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82 庭燎


周王朝会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
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辉。
君子至止,言观其旂。
夜天怎么样啦?还有多一半长,庭前火把辉煌。
公侯们来啦,听到铃声当当。

夜天怎么样啦?黑夜还没有消尽,火把减了光明。
公侯们来啦,听到铃声叮叮。

夜天怎么样啦?曙光渐渐出现,火把正在冒烟。
公侯们来啦,旗子已经看见。

①其(基jī):语尾助词。 ②未央:未尽。一说未央即未中,未半。 ③庭燎:在庭院内点燃的火炬。又叫“大烛”,古人的烛是用麻秸或苇做的。 ④君子:指入朝的卿大夫或诸侯。止:是语尾助词,犹“只”。 ⑤鸾:鸾镳,见《秦风·驷驖》(F-127)。一说鸾即銮,指旂上的众铃。将将(枪qiāng):锵锵,铃声。 ⑥未艾:未已,犹“未央”。 ⑦晣晣(西xī):小明。从上章的“光”见出燃烧正盛,从本章的“晣晣”见出火光渐小。 ⑧哕哕(讳huì):也是铃声。 ⑨鄉(乡的繁体字):是“嚮(向)”的假借。向晨言将到天明的时候。 ⑩煇(熏xūn):烟气。一作“辉”,《集传》:“辉,火气也。天欲明而见其烟光相杂也。” 王夫之《诗译》:“庭燎有辉,乡晨之景莫妙于此。晨色渐明,赤光杂烟而叆叇,但以有煇二字写之。” 叆叇(艾待àidài):形容浓云蔽日。 ⑾旂(旗的异体字):是一种旗子,上绘交龙,有铃。

这是写周王朝会的诗。三章写庭燎从火光照人到只见烟气,写入朝的大臣从鸾声锵锵到旌旂可辨,都见出时间由黑夜到天明的进展。

关于这首诗的主题,《毛诗序》说:“美宣王也。因以箴之。”齐诗、鲁诗也都以为是宣王中年怠政,姜后脱簪以谏,宣王改过而勤于政,因有此诗。郑玄笺云:“诸侯将朝,宣王以夜未央之时问夜早晚。美者,美其能自勤以政事;因以箴者,王有鸡人之官,凡国事为期,则告之以时。”但作者是什么人,各家之说不一。方玉润《诗经原始》以为“王者自警急于视朝”,为宣王所自作。然而方氏未列出充分的理由,故信之者少。按此诗应为宣王所作,根据有三条:第一,诗凡三章,从时间说由深夜渐向天明,而三章中俱言“庭燎之光”,则应是居于朝廷者所作;如系大臣、诸侯所作,则就应按由家赴朝路途景象以时间先后为序加以描写。第二,诗中三言“君子至止”,也是以朝廷为立足点言之。第三,“夜如何其”为王问鸡人(掌报晓的人)之语,“夜未央”为由鸡人所告知道的结果,与《周礼·春官·鸡人》所载礼制一致。所以,以此诗为宣王所作较近诗情。

诗共三章,第一章写夜半之时不安于寝,急于视朝,看到外边已有亮光,知已燃起庭燎;又听到鸾声叮当,知诸侯已有入朝者。说明宣王中兴,政治稳定,百官、内侍皆不敢怠于事,诸侯公卿也谨于君臣大礼,严肃畏敬,及早入朝以待朝会;而宣王勤于政事、体贴臣下、重视朝仪的心情,也无形中见于言外。

第二章时间稍后,但黑夜尚未尽,庭燎之光一片通明,銮铃之声不断,诸侯正陆续来到。朱熹说:“哕哕,近而闻其徐行声有节也。”(《诗集传》)第三章写晨曦已见,天渐向明,庭燎已不显其明亮。朱熹说:“煇,火气也,天欲明而见其烟光相杂也。”(同上)按《说文》:“煇,光也。”段玉裁注:“析言之,则煇、光有别:朝旦为煇,日中为光。”又《礼记·玉藻》:“揖私朝,煇如也;登车则有光。”说清早由家别大夫之时天尚不太亮,至登车时已大亮。则“有煇”指不太亮的光。这一则可与《庄子·逍遥游》中所说“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相证,二则可知火炬即将燃尽,故光不如前之明亮。此时来朝诸侯和天子俱抬头看旂。郑玄笺云:“上二章闻鸾声尔。今夜向明,我见其旂,是朝之时也。朝礼别色始入。”观旂而识别其封爵官位。

昧爽视朝,本为定例,但昏庸之君往往有名无实。宣王勤于朝政,纲纪严肃,上下振作,造成中兴气象,由此诗即可看出。诗中虽未用比兴,也无多形容,但其白描的手法既捕捉到最具特点的情景,也细微地反映出诗人的心理活动和当时心情,实近于天籁。

此诗为唐代贾至《早朝大明官》及杜甫、王维、岑参的和诗所效法。但贾至等人之作主要渲染宫廷的庄严华丽,朝仪的肃穆壮观,君王的尊严神圣及大臣的雍容闲雅,稍嫌铺张堆砌。此诗则着重表现了君王急于早朝的心情和对朝仪、诸侯的关切。“君子至止,言观其旂”,写人写景结合在一起,颇能传神。两类诗都作于乱后新君刚刚即位之时,但就表现而言,《庭燎》较之唐诗更为真挚而简练,让人读后深觉言有尽而意无穷。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