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30 绵蛮


一个行役者疲劳不堪,又饥又渴,希望得到关心
绵蛮黄鸟,止于丘阿。
道之云远,我劳如何。
饮之食之,教之诲之。
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绵蛮黄鸟,止于丘隅。
岂敢惮行,畏不能趋。
饮之食之。教之诲之。
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绵蛮黄鸟,止于丘侧。
岂敢惮行,畏不能极。
饮之食之,教之诲之。
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小小一只黄莺鸟,飞来落在半山腰。
道路实在太遥远,我今行役多辛劳!
给他喝来给他吃,又加教诲又鼓励。
命令副车停下来,让他坐上好休息。

小小一只黄莺鸟,飞来落在山角里。
岂敢害怕走远路,就怕疲劳赶不及。
给他喝来给他吃,又教诲来又鼓励。
命令副车停下来,让他坐上好休息。

小小一只黄莺鸟,飞来落在山旁边。
岂敢害怕走远路,就怕不能到终点。
给他喝来给他吃,又教诲来又鼓励。
命令副车停下来,让他坐上好休息。

1、绵蛮:小鸟貌。《毛传》:“绵蛮,小鸟貌。”《郑笺》:“小鸟知止于丘之曲阿静安之处而托息焉。”   2、后车:随行副车。   3、谓:归。   4、丘隅:《郑笺》:“丘隅,丘角也。”   5、惮:畏。《集传》:“惮,畏也。趋,疾行也。”   6、极:至。《郑笺》:“极,至也。”

微贱的劳苦者在行役途中感叹自己命运的漂浮不定,怀疑自己有无能力坚持下去,盼望有一只援助只手来拉他一把,从而继续走着漫长而艰辛的行旅只路。

其实正可把这位劳苦者的境遇看作是我们的人生之旅的一个缩影,是我们人生之旅的真实写照。从生到死,是一个完整而漫长的过程。谁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谁不可能漂浮不定?谁不渴望有一只上帝之手拉自己一把?谁没有感到疲惫得即将倒下得时候?谁没有感到前途迷茫、找不倒出路得时候?谁没有痛不欲生、彻底绝望得时候?

几乎每个人都有过,几乎满世界都会听到各种各样得感叹。如果有谁说自己从未有过痛苦、悲哀、疲惫、绝望、彷徨、厌恶、烦闷 、畏惧、孤独、恐惧、战栗等等,那倒真是匪夷所思得怪事。只要我们孩未走到死亡得尽头,就不可能摆脱人生之旅上这一切真切得体验和内心得感悟。

贝多芬曾经大呼:“我要扼住命运得咽喉!”这无疑体现了他不向命运低头和屈服得英雄气概,足以让我们叹为听止,高山仰止。可是真实生活中得我们,有几人能扼住命运得咽喉从而驾驭它。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