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84 鹤鸣


统治者任用在野的贤人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
他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鹤叫沼泽九曲弯,声音嘹亮传上天。
鱼儿潜藏在深渊,有的游到浅滩前。
我爱那个好林园,园中生长有香檀,还有枣树在下边。
别的山上有美石,可做琢玉金刚钻。

鹤叫沼泽九曲弯,声音嘹亮传上天。
鱼儿游至浅水滩,有的潜藏在深渊。
我爱那个好林园,园中生长有香檀,还有楮树在下边。
别的山上有美石,可做琢玉显璀璨。

1、皋(高gāo):沼泽。《释文》引《韩诗》:“九皋,九折之泽。”   2、声闻于野:《毛传》:“言身隐而名著也。”   3、“鱼潜”二句:《正义》:“以鱼之出没,喻贤者之进退。”   4、萚(拓tuò):落叶。   5、它山:《郑笺》:“它山,喻异国。”   6、错:琢玉用的粗磨石。《说文o厂部》引作“厝(错cuò)”。段玉裁注:“厝石,如今之金刚钻之类,非厉石也。”   7、毂(谷gǔ):《正义》引陆玑疏:“幽州人谓之毂桑,荆扬人谓之毂,中州人谓之楮(楚chǔ)……捣以为纸,谓之毂皮纸。”   8、《传疏》:“诗全篇皆兴也,鹤、鱼、檀、石,皆以喻贤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一富有哲理的成语,最初便出自这 批。然而,全诗并不意在阐释哲理,而是赞颂园林池沼的美丽。

从艺术发展的角度看,从对自然山水的观照赞美,到人造山 水,似乎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演变。自然山水无论怎么美,却难以 M己有。把官室修筑到风光秀美之处固然不错,却又给办事、生 活造成诸多不便。要把自然山水随心所欲地迁移,几乎是不可能 的。或许是为了在住地周围再现自然风光的秀美,或许是出于占 有自然山水之美的私欲,或许是为了显示富有与阔气,或许几种 动机兼而有之,于是便有了模仿自然山水的人造园林。据说,这 玩意儿早在西周就已有了。

无论怎么说,人造园林的出现,大概不会是出于“为艺术而 艺术”一类的高尚动机,并不像某些研究者说得那么“玄”。即使 有这样的东西,也应当是很晚近的事情。

在一个交通尚不发达,人民衣食住行尚成问题,外扰内乱不 问,财力、技术十分有限的时代,要建造大规模的园林景观,完 全可以想见其难度和对人力财力物力的消耗。这样一朵艺术之花, 却原来是生长开放在一块贫瘠的土壤之上。

也许,历史就是这样。主观的动机和最终的结果总是相分离 的,有时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修建金字塔的劳工,大概不会像我 们这样对金字塔顶礼膜拜。建造皇帝园林的能工巧匠,未必会对 自己的作品感到欢欣鼓舞。真是彼一时也,此又一时也。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