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48 凫鹥


祭祀的次日,主人设宴酬谢神尸,酒菜丰美,求得福禄

鳧鹥在涇,公尸来燕来宁。
尔酒既清,尔殽既馨。
公尸燕飲,福祿来成。

鳧鹥在沙,公尸来燕来宜。
尔酒既多,尔殽既嘉。
公尸燕飲,福祿来为。

鳧鹥在渚,公尸来燕来處。
尔酒既湑,尔殽伊脯。
公尸燕飲,福祿来下。

鳧鹥在潀,公尸来燕来宗。
既燕于宗,福祿攸降。
公尸燕飲,福祿来崇。

鳧鹥在亹,公尸来止熏熏。
旨酒欣欣,燔炙芬芬。
公尸燕飲,无有後艱。
野鸭鸥鸟河中央,神尸赴宴多安详。
你的美酒清又醇,你的菜肴味道香。
神尸赴宴来品尝,福禄大大为你降。

野鸭鸥鸟沙滩上,神尸赴宴来歆享。
你的美酒清又多,你的菜肴美又香。
神尸赴宴来品尝,助你福禄长安康。

野鸭鸥鸟在洲诸,神尸赴宴来居住。
你的美酒已滤清,你的菜肴有干脯。
神尸赴宴来品尝,为你降下大福禄。

野鸭鸥鸟港汊中,神尸赴宴位居尊。
已在亲庙设酒席,福禄降临你家门。
神尸赴宴来品尝,福禄不断降你身。

野鸭鸥鸟在峡门,神尸赴宴醉醺醺。
美酒饮来欣欣乐,烧肉烤肉香喷喷。
神尸赴宴来品尝,从此太平无艰辛。

1、凫(扶fú):野鸭。鹥(以yǐ):鸥鸟。《集传》:“凫,水鸟,如鸭者。鹥,鸥也。” 《传疏》:“泾,水中也。”   2、宁:享安宁。《传疏》:“燕,燕饮也。”   3、来成:《通释》:“来成,犹言来崇,成亦重也。”   4、宜:安享。《通释》:“凡神歆其祀通谓之宜。”   5、为:助。《郑笺》:“为犹助也。助成王也。”   6、处:这里指坐。   7、湑(许xǔ):《传疏》:“尔酒既湑,犹云尔酒既清矣。”   8、脯(葡pú):《说文o肉部》:“脯,干肉也。”   9、潀(忠zhōng):港汊。《毛传》:“潀,水会也。”   10、宗:尊敬,尊崇。《毛传》:“宗,尊也。” 李樗(初chū)、黄埙(勋xūn)《毛诗集解》:“来居尊位也。”   11、崇:《毛传》:“崇,重也。”   12、亹(门mén):峡中两岸对峙如门的地方。《集传》:“亹,水流峡中,两岸如门也。”   13、熏熏:和悦的样子。何楷《诗经世本古义》:“熏熏,当依《说文》作醺醺,谓尸醉也。”   14、欣欣:《毛传》:“欣欣然,乐也。芬芬,香也。”

本诗是《大雅·生民之什》的第四篇。关于此诗的主旨,《毛诗序》在解《生民之什》的第一篇《生民》为“尊祖也”,解第二篇《行苇》为“忠厚也”,解第三篇《既醉》为“大平也”之后,解此篇为“守成也”,云:“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乐之也。”孔颖达疏云:“《凫鹥》诗者,言保守成功不使失坠也。致太平之君子成王,能执持其盈满,守掌其成功,则神祇祖考皆安宁而爱乐之矣。故作此诗以歌其事也。”似未为探本之言。宋范处义《诗补传》云:“《既醉》、《凫鹥》皆祭毕燕饮之诗,故皆言公尸,然《既醉》乃诗人托公尸告嘏以祷颂,《凫鹥》则诗人专美公尸之燕饮。”清胡承珙《毛诗后笺》云:“《既醉》为正祭后燕饮之诗,《凫鹥》为事尸日燕饮之诗。”差为近之。今人程俊英《诗经译注》说:“这是周王祭祀祖先的第二天,为酬谢公尸请其赴宴(古称“宾尸”)时所唱的诗。”高亨《诗经今注》也说:“周代贵族在祭祀祖先的次日,为了酬谢尸的辛劳,摆下酒食,请尸来吃,这叫做‘宾尸’,这首诗正是行宾尸之礼所唱的歌。”程、高之说皆从范、胡之说变化而来,而更妥贴圆通,兹从之。

诗分五章,章四句,除每章的第二句为六言外,其余均为四言句。其结构有如音乐中的装饰变奏曲:将一个结构完整的主题进行一系列的变奏,而保持主题的旋律。就诗而言,此歌主题旋律便是:野鸭沙鸥在水泽畔欢快地嬉戏觅食,公尸来到宗庙接受宾尸之礼就像野鸭沙鸥自得其所那样恬适愉悦,献给公尸的酒清醇甘甜,献给公尸的食香酥鲜美,有劳公尸沟通献祭的人们与受祭的神灵,人们答谢你,祈求神灵将福禄赐给你,并继续将福禄赐给我们!首句的“在泾”、“在沙”、“在渚”、“在潨”、“在亹”,其实都是在水边。郑笺分别解释为“水鸟而居水中,犹人为公尸之在宗庙也,故以喻焉”,“水鸟以居水中为常,今出在水旁,喻祭四方百物之尸也”,“水中之有渚,犹平地之有丘也,喻祭地之尸也”,“潨,水外之高者也,有瘗埋之象,喻祭社稷山川之尸”,“亹之言门也,燕七祀之尸于门户之外,故以喻焉”,虽对每章以“凫鹥”起兴而带有比意看得很透,但却误将装饰变奏看作主题变奏,其说不免穿凿附会。我们觉得,每章的章首比兴,只是喻公尸在适合他所呆的地方接受宾尸之礼而已,用词的变换,只是音节上的修饰,别无深意。以下写酒之美,用了“清”、“多”、“湑”、“欣欣”等词,写肴之美,用了“馨”、“嘉”、“芬芬”等词,从不同角度强化祭品的品质优良,借物寄意,由物见人,充分显示出主人宴请的虔诚。正因为主人虔诚,所以公尸也显得特别高兴,诗中反覆渲染公尸“来燕来宁”、“来燕来宜”、“来燕来处”、“来燕来宗”、“来止熏熏”,正说明了这一点,语异而义同,多次装饰变奏更突出了主旋律。因为公尸高兴,神灵也会不断降福给主人,这就是诗中反覆强调的“福禄来成”、“福禄来为”、“福禄来下”、“福禄攸降”、“福禄来崇”。只有诗的末句“无有后艰”,虽是祝词,却提出了预防灾害祸殃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前引《毛序》“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乐之也”的发挥倒是值得注意的。居安必须思危,这一点至今能给人以很大的启发。孙鑛评曰:“满篇欢宴福禄,而以‘无有后艰’收,可见古人兢兢戒慎意。”(陈子展《诗经直解》引)这并不是泛泛之言。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