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27 黍苗


召伯虎经营申国,建设谢城,慰劳徒众,大功告成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
悠悠南行,召伯劳之。

我任我辇,我车我牛。
我行既集,盖云归哉。

我徒我御,我师我旅。
我行既集,盖云归处。

肃肃谢功,召伯营之。
烈烈征师,召伯成之。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
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蓬勃生长黍子苗,绵绵阴雨润如膏。
战士南行道路遥,幸有召伯来慰劳。

我们挑担又挽辇,我们驾车把牛牵。
我们任务已完成,大家都能把家还。

我们步行又驾车,整好队伍就开拔。
我们任务已完成,都能回去能安家。

建成谢邑多严正,都是召伯来经营。
随行队伍真威武,都是召伯组织成。

平原洼地都平整,泉流疏浚水已清。
召伯事业已完成,周王心里得安宁。

1、芃芃(朋péng):《毛传》:“芃芃,长大貌。”   2、悠悠:《毛传》:“悠悠,行貌。” 《正义》:“使召伯营谢邑以定申伯之国,将徒役南行也。”   3、任:负荷。辇:挽车。《郑笺》:“营谢转运之役有负任者,有挽辇者,有将车者,有牵傍牛者。”   4、集:完成。《郑笺》:“集,犹成也。盖,犹皆也。”   5、师旅:《郑笺》:“其士卒有步行者,有御兵车者,五百人为旅,五旅为师。”   6、肃肃:迅疾貌。《集传》:“肃肃,严正之貌。谢,邑名。召伯所封国也,今在邓州信阳军(河南信阳市东)。功,工役之事也。”   7、烈烈:威武貌。   8、隰(席xí):低湿的地方。《毛传》:“土治曰平,水治曰清。”

《黍苗》是宣王时徒役赞美召穆公(即召伯)营治谢邑之功的作品,诗意自明。《毛诗序》说它是“刺幽王也。不能膏泽天下,卿士不能行召伯之职焉”。前人多有辩驳,朱子直言:“此宣王时美召穆公之诗,非刺幽王也。”(《诗序辨说》)可谓干净利落。

本诗是纪实性作品,要对作品有较为深刻的理解,须知如下史实:宣王是在其父厉王出奔并死于彘(今山西霍县),整个周王朝处于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即位的,“宣王即位,二相辅之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史记·周本纪》)在其执政的四十七年中,宣王“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复文武之境土”,史称中兴。作为一代中兴贤君,周宣王重用了一批贤能之人,如仲山甫、尹吉甫、方叔等,《黍苗》诗中所赞美的召穆公召虎也是当时一位文武双全的贤才。诗中所述召伯营谢的事发生在宣王鼎盛时期。为了有效地加强对南方各族的攻守控制,宣王便封其母舅申伯于谢(在今河南唐县,与湖北枣阳近),并命召伯虎带领徒役之众前往经营谢邑。在营建任务圆满完成的时候,随行者唱出了这首诗歌。《诗经·大雅》中还收录了一首宣王的大臣尹吉甫作的《崧高》,也是叙述申伯迁居封地谢邑的事,可见当时申伯封谢确实是件大事,读者可参照阅读。

全诗共分五章,章四句。

第一章以“芃芃黍苗,阴雨膏之”起兴,言召伯抚慰南行众徒役之事。召伯如前所言,他是宣王时的贤臣,曾在“国人暴动”时以子替死保住了时为太子后为宣王的姬静性命,与宣王关系非同一般。他还曾率军战胜淮夷,建立奇功,《诗经》中多有吟唱,《大雅·江汉》有“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的句子。经营谢地这样的要冲重邑,非文治武功卓著的召伯谁可担当此任?!诗首两句兴中寓比,言南行众人得召伯抚慰如黍苗得时雨滋润一般。正因为如此,谢邑的营建才会那样迅捷而有序。首章用了两句(也是全诗仅有的两句)兴句开头,使得这首记录召伯营谢之功的诗作多了几许轻松的抒情味。车辇南行路途之遥远、跋涉之艰辛是可以想像的,但有召伯之劳,还有什么让人不胜劳苦的呢?

第二、三两章反覆吟唱,既写建筑谢城的辛劳和勤恳,又写工程完毕之后远离故土的役夫和兵卒无限思乡之情。“我任我辇,我车我牛”,在短句中同一格式反覆出现,急促中反映出当时役夫紧张艰辛、分工严密且合作有序的劳动过程;“我徒我御,我师我旅”以同样的节奏叙述兵卒在营建谢邑中规模宏大也同样辛苦的劳作场面。这两部分看似徒役在谢邑完工之后对劳动过程的美好回忆,实际上也是对召伯经营谢邑这样的庞大工程安排有方的热情赞美。这两章后两句言:“我行既集,盖云归哉。”“我行既集,盖云归处。”是长期离家劳作的征役者思乡情绪真实而自然的流露。但尽管思乡之情非常急切,语气中却没有丝毫怨怒之气,确实是与全诗赞美召伯的欢快情绪相和谐的。

第四章是承接二、三两章所作的进一步发挥,言召伯营治谢邑之功。谢邑得以快速度高质量地建成,完全是召伯苦心经营的结果。“肃肃谢功,召伯营之”两句照应第二章,不过第二章是铺排,这两句是颂辞,重心有所不同。“烈烈征师,召伯成之”,颂扬召伯将规模甚众情绪热烈的劳动大军有序地组织起来营建谢城的卓越的组织才能,这两句与第三章相照应。由此观之,此诗在结构安排上颇具匠心,严整的对应,反映出雅诗的雅正特点,与风诗不同。

诗最后一章言召伯营治谢邑任务的完成对于周王朝的重大意义。“原隰既平,泉流既清”,是说召伯经营谢邑绝非仅修城池而已,还为谢邑营造了必要的生存环境。修治田地,清理河道只是末节,但连这些都已安排到位,还会有什么疏漏呢?这个时候,谢邑作为周王朝挟控南方诸国的重镇已建成,周宣王心中当然舒坦多了。“召伯有成,王心则宁”,于篇末点题,为全诗睛目。在用韵上,末章一改前面几章隔句押韵的规律,句句押韵,且用耕部阳声韵,使节奏和语气顿时变得舒缓起来,极具颂歌意味。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