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13 瞻彼洛矣


周王会诸侯于东都,戎服讲武,保卫家邦
瞻彼洛矣,维水泱泱。
君子至止,福禄如茨。
韎韐有奭,以作六师。

瞻彼洛矣,维水泱泱。
君子至止,鞸琫有珌。
君子万年,保其家室。

瞻彼洛矣,维水泱泱。
君子至止,福禄既同。
君子万年,保其家邦。
看看那条洛水河,汪洋一片真宽广。
君王大驾已光临,福如屋盖多无量。
熟皮蔽膝赤又黄,六军振作练武忙。

看看那条洛水河,汪洋一片真宽广。
君王大驾已光临,刀鞘玉饰真漂亮。
君子寿命万年长,永保室家得安康。

看看那条洛水河,汪洋一片真宽广。
君王大驾已光临,福禄齐备世无双。
君子寿命万年长,永保家富国更强。

1、泱泱:水深广貌。《集传》:“洛,水名,在东都,会诸侯之处也。泱泱,深广也。”   2、君子:《集传》:“君子,指天子也。”   3、茨(次cì):草屋顶,喻多。《郑笺》:“茨,屋盖也。如屋盖,喻多也。”   4、韎韐(魅阁mèigé):红色皮制蔽膝。奭(事shì):赤色。   5、作六师:《集传》:“作,犹起也。六师,六军也,天子六军。”   6、鞸琫(比绷bǐběng):有纹饰的刀鞘。珌(必bì):刀鞘下饰。   7、同:会集。《集传》:“同,犹聚也。”

《小雅·瞻彼洛矣》这首诗的主旨,《毛诗序》以为“刺幽王也,思古明王能爵命诸侯,赏善罚恶也。”今按:此诗并无刺意,亦无“赏善罚恶”之义,毛说不通。朱熹《诗集传》则就诗义论诗,以为“此天子会诸侯于东都以讲武事,而诸侯美天子之诗,天子御戎服而起六师也。”朱说能得诗旨,今从之。

全诗三章,用赋体写成,但亦含比义。诸侯既临此会,赞美天子能整军经武,保卫邦家,使周室有中兴气象。疑此诗为周宣王时代之诗。宣王曾用方叔、召虎、仲山甫、尹吉甫等,北伐玁狁,南征荆蛮、淮夷、徐戎,诸侯听命,武功甚盛。可见平时必以讲武为务,在其会诸侯于东都讲武之际,诗人以诗美之。

首章起笔雍容大方,“瞻彼洛矣,维水泱泱”,两句点明天子会诸侯讲武的地点,乃在周的东都——洛阳(洛阳因在洛水之阳而得名)。且以洛水之既深且广,暗喻天子睿智圣明,亦如洛水之长流,深广有度。接着以“君子至止,福禄如茨”两句,表明天子之莅临洛水,会合诸侯,讲习武事,乃天子勤于大政的表现。昔人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见《左传·成公十三年》),天子能亲临戎政,御军服以起六师,故能“福禄如茨”(“如茨”言其众多),使天下皆受其赐。此章后两句“韎韐有奭,以作六师”,补足前意,“韎韐”为皮革制成的军事之服,意如今之皮蔽膝。“以作六师”,犹言发动六军讲习武事。明示天子此会的目的,在于习武练兵。故天子亲御戎服,以示其隆重。

二章旨在加深赞美。起二句同首章。“君子至止,鞸琫有珌”,鞸为剑鞘,琫珌分指剑鞘上下端之玉饰,表明天子讲武视师时,军容整肃,天子亲佩宝剑,剑鞘也装饰得非常堂皇,威仪崇隆。故而诗人以“君子万年,保其家室”,作欢呼性的赞颂。

三章句型,基本上与二章相同,但意义有别。“君子至止,福禄既同”两句,既与首章之“福禄如茨”相应,兼以示天子在讲武检阅六师之后,赏赐有加,使与会的诸侯及军旅,皆能得到鼓励,众心归向,一片欢欣,紧接着在“君子万年,保其家邦”的欢呼声中,结束全诗。而“保其家邦”的意义,较之前章的“保其家室”,更进一层,深刻地表明此次讲习武事的主要目的。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