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诗经》26 柏舟


妇人遭受遗弃为群小所欺,坚持真理不甘屈服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觏闵既多,受侮不少。
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柏木船儿顺水流,飘飘荡荡不能休。|划着小木舟,飘荡到中流。
两眼睁睁睡不着,千斤烦恼在心头。|惴惴难入睡,忧愁在心头。
不是要喝没有酒,也非没处可遨游。|手中虽有酒,痛饮自在游。
                                |
我心不比青铜镜,是好是歹都留影。|心非青铜镜,善恶难辨清。
我有亲弟和亲兄,谁知兄弟难凭信。|虽有亲兄弟,实在难相信。
我若呕胆倒苦水,他就瞪眼又竖眉。|痛苦去倾诉,恼怒又无情。
                                |
我心难把石头比,哪能随人来转移。|我心非方石,不能任动移。
我心难把席子比,哪能要卷就卷起。|我心非芦席,不能随卷起。
人有尊严事有体,哪能脖子让人骑。|你气宇轩昂,我心也不移。
                                |
烦恼沉沉压在心,小人当我眼中钉。|满腹愁心焦,怨愤恨难消。
遭逢苦难说不尽,忍受欺凌数不清。|祸患实在多,屈辱也不少。
手按胸膛细细想,猛然惊醒乱捶心。|细思此间事,不眠真难熬。。
                                |
问过月亮问太阳,为何有光像无光?|可恨日与月,为何有阴缺?
心上烦恼洗不净,好像一堆脏衣裳。|忧虑难舒畅,犹如脏衣裳。
手按胸膛细细想,怎得高飞展翅膀。|细思从前事,不能任翱翔。

①汎(fàn):同“泛”,漂流貌。柏舟:柏木刳成的舟。刳(哭kū):剖开,挖空。②亦:语助词。这两句是说柏舟泛泛而流,不知所止。作者用来比喻自己的身世。③耿耿:不安貌。④如:犹“而”。隐:幽深。《淮南子·说山训》高诱注引作“殷”,盛大。“隐忧”是深藏隐曲之忧。“殷忧”是大忧,都可以通。⑤微:非,不是。⑥以:于此。敖:通“遨”。五、六两句言并非我无酒消忧,也不是不得遨游,而是饮酒和遨游都解不了这忧愁。⑦匪:非。鉴:明镜。⑧茹(rú):含,容纳。以上两句是说我心不能像镜子对于人影似的,不分好歹,一概容纳。⑨据:依靠。⑩薄言:见《芣苢》篇。愬(素sù):告诉。⑾以上四句言石头是任人转动的,席子是任人卷曲的,我的心却不是这样。也就是说不能随俗,不能屈志。⑿威仪:尊严、礼容。棣棣(dì):犹“秩秩”,上下尊卑次序不乱之貌。⒀选:读为“巽(逊xùn)”,巽是屈挠退让的意思。⒁悄悄:苦愁状。⒂愠(yùn):怒。群小:众小人。⒃觏(gòu):通“遘”,遭遇。《楚辞·哀时命》王逸注引作“遘”。闵(mǐn):痛。因为见怒于群小所以遭遇许多伤痛的事,受了不少侮辱,因此不得不“忧心悄悄”。⒄静言:犹“静然”,就是仔细地。⒅辟:《玉篇》引作“擗”,就是拊(府fǔ)心。摽(biào):捶击。这句是说醒寤的时候越想越痛,初则拊(抚摩)胸,继则捶胸。⒆居、诸:语助词。⒇迭:更迭,就是轮番。微:言隐微无光。《小雅·十月之交》篇“彼月而微,此日而微”,微指日月蚀,这里“微”字的意义相似。以上二句问日月为何更迭晦蚀,而不能常常以光明照临世界。言正理常常不能表白。(21)澣(huàn):洗。如匪澣衣:像不加洗濯的衣服。以上二句言心上的烦恼不能清除,正如不澣之衣污垢长在。(右边一首为小雅改)

这诗的作者被“群小”所制,不能奋飞,又不甘退让,怀着满腔幽愤,无可告语,因而用这委婉的歌辞来申诉。关于作者的身份和性别,旧说颇为纷歧,大致有君子在朝失意,寡妇守志不嫁和妇人不得志于夫等说。从诗中用语,像“如匪澣衣”这样的比喻看来,口吻似较适合于女子。从“亦有兄弟,不可以据”两句也见出作者悲怨之由属于家庭纠纷的可能性比较大,属于政治失意的可能性比较小。

这是一首情文并茂的好诗。俞平伯认为:“通篇措词委婉幽抑,取喻起兴巧密工细,在朴素的《诗经》中是不易多得之作。”(《读诗札记》)关于此诗的作者和主旨,在历史上曾有长期争论。概括起来主要是两派:一派认为作者是男性仁臣,《毛诗序》说:“言仁而不遇也。卫顷公之时,仁人不遇,小人在侧。”另一派认为作者是女子,鲁诗即以为是卫宣夫人所作,说:“贞女不二心以数变,故有匪石之诗。”(刘向《列女传·贞顺》)现代学者多认为是女子所作。我们观察整首诗的抒情,有幽怨之音,无激亢之语,确实不像男子的口气。从诗的内容看,是一首女子自伤遭遇不偶,而又苦于无可诉说的怨诗。

全诗共五章三十句。首章以“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起兴,以柏舟作比。这两句是虚写,为设想之语。用柏木做的舟坚牢结实,但却漂荡于水中,无所依傍。这里用以比喻女子飘摇不定的心境。因此,才会“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了,笔锋落实,一个暗夜辗转难眠的女子的身影便显现出来。饮酒邀游本可替人解忧,独此“隐忧”非饮酒所能解,亦非遨游所能避,足见忧痛至深而难销。次章紧承上一章,这无以排解的忧愁如果有人能分担,那该多好!女子虽然逆来顺受,但已是忍无可忍,此时此刻想一吐为快。寻找倾诉的对象,首先想到的便是兄弟,谁料却是“不可以据”。勉强前往,又“逢彼之怒”,旧愁未吐,又添新恨。自己的手足之亲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人?既不能含茹,又不能倾诉,用宋女词人李清照的话说,真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词)。第三章是反躬自省之词。前四句用比喻来说明自己虽然无以销愁,但心之坚贞有异石席,不能屈服于人。“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我虽不容于人,但人不可夺我之志,我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尊严,决不屈挠退让。读诗至此,不由人从同情而至敬佩。那么主人公那如山如水的愁恨又是从何而来呢?诗的第四章作了答复:原来是受制于群小,又无力对付他们。“觏闵既多,受侮不少”是一个对句,倾诉了主人公的遭遇,真是满腹辛酸。入夜,静静地思量这一切,不由地抚心拍胸连声叹息,自悲身世。末章作结,前两句“日居月诸,胡迭而微”,于无可奈何之际,把目标转向日月。日月,是上天的使者,光明的源泉。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司马迁语),女子怨日月的微晦不明,其实是因为女子的忧痛太深,以至于日月失其光辉。内心是那样渴望自由,但却是有奋飞之心,无奋飞之力,只能叹息作罢。出语如泣如诉,一个幽怨悲愤的女子形象便宛然眼前了。那么女主人公是怎样的人呢?小人又何指呢?各家之说中,认为女主人公是贵族妇人,群小为众妾的意见似乎比较可取。

全诗紧扣一个“忧”字,忧之深,无以诉,无以泻,无以解,环环相扣。五章一气呵成,娓娓而下,语言凝重而委婉,感情浓烈而深挚。诗人调用多种修辞手法,比喻的运用更是生动形象,“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几句最为精彩,经常为后世诗人所引用。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