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304 长发


宋君祭祀成汤,以伊尹配享

浚哲维商,长发其祥。
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
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
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
率履不越,遂视既发。
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
汤降不迟,圣敬日跻。
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受小球大球,为下国缀旒,何天之休。
不竞不絿,不刚不柔。
敷政优优。百禄是遒。

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厖。
何天之龙,敷奏其勇。
不震不动,不戁不竦,百禄是总。

武王载旆,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
苞有三蘖,莫遂莫达。
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叶,有震且业。
允也天子,降予卿士。
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
深谋明智是商王,上天久已现祯祥。
古时洪水茫茫涌,大禹治理遍四方。
外与大国定疆界,幅员由此广且长,
有娀女儿正强壮,上帝立子生殷商。

始祖玄王真英明,受理小国能行令,受理大国也都成。
遵守礼法不过分,遍察教令尽施行。
相土治国有威严,四海威服很齐整。

不敢违背上帝命,成汤能与天相并。
成汤谦卑不怠慢,圣明美德日上升。
诚心祭告久不停,只把上帝来爱敬。帝令示范九州城。

接受小法和大法,表率诸侯做榜样,承蒙老天赐福祥。
既不竞争不贪求,也不示弱不逞强。
施行政令多宽和,百般福禄聚一堂。

接受小法和大法,下国都在庇护中。
承蒙老天相爱宠,施展才能显英勇。
既不震惊不摇动,也不害怕不惶恐。百般福禄都聚拢。

汤王出征旌旗扬,手拿大斧多刚强。
好比猛火熊熊炎,谁认胆敢来阻挡。
一棵老树三枝杈,不许杈上枝叶长。
九州一齐归殷商,韦顾两国已投降,昆吾夏桀都扫荡。

从前商代中世时,国力强大有威势。
成汤真是天之子,上天降下贤卿士。
就是伊尹号阿衡,辅佐商王把国治。

1、浚(俊jùn):《毛传》:“浚,深。”   2、长发:《郑笺》:“长,犹久也。……久发见其祯祥矣。”   3、方:《集传》:“方,四方也。”   4、幅陨:《集传》:“幅,犹言边幅也。陨读作员,谓周也。”   5、有娀(松sōng):《毛传》:“有娀,契(屑xiè)母也。将,大也。契生商也。”   6、玄王:《毛传》:“玄王,契也。”《集疏》:“《韩》拨作发……桓拨二字平列。训桓为武,训发为明,言玄王有英明之姿。”   7、是达:《郑笺》:“始尧封之商为小国,舜之末年乃益其土地为大国,皆能达其教令。”   8、率履:《集传》:“率,循。履,礼。”《郑笺》:“遂,犹遍也。发,行也。……乃遍省视之,教令则尽行也。”   9、相土:《毛传》:“相土,契孙也。烈烈,威也。”《郑笺》:“截,整齐也……四海之外率服,截尔整齐。”   10、至于汤齐:《毛传》:“至汤与天心齐。”   11、跻(基jī):《郑笺》:“降,下。”《毛传》:“不迟,言疾也。跻,升也。”   12、祗(支zhī):《集传》:“迟迟,久也。祗,敬也。”   13、九围:《集传》:“式,法也。九围,九州也。”   14、缀旒(坠留zhuì liú):王引之《经义述闻》卷七:“球、共,皆法也。球读为捄,共读为拱。”《通释》:“缀旒并言,比喻汤为下国表则也。”   15、何:《集传》:“何,荷。”   16、絿(求qiú):《通释》:“絿对竞言,从《广雅》训求为是。争竞者多娇,求人者多谄,竞求二义,相对成文。”   17、遒(囚qiú):《毛传》:“优优,和也。遒,聚也。”   18、骏厖(芒máng):《通释》:“骏与恂,厖与蒙,古并声近通用。……为下国恂蒙,犹云为下国庇覆耳。”   19、龙:《郑笺》:“龙,当作宠,宠,荣名之谓。”   20、戁(赧nǎn):《毛传》:“戁,恐。竦,惧也。”   21、旆:《毛传》:“武王,汤也。旆,旗也。”《通释》:“有虔,正形容强武之貌。”   22、曷:《集传》:“害,曷通。”   23、蘖(聂niè):《毛传》:“苞,本。蘖,余也。”《通释》:“遂与达,皆草木生长之称。莫遂莫达,以喻之国不能复兴。”   24、韦顾:《郑笺》:“韦,豕韦,彭姓也。顾,昆吾皆己姓也。三国党于桀恶,汤先伐韦顾,克之,昆吾夏桀则同时诛也。”   25、震:《郑笺》:“震,威也。”《尔雅o释诂》“业,大也。”   26、阿衡:《毛传》:“阿衡,伊尹也。左右,助也。”

这是殷商后王祭祀成汤及其列祖,并以伊尹从祀的乐歌。

全诗七章,每章句数不等,其结构形式与《诗经》大多数篇章整齐的四言体等句分章不同。有韵,又与《周颂》各篇大多无韵不同。其内容以歌颂成汤为主并追述先王功业,并兼及功臣,也与其他祭颂之诗不同。

第一章追述商国立国历史悠久,商契受天命出生立国,所以商国一直蒙承天赐的吉祥。第二章歌颂商契建国施政使国家发展兴盛,以及先祖相土开拓疆土的武功。下章即转入歌颂成汤。第三章歌颂成汤继承和发展先祖功业,明德敬天,因而受天命而为九州之主。第四章歌颂成汤奉行天意温厚施政,刚柔适中,为诸侯表率,因得天赐百禄。第五章歌颂成汤的强大武力可以保障天下的安宁,为诸侯所依靠,因得天赐百禄。第六章歌颂成汤讨伐夏桀及其从国而平定天下。第七章歌颂成汤是上天之子,上帝降赐伊尹辅佐他建立功业。

全诗从头到尾贯穿着殷商统治阶级的天命论思想:“君权天授”,他们是天帝的嫡裔,他们立国、开辟疆土、征伐异族、占有九州而统治各族人民,都是奉行上天的意旨,得到天的庇佑;他们建立的新王朝的统治权以及所有的福禄——权力、财富和显赫的荣耀,都得之于天,因为他们是天子及其嫡裔。统治阶级的这种意识形态,是他们建立统治的理论基础。诗中歌颂武功,即暴力掠夺和扩张,如“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敷奏其勇,百禄是总”……,统治权和享受的百禄,都来自运用本身强大力量进行的战争。崇尚勇武和战争,为侵略、镇压、掠夺和统治披上“天意”的伪装.正是殷商天命论的实质。

诗中塑造了商王朝创造者成汤的形象。他继续祖业而积极进取,开创新王朝基业。他恭诚敬天,“帝命不违”,奉行天意,“上帝是祗”,因而获得天佑,“百禄是遒”,是忠诚的天之子;他英武威严,战无不克,“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冲锋敌阵,其气势“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既蔑视敌人,英勇无畏,又能采取正确的战略,从而征服天下,是智勇双全的英雄;他又是贤明的执政者,“不竞不絿,不刚不柔”,“圣敬曰跻,昭假迟迟”,励精图治,选贤与能,作诸侯的表率,是诸侯的依靠。《孟子·离娄下》也谈到商汤此人:“汤执中,立贤无方。”“执中”,即指汤“不竞不絿,不刚不柔”而言,是执政的必备品格;“立贤无方”,即“不拘一格”任用人才,指重用伊尹而言,传说伊尹本是奴隶,汤发现了他的才干,予以信任和重用,在伊尹辅佐下汤得以完成大业。诗中歌颂的成汤的这些品格,正是古代奴隶主贵族阶级的理想品格。对于汤,周代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也是赞扬的,因为他的品格也是周代统治者的理想品格;不过,他们吸取殷商覆亡的教训,把殷商的天命论加以发展和改造,提出“天命无常,唯德是从”,认为天命不是永久不变的,上帝是道德神,仁德爱民才能获得和保持天命不变,因而突出执政者的道德,同时对理想人格也加以丰富和发挥,推动历史前进一大步。这些内容,我们从《周颂》和《大雅》都可以体会到。

全诗具有史诗的因素,叙述的事件以殷商的史实为基础,同时像各民族上古的史诗一样,吸取了上古的许多神话传说素材,但又根据殷商统治阶级的功利及其意识形态,对神话传说有所取舍和改造。

诗的结构形式并不整齐。在得以保存下来的五篇《商颂》中,这是章句和句式最不整齐的一篇。这些祭祀乐歌显然经过春秋时代殷商后裔宋国人的整理改定,用作宋国的宗庙乐歌,可能限于流传的蓝本不全,或资料不足,有所减略或增益,因而全诗叙事和各章内容详略不等。近人也有怀疑本诗有因错简而章次颠倒之处,如张松如《商颂绎释》,就将第四、五两章移为最后两章。事关文献原貌,未成公认的定论之前,兹仍其旧。

本诗的叙述并不平直板滞,善于运用一些形象的语言,描写较为生动。韵律也较为整齐,除全诗末两句外,句句用韵,每章换韵。在句式上,多用对句,或上下句相对,或双句相对,或章句相对,行文变化多姿,使语言整齐匀称,内容凝炼集中,有较强的节律感,当是中国后世诗词对仗的滥觞。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