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00 巷伯


遭人谗毁,发泄怨愤
萋兮斐兮,成是贝锦。
彼谮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
彼谮人者,谁适与谋。

缉缉翩翩,谋欲谮人。
慎尔言也,谓尔不信。

捷捷幡幡,谋欲谮言。
岂不尔受?既其女迁。

骄人好好,劳人草草。
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

彼谮人者,谁适与谋?
取彼谮人,投畀豺虎。
豺虎不食,投畀有北。
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杨园之道,猗于亩丘。
寺人孟子,作为此诗。
凡百君子,敬而听之。
彩丝亮啊花线明啊,织成贝纹锦。
那个造谣的害人精,实在太狠心!

张开嘴啊,咧开唇啊,成了簸箕星。
那个造谣的害人精,谁是他的智多星?

嘁嘁喳喳鬼话灵,一心要挖陷人阱。
劝你说话加小心,有一天没人再相信。

花言巧语舌头长,千方百计来编诳。
并不是没有人上当,只怕你自己要遭殃。

骄横人得意忘了形,劳苦人忧愁长在心。
苍天你把眼儿睁!看看那些骄横人,可怜这些劳苦人!

那个造谣的坏东西,是谁给他出主意?
捉住那个造谣的,扔给虎狼去充饥。
虎狼不肯咽,把他撵到北极圈。
北极不肯要,送给老天去发落。

一条大路通杨园,路在亩丘丘上边。
我是阉人叫孟子,这支歌儿是我编。
诸位君子赏个脸,认真听我唱一遍。

1、萋:“緀”的假借字。“緀”、“斐”都是文采相错的样子。   2、贝锦:织成贝纹的锦。古人珍视贝壳,所以用为锦上的图案。以上二句是说谗人诬陷别人用许多迷惑人的言语,好像组织好看的文采以成美锦似的。   3、谮(谮zèn)人:谗害别人的人。   4、大甚:犹言“过分”。   5、哆(耻chǐ):张口。侈(耻chǐ):大。   6、南箕:星名,即箕宿。箕宿四星,连起来成梯形,也就是簸箕形。距离较远的两星之间就是箕口。上句“哆”、“侈”言箕口张大。古人认为箕星主口舌,所以用来比谗者。   7、適(敌dí):专主。与:助。以上二句意谓谮者害人太甚,或有助谋的人,但不知谁是其中主要的。   8、缉:本字是“咠(弃qì)”,附耳私语。翩翩:是“谝谝(骈pián)”的假借,谝是巧佞之言。缉缉是说言语之密,翩翩是说言语之巧。   9、以上二句是警告谗者:你说话谨慎些罢,听者会发现你是不可信的。   10、捷捷:犹“缉缉”。幡幡(番fān):犹“翩翩”。   11、既:犹言“既而”,就是不多时。以上二句就听谗的人说,言听谗者虽接受你的意见,而加害别人,转眼间就将移用于你的身上了。   12、骄人:指谗者。谗者因谗言被君主听从而跋扈,所以为骄人。好好:喜悦。   13、劳人:犹“忧人”,指被谗者。草草:是“慅慅(骚sāo)”的假借,忧貌。   14、视:犹“察”。言察其罪。   15、矜(今jīn):哀怜。   16、畀(必bì):与。   17、有北:北方极寒无人之境。   18、有昊:昊天。犹言“彼苍”。以上六句言必须置那谮人于死地,使昊天制其罪。   19、杨园:种植杨木的园。一说是园名。   20、猗(倚yǐ):加。亩丘:有垄界像田亩的丘。一说是丘名。以上二句言亩丘之上有杨园之道。诗人徘徊在这条道上,吟成这篇诗。   21、寺人:阉官,是天子侍御之臣。篇题《巷伯》也就是寺人的意思。“孟子”是这寺人的表字,就是这诗的作者。诗人将自己的名字放在篇末,和《节南山》相同。   22、凡百君子:指执政者。

这是一首怒斥造谣诬陷者的诗。《毛诗序》云:“《巷伯》,刺幽王也,寺人伤于谗,故作是诗也。巷伯,奄官兮(也)。”诗题中的“巷”字,指宫中小道。“巷伯”即“寺人”、宦官,也就是诗作者本人。这位孟子,显然是一位遭受过政治诬陷而蒙冤受屈的人,在诗中他是把自己摆了进去的。

造谣之所以有效,乃在于谣言总是披着一层美丽的外衣。恰如英国思想家培根所说:“诗人们把谣言描写成了一个怪物。他们形容它的时候,其措辞一部分是美秀而文雅,一部分是严肃而深沉的。他们说,你看它有多少羽毛;羽毛下有多少只眼睛;它有多少条舌头,多少种声音;它能竖起多少只耳朵来!”古人称造谣诬陷别人为“罗织罪名”,何谓“罗织”?本诗一开始说:“萋兮斐兮,成是贝锦”,就是“罗织”二字最形象的说明。花言巧语,织成的这张贝纹的罗锦,是多么容易迷惑人啊,特别是对不长脑壳的国君!

造谣之可怕,还在于它是背后的动作,是暗箭伤人。当事人无法及时知道,当然也无法一一辩驳。待其知道,为时已晚。诗中二、三、四章,对造谣者的摇唇鼓舌,嘁嘁喳喳,上窜下跳,左右舆论的丑恶嘴脸,作了极形象的勾勒,说他们“哆兮侈兮,成是南箕”、“缉缉翩翩,谋欲谮人”、“捷捷幡幡,谋欲谮言”。作者对之极表愤慨:“彼谮人者,谁适与谋?”正告他们道:“慎尔言也,谓尔不信!”“岂不尔受?既其女迁!”

造谣之可恨,在于以口舌杀人,杀了人还不犯死罪。作为受害者的诗人,为此对那些谮人发出强烈的诅咒,祈求上苍对他们进行正义的惩罚。诗人不仅投以憎恨,而且投以极大的厌恶:“取彼谮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正是所谓“愤怒出诗人”。有人将它与俄国诗人莱蒙托夫《逃亡者》一诗中鄙夷叛徒的诗句比较:“野兽不啃他的骨头,雨水也不洗他的创伤”,认为它们都是写天怒人怨,物我同憎的绝妙好辞,都是对那些罪大恶极,不可救药者的无情鞭挞,都是快心露骨之语,甚是。

在诗的结尾处,郑而重之地留下了作诗人的名字,从而使这首诗成为《诗经》中少数有主名的作品之一。这个作法表明,此诗原有极为痛切的本事,是有感而发之作。它应该有一个较详的序文,自叙作者遭遇,然后缀以此诗,自抒激愤之情,可以题为“巷伯诗并序”或“巷伯序并诗”的。也许是后来的选诗者删去或丢失了这序文,仅剩下了抒情的即诗的部分。

作者孟子,很可能是一位因遭受谗言获罪,受了宫刑,作了宦官,与西汉大史学家司马迁异代同悲的正直人士。东汉班固就曾在《司马迁传赞》里称惨遭宫刑的司马迁是“《小雅·巷伯》之伦”。他或许也感受过与司马迁同样的心情:“祸莫惨于欲利,悲莫痛于伤心,行莫丑于辱先,诟莫大于官刑。刑馀之人,无所比数,非一也,所从来远矣。”(《报任少卿书》)无怪乎他是如此痛心疾首,无怪乎诗中对诬陷者是如此切齿愤恨,也无怪乎此诗能引起世世代代蒙冤受屈者极为强烈的共鸣!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