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249 假乐


周天子有美德,受福于天,政通人和

假乐君子,显显令德。
宜民宜人,受祿于天。
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祿百福,子孙千億。
穆穆皇皇,宜君宜王。
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威仪抑抑,德音秩秩。
无怨无惡,率由群匹。
受福无疆,四方之綱。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
百辟卿士,媚于天子。
不解于位,民之攸墍。
周王美好多快乐,品德显著又高尚。
能安人民用贤良,接受福禄自天降。
上天命令保佑他,多多赐福国兴旺。

求得福禄上百样,子子孙孙千亿强。
相貌堂堂德行美。宜做国君宜做王。
没有错误不忘本,遵循祖先旧典章。

仪容美好又端庄,言语政令也正常。
没有怨恨无憎恶,常与群臣共商量。
受天赐福大无疆,统治四方明纪纲。

建立法度统四方,朋友群臣得安康。
诸侯卿士都来到,衷心爱戴我君王。
尽忠职守不懈怠,人民归附国运长。

1、假乐:嘉乐,赞美、喜爱。君子:指周成王。《毛传》:“假,嘉也。”   2、宜民宜人:《毛传》:“宜民宜人,宜安民,宜官人也。”   3、右:通“佑”,助。   4、申之:《传疏》:“申之,言申之以福也。”   5、干:《郑笺》:“干,求也。”   6、穆穆:《集传》:“穆穆,敬也。皇皇,美也。”   7、愆(迁qiān):《郑笺》:“愆,过也。率,循也。”   8、抑抑:通“懿懿”,壮美貌。《毛传》:“抑抑,美也。秩秩,有常也。” 何楷《诗经世本古义》:“言语、教令、声名,皆可称德音,此德音指言语也。”   9、群匹:《传疏》:“此群匹为群臣。”   10、四方之纲:《郑笺》:“成王能为天下之纲纪,谓立法度以理治之也。”   11、燕:《集传》:“燕,安也。朋友,亦谓诸臣也。”   12、媚:爱。   13、解(懈xiè):《集传》:“解,怠。”   14、塈(戏xì,又读记jì):休息。《通释》:“《方言》:”I,归也。‘ 民之攸塈,谓民之所息,即谓民之所归。’

这是一首为周宣王行冠礼(成年礼)的冠词。

王闿运《诗经补笺》说:“假,嘉,嘉礼也,盖冠词。”但他将此事归之于成王。实则此为宣王时作品,所以应是宣王行冠礼之词。周厉王被国人赶走,周定公、召伯虎乃与共伯和暂主朝政。太子静由召伯虎抚养。共和十四年(828),太子静即位,即宣王。他“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史记·周本纪》)。文武群臣,尤其周、召二公,把匡复周室的重任寄托在宣王身上。所以宣王的冠礼自然而然地便成为周室至关重大,举足轻重的事。本诗便是当时行冠礼时所采用的冠词。看来可能是召伯虎所作。通观《假乐》,除了对宣王无以复加的赞美之外,也深蕴着殷切的希望。所以魏源说:“《假乐》,美宣王之德也。宣王能顺天地,祚子孙千亿,卿士多贤,皆得获天佑所致也。”(《诗古微》)是与诗的主题、情调相符合的。

全诗仅四章,表现了周朝宗室,特别是急切希望振兴周王朝的中兴大臣对一个年轻君主的深厚感情和殷切期望。“假(嘉)乐”点出诗的主题或用途。“显显令德”,开门见山地赞扬了受冠礼者的德行品格。以下称赞他能尊民意顺民心,皇天授命,赐以福禄。这一章看似平实,但在当时周王朝内忧外患摇摇欲坠的情况下,表达对宣王的无限期待和信赖,实言近而旨远,语浅而情深。第二章顺势而下,承上歌颂宣王德荫子孙,受禄千亿,落笔于他能“不愆不忘”,一丝不苟地遵循文、武、成、康的典章制度,能够听从大臣们的建议劝谏。这些话里包含着极其深刻的教训:夷王、厉王因为违背了这两点使宗周几乎灭亡,其代价不可谓不大。因为本诗是举行冠礼的仪礼用诗,有着它现实的要求,故而第三章便转锋回笔,热烈地歌颂年轻的宣王有着美好的仪容、高尚的品德,能“受福无疆”成为天下臣民、四方诸侯的“纲纪”。末章紧接前文之辞,以写实的手笔勾勒了行冠礼的活动场景。宣王礼待诸侯,宴饮群臣,其情融融,其意洽洽。“百辟卿士”没有一个不爱戴他、不亲近他的。“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使国民能安居乐业,不再流离失所,这不是对一个明君的最主要的要求吗?短短的一首诗,围绕着“德、章、纲、位”赞美了年轻有为,能为天下纲纪的宣王,于有限的词句内包容了无限的真情,美溢于辞,其味无穷。

过去不少学者认为这首诗“无非奉上美诗”,“近谀”、“全篇捧场,毫无足观”,似未能弄清诗的主旨和特定的创作背景。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