欢愉的气氛中。两章的开首两句用重章叠唱反覆咏叹,加强这一氛围的形成。“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南有嘉鱼,烝然汕汕”,鱼儿轻轻摆动鳍尾,往来翕忽,怡然自得。我们仿佛看见四面八方的宾客们聚集在厅堂,大排筵宴,席间觥筹交错,笑语盈盈。鱼乐,人亦乐,二者交相感应,一虚一实,宴饮时的欢乐场面与主宾绸缪之情顿现。短短数句,婉曲含蓄,意在言外,回味无穷。

若仅用一种事物来形容宾主无间的感情,读起来不免单调,也不厚重。故诗人在浓浓的酒香中,笔锋一扬,将我们的视线从水中引向陆地,为我们描绘了另一场景:枝叶扶疏的树木上缠绕着青青的葫芦藤,藤上缀满了大大小小的葫芦,风过处,宛如无数只铃铎在颤动。这里的树木象征着主人高贵的地位,端庄的气度;藤蔓紧紧缠绕着高大的树木,颇似亲朋挚友久别重逢后亲密无间、难舍难分的情态。对此良辰美景,又有琼浆佳肴,怎能不使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呢!

第四章作者用了“推镜头”的手法,缓缓地将一群翩飞的鹁鸠送入我们的眼帘,也把我们从神游的境界拉回酒席。你看,佳宾在祥和欢乐的气氛中酒兴愈浓,情致愈高,你斟我饮言笑晏晏。望着那群鹁鸠,听着咕咕的鸣叫声,也许有的客人已开始商量打猎的事情了。这就隐含着宴饮后的射礼。用笔曲折,别具匠心,情寓景中,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宾主之间和乐美好的感情。

诗是从水、陆、空三个角度来描绘宾客们初饮、宴中、酣饮时的形态。起初是营造气氛,随着酒筵的渐进,酒兴渐浓,宾客也渐趋热情奔放,人们的视线也随之渐高。在写作手法上,诗人运用了兴中有比,赋比结合的手法。在章法、句式上,不仅采用重章叠唱的手法,而且在每章诗最末一句添了两个虚词,延长了诗句,便于歌者深情缓唱、抒发感情,同时也使诗看起来不呆板,显得余味不绝。

此外,我们在欣赏这首诗时,应与《鱼丽》、《南山有台》二诗结合起来。这三首诗是同一组宴饮诗;先歌《鱼丽》,赞佳肴之丰盛;次歌《南有嘉鱼》,叙宾主绸缪之情;最后歌《南山有台》,极尽祝颂之能事,敬祝宾客万寿无疆,子孙福泽延绵。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