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73 蓼萧


诸侯对周天子歌功颂德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
既见君子,我心写兮。
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
既见君子,为龙为光。
其德不爽,寿考不忘。

蓼彼萧斯,零露泥泥。
既见君子,孔燕岂弟。
宜兄宜弟,令德寿岂。

蓼彼萧斯,零露浓浓。
既见君子,鞗革忡忡。
和鸾雍雍,万福攸同。
香蒿长得高又长,露落叶上最清凉。
如今有幸见君子,我的心情真舒畅。
举杯饮酒又笑谈,快乐相处喜洋洋。

香蒿长得高又长,露珠晶莹落叶上。
如今有幸见君子,受宠沾荣脸有光。
君子盛德无差失,祝君长寿永无疆。

香蒿长得高又长,露落叶上水沾衣。
如今有幸见君子,心情安详又欢喜。
宜作兄长宜作弟,美德高尚乐无已。

香蒿长得高又长,露落叶上水汪汪。
如今有幸见君子,金饰马勒闪闪亮。
车上铃儿叮当响,福禄聚集你身上。

①蓼(路lù):长且大。《毛传》:“蓼,长大貌。萧,蒿也。”②湑(许xǔ):清澈。《毛传》:“湑湑然,萧上露貌。”③写:倾吐。《郑笺》:“既见君子者,远国之君朝见于天子也。” 《毛传》:“输写其心也。”④燕:《集传》:“燕,谓宴饮。”⑤誉:欢乐。苏辙《诗集传》:“誉、豫通。凡《诗》之誉皆言乐也。”⑥瀼瀼(嚷rǎng):盛貌。⑦龙:宠,荣。《毛传》:“龙,宠也。”《郑笺》:“为宠为光,言天子恩泽光耀被及己也。”⑧忘:王引之《经义述闻》卷五:“亡犹己也。作忘者假借字耳。”⑨泥泥:《毛传》:“泥泥,露濡也。”⑩孔燕:《郑笺》:“孔,甚。燕,安也。”⑾岂弟(凯替kǎitì):和易近人。⑿寿岂:《集传》:“寿岂,寿而且乐也。”⒀鞗(条tiáo)革:皮革所制的缰绳。陈启源《毛诗稽古编》:“鞗革,辔也。以丝曰辔,以革曰鞗。鞗之有余而垂者曰革。……革末以金饰之。”⒁冲冲:垂饰貌。⒂和鸾:《集传》:“和、鸾皆铃也。在轼曰和,在镳曰鸾,皆诸侯车马之饰也。”⒃攸:所。《集传》:“攸,所;同,聚也。”

这是一首典型的祝颂诗,表达了诸侯朝见周天子时的尊崇、歌颂之意。

诗四章,全以萧艾含露起兴。萧艾,一种可供祭祀用的香草,诸侯朝见天子,“有与助祭祀之礼”,故萧艾以喻诸侯。露水,常被用来比喻承受的恩泽。故本诗起兴以含蓄、形象的笔法巧妙地点明了诗旨所在:天子恩及四海,诸侯有幸承宠。如此,也奠定了全诗的情感基调:完全是一副诸侯感恩戴德、极尽颂赞的景仰口吻。

首章写初见天子的情景及感受。“既见君子,我心写兮”,似是日日夜夜,朝思暮盼,今日终遂心愿后的表述。因为在诸侯看来,入朝面君,无疑是巨大的幸事,一个“写”字,形象地描画出诸侯无比兴奋、诚惶诚恐、激动得难以言表的感受。因此,当他们与天子共享宴乐之时,便争相倾吐心中的敬祝之情,完全沉浸在圣洁的朝圣之乐中。

二、三两章进一步描写君臣之谊,分别从诸侯与天子两方面落笔。对诸侯而言,无疑应感谢天子圣宠,“为龙为光”,这当然是“其德不爽”的结果。故最后祝天子“寿考不忘”;对天子而言,则是描写其和乐安祥的圣容及与臣下如兄弟般的深情。可以说抓住了两个最有代表性的方面,恰如其分地刻画出了天子的风仪及修养。这样可亲可爱的天子,怎能不受到臣下的拥戴与崇敬?

末章借写天子离宴时车马的威仪进一步展示天子的不凡气度。看那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听那叮当悦耳的铃声和鸣,威而不滥,乐而不乱,恰恰表明天子不仅能够泽及四海,而且可以威加四夷,因此,他才能够集万福于一身,不愧受命于天的真命天子!

全诗层次分明,抒写有致,章章推展,于叙事中杂以抒情,并带有明显的臣下语气,所以,无论内容或是形式,均体现出雅诗的典型风格。因表现的是诸侯对天子的祝颂之情,未免有些拘谨,有些溢美,比起健康活泼、擅长抒发真情实感的民间风诗来,在艺术与情感上,可取之处便少了许多!

最后顺便说一下,本篇《毛诗序》谓诗旨乃颂天子“泽及四海”,以之为宴远国之君的乐歌,朱熹则以为此乃“燕诸侯之诗”(《诗序辨说》),“诸侯朝于天子,天子与之燕,以示慈惠,故歌此诗”(《诗集传》)。吴闿生《诗义会通》又说:“据词当是诸侯颂美天子之作。”本文取吴闿生说。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