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81 鸿雁


诅咒徭役的诗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之子于征,劬劳于野。
爰及矜人,哀此鳏寡。

鸿雁于飞,集于中泽。
之子于垣,百堵皆作。
虽则劬劳,其究安宅?

鸿雁于飞,哀鸣嗷嗷。
维此哲人,谓我劬劳。
维彼愚人,谓我宣骄。
雁儿飞去了,两翅响沙沙。
那人出门去,郊外做牛马。
都是受苦人,可怜鳏和寡!

雁儿飞去了,落在湖沼里。
那人筑墙去,百丈都筑起。
吃尽辛和苦,哪是安身地?

雁儿飞去了,嗷嗷放悲声。
这些明白人,知我苦难忍。
只有糊涂蛋,说我不安分。

①鸿雁:鸿与雁同物异称,或复称为鸿雁。肃肃:鸟飞时羽声,已见前《唐风·鸨羽》(F-121)篇。《集传》:“大曰鸿,小曰雁。肃肃,羽声也。” ②之子:这些人,指被征服役者。劬(渠qú):过劳。 ③爰:犹“乃”。矜人:可怜人。鳏寡:老而无配偶者。这两句说矜人种包括鳏寡。《集疏》:“矜人,即《吕览·贵因篇》所谓苦民,总谓鳏寡孤独之人。”曾运乾《毛诗说》:“此文倒语,顺文当为‘哀此鳏寡,爰及矜人’,倒文以取韵也。” ④集:群息。中泽:泽中。 ⑤于垣:往筑墙。百堵:一百方丈。《毛传》:“一丈为版,五版为堵。” 王夫之《稗疏》:“国已毁灭,则城郭颓圯(仪yí),百堵之作,其为筑城明矣。” ⑥究:究竟。安宅:何处居住。王夫之《诗广传》:“周之民其欲究安此宅也,不亦难乎?” ⑦哀鸣:后世以“哀鸿”称灾民,本此。 ⑧哲人:智者。 ⑨宣骄:骄傲。王引之《经义述闻》卷五:“宣骄与劬劳相对为文,劬亦劳也,宣亦骄也。”

《鸿雁》一诗的主题,历来看法不一。《毛诗序》云:“美宣王也。万民离散,不安其居,而能劳来还定安集之,至于矜寡,无不得其所焉。”朱熹《诗集传》云:“流民以鸿雁哀鸣自比而作此歌也。”方玉润《诗经原始》云:“使者承命安集流民”,“费尽辛苦,民不能知,颇有烦言,感而作此。”细究诗意,朱熹之说近于诗情。《毛诗序》以为是赞美宣王能安置流民,是因为同《车攻》、《吉日》、《庭燎》等诗排在一起。

这是一首“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现实主义诗作。具有国风民歌的特点。全诗三章,每章均以“鸿雁”起兴,并借以自喻。首章写流民被迫到野外去服劳役,连鳏寡之人也不能幸免,反映了受害者的广泛,揭露了统治者的残酷无情。振翅高飞的大雁勾起了流民颠沛流离无处安身的感叹,感叹中包含着对繁重徭役的深深哀怨。次章承接上章,具体描写流民服劳役筑墙的情景。鸿雁聚集泽中,象征着流民在工地上集体劳作,协同筑起很多堵高墙,然而自己却无安身之地。“虽则劬劳,其究安宅”的发问,道出了流民心中的不平和愤慨。末章写流民悲哀作歌,诉说悲惨的命运,反而遭到那些贵族富人的嘲弄和讥笑。大雁一声声的哀叫引起了流民凄苦的共鸣,他们就情不自禁地唱出了这首歌,表达了心中的怨愤。

这首诗感情深沉,语言质朴,韵调谐畅,虽是一首抒情诗,但又兼有叙事、议论的成份。然而此诗最大的特点是比兴手法的运用,每章开头都以鸿雁起兴,不仅可以引起丰富的联想,而且兼有比义。鸿雁是一种候鸟,秋来南去,春来北迁,这与流民被迫在野外服劳役,四方奔走,居无定处的境况十分相似。鸿雁长途旅行中的鸣叫,声音凄厉,听起来十分悲苦,使人触景生情,平添愁绪。所以以之起兴,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全诗三章根据所述内容的不同,或是兴而比,或是比而兴。一章以鸿雁振羽高飞兴流民远行的劬劳,二章以鸿雁集于泽中,兴流民聚集一处筑墙。这两章都是兴中有比,具有象征意味。第三章以鸿雁哀鸣自比而作此歌,是比中含兴。比兴意蕴的交融渗透,增强了诗歌的形象性和艺术表现力。由于本诗贴切的喻意,以后“哀鸿”、“鸿雁”即成了苦难流民的代名词。

另外,此诗每章所写的具体内容虽各不相同,但却有内在的逻辑联系。首章写出行野外,次章写工地筑墙,末章表述哀怨,内容逐层展开,主题得到了升华。再加上“鸿雁”、“劬劳”等词在诗中反覆出现,形成了重章叠唱的特点,有一唱三叹的韵味。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