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16 鸳鸯


贵族新婚,长保福禄
鸳鸯于飞,毕之罗之。
君子万年,福禄宜之。

鸳鸯在梁,戢其左翼。
君子万年,

宜其遐福。乘马在厩,
摧之秣之。
君子万年,福禄艾之。

乘马在厩,秣之摧之。
君子万年,福禄绥之。
鸳鸯鸟儿双双飞,捕它用网又用毕。
祝贺君子寿万年,安享福禄永相宜。

鸳鸯双双在鱼梁,嘴巴插进左翅膀。
祝贺君子寿万年,安享福禄永不亡。

四匹马儿在马房,又喂草料又喂粮。
祝贺君子寿万年,助你福禄长安享。

四匹马儿拴马槽,又喂粮食又喂草。
祝贺君子寿万年,安享福禄永远好。

1、毕:罗网。《集传》:“毕,小网长柄也。罗,网也。”   2、福禄宜之:《通释》:“福禄宜之,犹言福禄绥之,宜、绥皆安也。”   3、戢(及jí):收敛。《释文》:“戢,《韩诗》云:”捷也。‘捷其噣(咒zhòu)于左也。“   4、遐(峡xiá):长久。《郑笺》:“遐,远也。远犹久也。”   5、厩(旧jiù):马棚,泛指牲口棚。   6、摧(错cuò):铡碎的草。秣(莫mò):用来喂马的杂谷。《释文》:“摧(错cuò),刍(除chú)也。秣,谷马也。”   7、艾:养育。《通释》:“《尔雅o释诂》:”艾,相也。‘艾之谓辅助之。“   8、绥(虽suī):安定。

本诗出于《诗·小雅·甫田之什》。对本诗旨义的解释历代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以《毛诗序》为代表,以为“刺幽王也。思古明王交于万物有道,自奉养有节焉。”孔颖达疏进一步解释说:“前二章鸳鸯为兴,言交于万物有道奉一物以例余也。后二章又以刍秣之式兴奉养有节。”一是以明代人何楷为代表,谓“以《白华》之诗证之,其第七章曰:‘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德。’是诗亦有‘在梁’二语,词旨昭然。诗人追美其初昏(婚)。凡诗言‘于飞’者六,其以雌雄连言者,惟‘凤凰于飞’及此‘鸳鸯于飞’耳。《乘马》二章,皆咏亲迎之事而因以致其祷颂之意。《汉广》之诗曰:‘之子于归,言秣其马’亦同。”(《诗经世本古义》)清人姚际恒、方玉润也都赞同何说,认为是一首祝贺新婚的诗。相比而言,这一说法更为通达,因为鸳鸯作为匹鸟的文化底蕴与“交于万物有道”没有任何合理的关联。而解作贺婚诗,前二章赞美男女双方才貌匹配,爱情忠贞;后二章祝福其生活富足美满,无疑更切近诗旨。

此诗一、二章以鸳鸯匹鸟兴夫妇爱慕之情。描绘了一对五彩缤纷的鸳鸯,拍动着羽毛绚丽的翅膀,双双飞翔在辽阔的天空,雌雄相伴,两情相依,情有独钟,心有所许,多么美妙的时刻,多么美好的图画!在遭到捕猎的危险时刻,仍然成双成对,忠贞不渝,并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从同甘到共苦两种境遇的转变,进一步展现了鸳鸯高洁的品格,挖掘了鸳鸯的典型的独特的禀性,较好地运用了象征的艺术手法,为后面对人物的抒写做了充分的准备。在第二章中,诗人抓住鸳鸯小憩时的一个细节,描摹入微,观察至细。芳草萋萋的小坝上,一对鸳鸯相依相偎,红艳的嘴巴插入左边的翅膀,闭目养神,恬静悠闲,如一幅明丽淡雅的江南水墨风景图,满含着对美好生活的深深眷恋与无限追求。这二章一动一静,描摹毕肖,既是对今后婚姻生活的象征性写照,也是对婚姻的主观要求和美好希望。生活之中,欢乐与痛苦必然并存,既有甜蜜的欣悦,也有凄苦的哀愁,但只要双方心心相印、相濡以沫,苦乐之中就都有幸福在,又何所惧呢!诗人以鸳鸯比喻夫妻,贴切自然,易于引起欣赏者的共鸣,其形象逐渐积淀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原型,为后世所普遍接受。

诗的第三、四章以摧秣乘马,兴结婚亲迎之礼,充满了对婚后生活的美好憧憬。抓住亲迎所用的厩中肥马这一典型细节,引发人对婚礼情景的丰富联想:隆重、热烈、喜庆;并且厩有肥马也反映着生活的富足。这都含蓄地暗示了婚姻美好的客观条件:男女般配,郎才女貌,感情专一,家产丰裕;反映了诗人的婚姻价值观念,也是对理想人生、美好人生的由衷礼赞。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