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33 雄雉


妻子思念远出的丈夫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雄雉空中飞,扑翅真舒畅。| 美丽雄雉比翼飞,舒展双翅上蓝天。
我在想念她,音信恨渺茫。| 我在思念心上人,自留忧患在心间。
                        |                                 
雄雉空中飞,上下咯咯唱。| 美丽雄雉比翼飞,鸣声起伏在林间。
只是那个人,让我心忧伤。| 诚实善良心上人,使我无时不思念。
                        |                                 
看看那日月,思念更悠长。| 日子一天又一天,思君不断情缠绵。
路途太遥远,哪能回故乡?| 路途遥遥千万里,何日归来重相见?
                        |                                 
所有这些人,全不知修养。| 诸位君子听分明,你们岂不知德行?
你若不去贪,哪有不顺当。| 我夫不忌又不贪,为何没有好命运?

《毛诗序》说:“《雄雉》,刺卫宣公也。淫乱不恤国事,军旅数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旷,国人患之,而作是诗。”说刺卫宣公,诗中没有提及。而“丈夫久役、男女怨旷”点明了诗旨所在,即此诗为妇人思念远役丈夫的诗。方玉润《诗经原始》认为其主题为“期友不归,思而共勖”,也可备一说。

诗的前二章都是以雄雉起兴。雄雉就在眼前,能见到它舒畅地拍翅膀,能听到它咯咯的叫声。而丈夫久役,既不能见其人,也不能闻其声。先是怀想,后是劳心,思妇的感情层层迭起。

三章以日月的迭来迭往,来兴丈夫久役不归。同时,以日月久长来拟自己的悠悠思绪。而关河阻隔,怅问丈夫归来何期,亦可见思妇怀念之切。四章语气一转,忧其丈夫仕于乱世,希望他善能周全,可见其深思至爱之意。

雉是耿介之鸟,就其品性可比君子,《兔爰》“雉离于罗”,即比君子遭罪。末章“不知德行”从反面伸足此义,就其品性来讽劝君子。一二章只举雄雉,不言双飞,正道出离别,引出下文“怀”“劳”的情绪,写雄雉,又是从“飞”这一动态去描写它的神情(“泄泄其羽”)和声音(“上下其音”),突出其反覆不止,意在喻丈夫久役不息,思妇怀想不已。

三章“瞻”涵盖思妇所见。思妇与所见的日月构成意象空间,让人想见思妇正在伫立遥望的情景,加以前文所见雄雉的点染,便传递出强烈的画面感。“道之云远”把思妇的视线指向其久役的丈夫,它与一章“自诒伊阻”相承为义,分别从空间的距离(“远”)和空间的间断(“阻”)来说的。“曷云能来”,是对思妇“悠悠我思”的现实回答,也是思妇瞻望的必然结果。道远路阻,丈夫无法回来,这也深深透露出对当时现实的无奈。

牛运震《诗志》指出:“‘实劳我心’、‘悠悠我思’,从‘自诒伊阻’生来,却为末章含蓄起势,此通篇结构贯串处。”陈震《读诗识小录》评曰:“篇法上虚下实,前三章曼声长吟,愁叹之音也;后一章心惧语急,悚切之旨也。全诗皆为‘不臧’而言,文阵单行直走。”可谓善于解说。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