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诗经》203 大东


困于赋役,怨刺周室
有饛簋飧, 有捄棘匕。
周道如砥, 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 小人所视。
眷言顾之, 潸焉出涕。

小东大东, 杼柚其空。
纠纠葛屦, 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 行彼周行。
既往既来, 使我心疚。

有冽氿泉, 无浸获薪。
契契寤叹, 哀我惮人。
薪是获薪, 尚可载也。
哀我惮人, 亦可息也。

东人之子, 职劳不来。
西人之子, 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 熊罴是裘。
私人之子, 百僚是试。

或以其酒, 不以其浆。
鞙鞙佩璲, 不以其长。
维天有汉, 监亦有光。
跂彼织女, 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 不成报章。
彼牵牛,  不以服箱。
东有启明, 西有长庚。
有捄天毕, 载施之行。

维南有箕, 不可以簸扬。
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
维南有箕, 载翕其舌。
维北有斗, 西柄之揭。
饭盒儿装得慢慢,饭匙儿长柄弯弯。
大路好像磨平,直得好像箭杆。
贵人们来来往往,小百姓瞪着两眼。
回转头看了再看,忍不住双泪涟涟。

远近的东方之邦,织机上搜刮精光。
葛布鞋丝带缠绑,穿起来不怕寒霜。
漂亮的公子哥儿,大路上来来往往。
来了去去了又来,真教我看着心伤。

旁流的泉水清冷,别浸着割下的柴薪。
为什么苦苦长叹,可怜我疲劳的人。
谁要用这些薪柴,还得拿车儿装载。
可怜我疲劳的人,休息难道不该。

东方的子弟,穷苦没人慰问。
西方的子弟,衣服鲜亮照人。
船户的子弟,身穿熊皮轻暖。
家奴的子弟,都来当吏当官。

有人不少喝酒,有人喝浆不得。
有人佩着宝玉,有人杂佩也没。
天上有条银河,照人有光无影。
织女分开两脚,一天七次行进。

虽说七次行进,织布不能成纹。
牵牛星儿闪亮,拉车可是不成。
启明星在东方,长庚星在西方。
天毕星柄儿弯长,倒把它张在路上。

南边有座箕星,不能拿来簸糠。
北边有座斗星,不能拿来舀酒浆。
南边的箕星,舌头不能伸长。
北边的斗星,柄儿举向西方。

1、饛(蒙méng):食物满器之貌。簋(鬼guǐ):古读如“九”,盛食品的器具,圆筒形。见《小雅·伐木》篇。飧(孙sūn):犹“食”   2、捄(求qiú):通作“觩”,角上曲而长之貌,形容匕柄的形状。匕是饭匙或羹匙。以上二句是说周人饮食丰足。   3、周道:大道或官路。见《桧风·匪风》篇。砥(抵dǐ):磨刀石,磨物使平也叫砥。如砥:言其平。   4、君子、小人:指贵族与平民。来往于周道的多是有公务的“君子”,他门的行动被“小人”所注视。   5、睠(眷juàn):“眷”的异体字。回顾之貌。   6、潸(衫shān):涕下貌。东方的贡赋就是由这平直大道输送给周人,所以望之生悲。   7、小东大东:“东”指东方之国,远为大,近为小。   8、杼柚(柱逐zhùzhú):是织机上的两个部分。杼持纬线,柚受经线。“杼柚其空”是说所有丝布被周室搜刮将尽。   9、纠纠葛屦(句jù),可以履霜:此二句见《魏风·葛屦》篇。   10、佻佻(条tiáo):《释文》引《韩诗》作“嬥嬥(挑tiǎo)”,美好。   11、周行:即周道。   12、疚:病痛。那去了又来的佻佻公子就是来收刮贡赋的人,所以使诗人“心疚”。   13、冽(列liè):寒。氿(轨guǐ):从旁出,流道狭长的泉叫做“氿泉”。   14、获薪:已割的柴草。以上二句言获薪不能让水浸湿,浸了就要腐烂,比喻困苦的东人不堪再受摧残。   15、契契:忧苦。   16、惮(但dàn):亦作“瘅(但dàn)”。惮人:疲劳的人。   17、薪是获薪:上“薪”字是动词,言用来供炊。连下文就是说若要把获薪当薪来使用,还可以用车子载往别处,以免继续被水浸。对疲劳的东人也该让他息一息,否则就不堪役使了。   18、职:专任。来:读为“勑(赖lài)”,慰勉。以上二句是说东方诸国的人专担任劳苦的事而得不着劳(烙lào)勑(劳勑:慰勉)。   19、西人:指周人。   20、舟人:犹“舟子”。   21、裘:古读如“期”。这句是说以熊罴的皮为衣,即所谓粲粲衣服。(《庄子》以“丰狐”、“文罴”并提,熊罴之裘似与狐裘同样珍贵。)   22、私人:私家仆隶之类。(舟人、私人,当时或许有所指。)   23、僚:又作“寮”,官。试:用。以上四句是说西人之中某些社会地位地下的人也有丰富的物质享受或有一定的权力。相形之下更见得东人之苦。   24、以:用。“或”字贯四句。   25、浆:薄酒。以上二句是说有人用酒,有人连浆也不能用。这是将西人和东人相比,下二句仿此。   26、鞙鞙(捐juān):《尔雅》作“琄琄(眩xuàn,又读捐juān)”,玉圆貌。璲(遂suì):“瑞”字的假借,宝玉。   27、长:是说杂佩的长。杂佩虽长而有珩(横héng)、璜、琚(居jū)、瑀(雨yǔ)都是小玉,不足宝贵。西人崇尚奢侈,所以不用普通的长佩只用琄琄的宝玉。而东人连普通的长佩都不得佩。   28、汉:云汉,就是天河。   29、监:鉴。镜子叫做“鉴”,以镜照形也叫做“鉴”。古人以水为鉴。以上二句是说天河鉴人只有光,不见影。   30、跂(齐qí):歧。织女三星,下二星像两足分歧。   31、襄:驾。七驾言移动位置七次。一日七辰,每辰移动一次,因而称为“七襄”。(一昼夜分为十二辰,通常以自卯时到酉时为昼,共七辰。)   32、报:复,就是往来的意思。织时要将纬线一来一去,然后成纹。织女空有织名,不能反复,所以无成。   33、睆(缓huǎn):明貌。牵牛:星名,俗称扁担星。   34、服:驾。箱:指车箱(车内容物之处)。以上二句是说这星名为牵牛而不能用来驾车。《文选·思玄赋》李善注引作“不可以服箱”。   35、启明、长庚:同是金星的异名,朝在东方,叫做“启明”,晚在西方,叫做“长庚”。   36、毕:星名。共八星,形状像田猎时所用的毕网(有柄的网)。捄:形容毕星的柄。   37、施(易yì):犹“张”。行:路。毕是手持掩兔的小网,拿来张在路上,当然更不会有实用。   38、箕:星名,见《小雅·巷伯》篇“南箕”条注。簸:扬米去糠。以上二句是说箕星徒然叫做“箕”,不能拿来簸糠。   39、斗:南斗星。南斗六星聚成斗形。当它和箕星同在南方的时候,箕在南,斗在北。   40、挹(易yì):用勺酌水。斗本来是挹取液体的器具,既不能挹酒浆,也是空有斗之名。   41、翕(吸xī):读为“歙”,缩。箕星的形状口大而底短缩,这样的箕本不能簸扬。   42、揭:高举。南斗的柄常指西而高举。用斗挹酒必须将柄持平,柄高则斗倾侧面而酒外泻。诗人指出斗柄的方向或许又有暗示授柄西人,向东方挹取的意思。《集传》:“斗西揭其柄,反若有所挹取于东。”

《大东》是周代东方诸侯小国怨刺西周王室诛求无已、劳役不息的诗。《毛序》认为谭国大夫所作,或有所据。从诗的内容看来,作者可能是一位精通星卜的文人。他过去原是东方的贵族,后来遭受西周王室的强迫劳动和残酷搜刮,实质上已沦为西人的奴隶。因此,他较一般劳动人民更富有文化知识。由于地位的转变,他思想感情也随着转变了;借着歌唱来揭露、批判统治者的罪恶,提出沉痛的控诉,发泄其怨愤之情。

诗中鲜明地塑造了两个形象:一个是残酷、贪婪、骄奢的西人剥削者形象,一个是被榨取、被奴役、被压迫得透不过气来、对西人满怀仇恨的东人形象。诗通过这两个典型形象的刻画,深刻地反映了君子与小人两个阶级的对立。首先以西周通往东国的那条公路为线索,写出他们的对立形象。周人是通此公路剥削致富的,“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来”,十分得意。而东人视此公路,就会“潸然出涕”,“使我心疚”;因为弄得他们“杼柚其空”,冷天还要穿着夏天的破麻鞋劳动,财力俱困。这些都和这条公路分不开的。诗人运用排偶的句子,对比的手法,展示了一幅贫富悬殊、苦乐不均的生活图画:一方面是“西人之子,灿灿衣服”,“舟(郑笺:当作周。声相近也。)人之子,熊罴是裘(郑笺:裘,当作求。)”。吃好酒,佩宝玉,骄奢淫佚,纵情享乐。而另一方面是“东人之子,职劳不来”,“私人(家庭奴隶)之子,百僚(百仆)是试”。吃不上薄酒,挂不上杂佩。什么事都要做,得不到丝毫的慰抚和利益。这幅对比图,不但反映了宗主国与诸侯小国的矛盾,也反映了统治者与人民的矛盾。据后人考证,《大东》的写作年代,当在周幽王时。幽王是西周末的昏君,信奸邪,宠褒姒,增赋税,重刑罚。且霸占贵族的田地和人民,《瞻仰》诗人讽刺地说:“人(指贵族)有土田,女(同汝,指幽王)反有(侵占)之;人有民人,女复收之。”幽王的亲信皇父,上行下效,照章办理,掠夺同事的房屋田产,强迫他劳动。《十月之交》诗人怨恨地说:“抑此皇父,岂曰不时?胡为我作(郑笺:汝何为役作我?),不即我谋?彻我墙屋,田卒(尽)污莱。曰予不戕,礼则然矣(郑笺:下供上役,其道当然。言文过也。)。”可见《大东》一诗所反映的贵族破产,被王朝当牛马般使用的情况,结合《诗经》中贵族讽刺诗看来,是具有普遍性的。不过,他比《瞻仰》、《十月之交》诗人所抒写的现实生活,更具体更深刻罢了。

《诗经》中的赋、比、兴表现手法,这首诗都用到了。兴是启发,是诗人即事起兴,触景生情的歌唱,它的地位多居章首,故亦名发端。兴主要起着塑造诗中中心人物形象和突出诗的主题作用。诗第一章开首两句“有饛簋飧,有捄棘匕”,《说文》:“饛,盛器满貌。”有饛,即饛簋,满满的意思。簋(guǐ)是古代贵族盛黍稷的碗。有捄(qiú)即捄捸,弯弯。棘匕,是红木制的匙子。这些食具,都是当时贵族用的。诗人看见家中的故物,联想到今日降为“小人”后生活的痛苦,不免伤心流泪。陈奂称它为“陈古而言今”的兴法。巧妙地塑造了诗人“今不如昔”的感伤情绪,贯串着本诗的主要内容;也反映了他原是一位贵族的身份。“如砥”与“如矢”是比。比是比喻,它在诗篇中仅联系局部,在一句或两句中起作用。如《卫风·硕人》,诗人用“肤如凝脂”比女子的皮肤。诗人看见女子皮肤的洁白,就用过去认为洁白凝冻的猪油来比拟他,这个用来作比的东西,仅仅联系句中被比的东西。如砥、如矢,也是如此。所不同者,诗人以具体的砥、矢比喻描绘“周道”的抽象的平直,使它形象化了。章末四句是赋,赋是铺叙,是直述法,诗人将本事或思想感情,平铺直叙地表达出来。“履”和“视”二字,透露了君子与小人对这条公路的两种不同的观感。诗人看看昔时的碗匙,看看今日的公路,不禁“潸然泪下”。此景此情,物我交融;千载之下,沁人心脾!第三章诗人以获薪不能让水浸湿,比喻东人不堪再受摧残。刚砍下的柴棍,还可用车子装载使用,比喻劳苦的东人也可以让他休息使用。以“获薪”和“惮人”(劳人)对比,以见人不如物,这是多么沉痛的呼声!从第五章后四句起至末,是诗人仰观天象,触景摅情之作。这些天汉、织女、牵牛、长庚、天毕、北斗、南箕等形象,都是比喻象征西周剥削者的,是诗人思想感情和艺术手法的统一体,所以兴中有比,比中有赋。除这里所列举者外,其余都是赋,赋中有对比,知二章和四章。这种赋、比、兴的错综运用,使形象更鲜明,诗的思想意义更深刻。说明诗人对这些手法的运用,已经是得心应手,非常熟练了。

方玉润《诗经原始》说:“诗本咏政赋烦重,人民劳苦。入后忽历数天星,豪纵无羁,几不可解。”其实,诗前半段的创作方法主要是现实主义的,后半段的创作方法是浪漫主义的,不过诗人不自觉罢了。当他面对社会上人压迫人的不合理现实而仰观星象的时候,不禁有感于怀,展开了幻想的翅膀,把自己的怨愤诅咒之情,移加到繁星上去,更进一步地刻画出有名而无实用的贪婪的吸血者的形象。天汉闪闪发光,但照不到人影,不能起水镜的作用。东方的启明,西方的长庚,有助日之名,而无实光。我们被周人搜括得“杼柚其空”,一天更位七次的织女,也看不到有丝毫劳动产品做出来。牵牛不能供我驾车之用,毕星不能助我猎兔之劳。形状象簸箕的箕星,能供我簸扬糠粃吗?形状象斗的北斗,能供我舀酒浆吗?它们高高在上,都不能解除东方人们所受的痛苦。所有这一切天上的繁星,都变成了地上剥削者的投影,是象征拟人的,幻想式的,浪漫主义的,但有作者深厚的现实生活的基础。不仅如此,这些星象,简直是嗜血成性的吃人者的形象。作者仔细观察,感到箕星拖着它的舌头,好象张嘴要吃人;斗星则高举其柄,好象要不断榨取东人的血汗。诗人骂到这里,那种惊弓之鸟似的内心活动,使歌唱戛然而止。引导读者进入“环譬以托讽”的艺术境界,真是言有尽而意无穷,耐人寻味。所以我们说:《大东》这首诗,已经含有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的因素。

《大东》诗人头脑清新,眼光敏锐,善于观察客观事物,看出了当时社会上君子与小人、东人和西人的阶级压迫与生活悬殊,从描写社会上一个侧面现象看到它的本质。这对二千五百年前西周时代的旧贵族来说,确实是难能可贵的。但是,他的性格,仍旧带有贵族软弱的气息,心忧爱哭。他又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知识分子,能够选择诗歌的艺术形式,发泄胸中郁积的不平。熟练地运用赋、比、兴的表现手法和丰富准确的语言,倾诉疾恶如仇的情绪。不自觉地运用两结合的创作方法,抒写“思与景偕”富于艺术魅力的不朽诗篇。其悲凉慷慨之音,使千载之下的人们深受感动,作为自己写作的典范。有人说,后世李白歌行,杜甫长篇,悉脱胎于此。其实,战国时期伟大诗人屈原的作品,早已闪烁着两结合创作方法的光芒,可见《大东》对后世诗坛影响的深远了。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