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186 白驹


客未去而挽留,客已去而相忆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
絷之维之,以永今朝。
所谓伊人,于焉逍遥?

皎皎白驹,食我场藿。
絷之维之,以永今夕。
所谓伊人,于焉嘉客?

皎皎白驹,贲然来思。
尔公尔侯,逸豫无期?
慎尔优游,勉尔遁思。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
生刍一束,其人如玉。
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
白白的小马儿,吃我场上的青苗。
拴起它拴起它啊,延长欢乐的今朝。
那个人那个人啊,来到这儿寻乐。

白白的小马儿,吃我场上的豆茎。
拴起它拴起它啊,延长今晚的良辰。
那个人那个人啊,我家尊贵的客人。

白白的小马儿,把光辉带到此地。
高贵的客人!此地十分安逸。
好好儿乐一乐吧,甭打走的主意。

白白的小马儿,回到山谷去了。
咀嚼着一捆青草。那人儿啊玉一般美好。
别忘了给我捎个信啊,别有疏远我的心啊!

1、场:圃。参看《豳风o七月》篇注49.   2、絷(直zhí):绊马两足。维:用绳一头系马勒一头系在树木楹柱等物上。《集传》:“絷,绊其足。维,系其靷(引yǐn)也。”   3、永:长。这句是留客之词,言多留一刻,这欢乐的早晨就多延长一刻。下章“以永今夕”仿此。   4、谓:这里训“勤”,就是望或念的意思。“伊人”,此人,指白驹的主人。   5、焉:此。逍遥:闲散自在貌。这句是说伊人在此游息。   6、藿(霍huò):初生的豆。上章的“苗”就是指豆苗。   7、于焉嘉客:这句说在我处做好客人。   8、贲(奔bēn):饰。贲然:是光彩貌。   9、尔公尔侯:指“伊人”。   10、逸豫:安乐。期:读为“綦(其qí)”,极。以上二句是说客人在这里可得到极大的安乐。   11、慎:重。优游:犹“逍遥”。   12、勉:抑止之词。遁:迁。以上二句对客人说:你重视这一番优游罢,且别作离去的打算。   13、空谷:《文选》李善注引《韩诗》作“穹谷”,即深谷。以上二句言白驹离此归去正走在深谷之中。   14、生刍:青草,用来喂白驹。   15、其人:指白驹的主人。如玉:言其有美德。   16、毋金玉尔音:这句对“其人”说,别太珍惜你的音信像珍惜金玉似的。   17、遐:远。遐心:是说疏远之心。最后两句是希望其人勿断绝音信。

《白驹》一诗,《毛诗序》以为是大夫刺宣王不能留用贤者于朝廷。从诗本身看不出有这一层意思。朱熹《诗集传》说:“为此诗者,以贤者之去而不可留。”出语较有回旋之余地。明清以后,有人认为殷人尚白,大夫乘白驹,为武王饯送箕子之诗;有人认为是王者欲留贤者不得,因而放归山林所赐之诗。然而汉魏时期,蔡邕《琴操》就说:“《白驹》者,失朋友之所作也。”曹植《释思赋》也有:“彼朋友之离别,犹求思乎白驹”之句。显然蔡、曹二人都认为这是一首有关朋友离别的诗。今人余冠英《诗经选》以为是留客惜别的诗,其说上承蔡、曹,较合诗意。

全诗四章分为两个层次。前三章为第一层,写客人未去主人挽留。古代留客的方式多种多样。《汉书·陈遵传》载有“投辖于井”的方式,当客人要走的时候,主人将客人车上的辖投于井中,使车不能行走,借此把客人留住。本诗描写的主人则是想方设法地把客人骑的马拴住,留马是为了留人,希望客人能在他家多逍遥一段时间,以延长欢乐时光,字里行间流露了主人殷勤好客的热情和真诚。主人不仅苦心挽留客人,而且还劝他谨慎考虑出游,放弃隐遁山林、独善其身、享乐避世的念头。在第三章里诗人采用间接描写的方法,对客人的形象作了刻画。客人的才能可以为公为侯,但生逢乱世,既不能匡辅朝廷又不肯依违,只好隐居山林。末章为第二层,写客人已去而相忆。主人再三挽留客人,得不到允诺,给主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于是就希望客人能再回来,并和他保持音讯联系,不可因隐居就疏远了朋友。惜别和眷眷思念都溢于言表。

由上文所述可知,本诗形象鲜明,栩栩如生,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刻画人物手法灵活多变,直接描写和间接描写交相使用,值得玩味。孙鑛评曰:“写依依不忍舍之意,温然可念,风致最有余。”(陈子展《诗经直解》引)诚然。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